章節目錄 第133章 寒意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33章 寒意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賈賀的臉越加蒼白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印沁泥的事情。

    假賬簿還是夏禾托人捎給他的,可也沒有告訴他,燃燒會不會有香虞花的花香。

    他有些驚慌的偷偷看向夏禾,才發現,不知何時夏禾已經斂去臉上的笑意,眉心微蹙地看著他們。

    賈賀的心底咯噔一聲,生怕假賬簿的事暴露。

    夏禾能露出那副神情,定是說明他也不知道香虞花的事?

    賈賀心底已經方寸大亂,面色鐵青地看著內監將假賬簿交到皇上手中。

    就在顧長錦要點燃假賬簿時,賈賀終于崩潰,轉身猛地一把撲倒花枝,雙手狠狠地掐住花枝的脖頸。

    眾人一陣嘩然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誰?!為什么要害我!!為什么要壞我的好事?!如果不是你!沒有人會發現那個賬簿是假的!你去死!給我去死!!”

    賈賀歇斯底里的吼著,雙手越發用力,指甲已經摳進花枝細嫩的皮肉中。

    花枝甚至聽見自己骨頭嘎吱嘎吱作響的聲音,似乎馬上就要被賈賀掐斷一般。

    沒有辦法呼吸,花枝痛苦地撕扯著脖頸上的那雙手,卻只是徒勞。

    就在她感覺自己快死掉的時候,才有禁衛沖上前,將賈賀從花枝的身上移開,壓制在一旁。

    撕扯中,花枝的頭紗被賈賀給扯掉,落在一旁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阿奴?”秦將軍眼睛瞪大地看著花枝,滿是疑惑。

    顧長錦的眸底也閃過一抹怔楞。

    他事先并不知道來的人,就是那個可以攪動顧長夜情緒的女子。

    片刻,顧長錦垂頭低聲笑起來,然后笑聲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“好!你叫阿奴是吧?剛剛你說你有一個心愿,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顧長錦意味深長地看著花枝。

    他倒想看看,這個女子想實現什么心愿,是地位,還是黃金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求能將她許給顧長夜做個妾。

    顧長錦在心底冷笑著。

    花枝并不知道他如此想的,有些費力的從地上爬起,眼前還是一片眩暈,眼角還掛著剛剛疼出的淚花。

    她淡淡地看向一旁被禁衛壓在地上的賈賀。

    賈賀依然雙目猩紅,憤憤的怒視著她,他剛剛那一番失去理智的話,足以證明之前呈上的賬簿是假的。

    大局已定,他現在只想和花枝同歸于盡。

    花枝卻很是淡定地看著他,又低頭將凌亂的衣擺整理了一下,然后挺直背脊,看向蜀國的君主。

    “皇上,請饒民女欺君之罪。”

    大殿內倏地寂靜。

    所有人皆看著花枝,有的疑惑,有的茫然,有的含著一抹笑意,抱著看戲的心態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顧長錦也有些不解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低下頭解釋道:“民女在皇上面前說了謊,剛剛那個折子是假的,王爺用的印沁泥,也從沒有加過什么香虞花,那不過是民女為了,引賈賀承認賬簿有假,所以使得計策。”

    大殿之內,只有花枝一個人的聲音在回蕩,她說完之后,周圍一時寂靜的,怕是掉落一根針都能聽得見。

    “你說......什么?”

    最先做出反應的是賈賀。

    他的頭被禁衛壓在地面上,雙目圓睜的看著她,聲音不停地顫抖,滿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許久,大殿內才又傳出另一個人的聲音,“呵,小姑娘,你還真是厲害。”

    花枝順著聲音看去。

    夏禾的一雙狐貍眼正看著她笑,見她看向自己,微微歪頭,還挑了下眉頭。

    像是在說,又見面了。

    花枝的后背一陣寒意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雖總是笑著,可卻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,而他身上的寒和顧長夜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那是陰險,狡詐,惡毒的寒意。

    花枝將自己的雙手藏在寬大的裙擺下,藏住自己顫抖的雙手,不想被那個陰險的男人看出她此刻的怯意。

    顧長錦沉默許久,然后緩緩說道:“朕不會治你欺君之罪。”

    花枝提著的心稍稍一放。

    然后,她接著說道:“除此之外,民女還要揭發賈賀另外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“賈賀不僅私販官窯,還偷梁換柱,偷換制造官窯的高嶺土,從中謀取利益,大殿外的瓷器全部可以作為證據。”

    “每年皇室大約出產千件官窯,有瑕疵的被列為次等官窯,大多不會被檢查,便要被銷毀,賈賀便利用這件事,用劣質瓷土混少量的高嶺土,燒出不完整的瓷器后,上報成次等官窯,然后將多余高嶺土制成上好的瓷器販賣出去。”

    花枝認真地解釋著,周圍的眾大臣,又開始隨著花枝的話交頭接耳起來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氣,壓住自己心底所有的畏怕后,轉頭看向夏禾,一字一句說道:“但是,這件事不可能是賈賀一人能完成的,要知道有大量的次等官窯產出,司查官怎么可能不會生疑,可賈賀卻半點沒有露餡過,說明......這里面定有人相助于他。”

    這話意有所指的太過明顯。

    朝中皆知,這些年禮部的賬目,一直都是經過夏禾過目后,才會上交給皇上批閱,所以官窯的出產定會經過夏禾之手,而且,賈賀又是夏禾舉薦之人。

    那花枝話里所指之人,不需費力,便能讓人聯想到夏禾。

    眾人不免心里暗想,這小姑娘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夏禾是何人,蜀國丞相,和顧長夜二人平分朝中勢力,和他作對的人,都沒有什么好下場。

    大殿內有人皺眉搖著頭。

    也不知這個小姑娘哪來的勇氣,敢說出這樣一番話。

    夏禾唇角的笑意越發加深。

    “是臣督查不力。”夏禾緩緩轉身,單膝跪下,看著顧長錦說道:“此人是臣舉薦給陛下的,只因此前盛州受災,陛下拿國庫救濟百姓,一大筆賬目,全交由臣一人過目清點,這數目實在龐大,這才會對官窯的事過于放松,引起此事,還請陛下降罪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的手緩緩握成拳頭。

    幾句話就把自己說成為他勞心勞力,憂國憂民的好丞相,反倒把自己和賈賀撇了個干凈。

    一直被禁衛壓制著的賈賀,也有些震驚地看著夏禾。

    這是已經將他看作棄子了嗎?

    “夏丞相!救我!您一定要救我啊!”賈賀帶著哭腔大喊著。

    夏禾卻沒有半點理會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見夏禾沒有反應,賈賀依然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便是要死也要帶上一個。

    賈賀憤怒的嘶喊:“瓷器是與顧長夜無關,但我兒子確實死在他的手上,他草菅人命,便可不管了嗎?!”

    顧長錦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的確,即便證明瓷器一事與顧長夜無關,可賈文是被顧長夜帶走的,而且還死在恭王府里,如何證明此事與他無關?

    花枝皺眉看向賈賀,眼底也微微露出慌亂。

    她竟把此事給忘了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