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34章 真相大白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34章 真相大白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低頭思忖片刻,想著要如何解釋這件事。

    未等她開口,一個身影從夏禾的身后移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有事要稟報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面色嚴肅地看著突然跳出來的秦將軍。

    “說。”

    秦將軍抬起手臂擦了擦額角急出的汗,暗想總算輪到他出來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賈文并非死于恭親王之手。賈文死的當夜,恭親王一直在書房內一步未出去過,臣可以作證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著秦將軍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“恭親王早就對賈家父子有所懷疑,當日便叫臣到王府商討,有意調查官窯一事,想讓臣私下追查有沒有官窯在民間流通,一直至寅時四刻,臣才離開,賈文的尸體經過太醫核查后,可以證明在寅時之前賈文便已經死了,所以不可能是王爺做的。”

    賈賀怒視著秦將軍,吼道:“他堂堂一個王爺,怎么可能親自動手!定是他叫旁人做的!”

    秦將軍晃著身子面向他,因為長年在外征戰,風餐露宿的原因,所以他的臉有些黑。

    他看著賈文半是不屑半是同情地說道:“王爺已經有你私販官窯,欺瞞圣上偷換瓷土的證據,足以讓你們一家子滿門抄斬,何必再費力去殺你兒子?俺一個武夫都能想明白這個道理,你還想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賈賀詫異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花枝也微張著嫣紅的小嘴看著秦將軍,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顧長夜早就知道瓷器的事了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怎么不早些將此事稟報給朕?”顧長錦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秦將軍解釋道:“王爺也是顧慮到,此事有可能有朝中官員暗地里協同,若是聲張怕是很難找到證據,這才決定暫時不擺明此事,先委屈王爺在天牢里坐幾日,臣一人在調查此事,參與其中的幾個禮部官員名單,臣已經擬寫成折子遞給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還在跪著的夏禾,低著頭,唇角掛著一抹笑容,其中卻滿是陰冷。

    原來顧長夜一直在準備這個。

    這幾日,夏禾一心撲在處死顧長夜一事上,眼看著顧長夜坐實罪名,便忘了盯著秦將軍這邊。

    竟讓他們鉆了空子!

    夏禾唇角的笑容越深,眸底越是刺骨的陰毒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如果不是顧長夜,還能是誰?!還能是......”

    賈賀喃喃自語著,然后身體猛地一頓,似是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花枝看向賈賀,聲音淡漠地說道:“還不明白嗎?你被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賈賀的眸子越發顫抖,最后眼珠子一轉看向夏禾,接近癲狂的掙扎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利用我!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似是馬上要撕裂一般怒吼著,然后也不知突然從哪里來力氣,猛地從禁衛的鉗制中掙脫出來。

    可也只是一瞬,他站起身,沒等邁出一步,將剩下的話說完,身后的禁衛一把抽出腰間的刀,猛地砍下賈賀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那把刀過去鋒利,還是那個禁衛的武功很強,總之花枝眼睜睜地看著賈賀的頭顱,和他的身體一分為二,滾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鮮血噴灑出來,賈賀的身體‘咚’的一聲倒在地上,而他的頭就在一旁,怒睜著眼睛。

    那副神情像極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花枝頓時覺得胃里一陣翻滾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她的母親溫云歌死時的模樣。

    就是這般,憤恨地看著她,怒極怨極,好像下一刻便會化身成厲鬼前來索命。

    花枝踉蹌地起身躲到一旁,生怕沾到半點血跡,小臉被嚇得蒼白的接近透明,眼前除了地上那攤血色,再看不到旁的景物。

    她雙手抱著自己的手臂,身體不停地顫抖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異常,所有人都注視著那個拔刀的禁衛。

    那人立刻單膝跪下:“陛下,此人已瘋,卑職只好拔刀制止他,驚擾了陛下,還請陛下降罪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此人分明就是夏禾安排的人。

    殺人滅口,不留證據,倒是做的干凈利索。

    “即刻釋放恭親王,丞相夏禾督查司禮司不力,從今日起便將司禮司,交由恭親王督查,賈賀一案,也由恭親王全權徹查,可有異議?”顧長錦看著眾人,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下面的眾人沒有一人敢跳出來反駁。

    此時沒有一人想惹禍上身。

    “夏禾,你有異議嗎?”顧長錦滿眼冷漠地看向夏禾。

    夏禾抬起頭,臉上是常年不變的笑容。

    像一張笑臉面具,讓人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緩緩開口:“臣,無異議。”

    “退朝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群臣離開金鑾殿時,外面已經下起蒙蒙細雨。

    天空的烏云壓得極低,給人一種喘不上氣的感覺。

    李叢和負責傳旨的太監站在一起,看著花枝低著頭,面色十分不好,還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樣從金鑾殿走出。

    他急忙撐著傘跑到花枝面前:“阿奴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枝的雙目有些失神,似是沒有聽到李叢的話。

    李叢微微蹙眉又輕喚她一聲:“阿奴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她這才有了反應,抬頭茫然失措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一抬頭,李叢便看見她白嫩的脖頸間,嚇人的青紫瘀痕。

    李叢并沒有同花枝一起進入金鑾殿,但是剛剛傳旨的太監,已經將殿內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給他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知道賈賀襲擊花枝的事情,只是沒想到花枝竟然受傷這么嚴重。

    大殿內就沒有禁衛攔著嗎?

    李叢有些氣惱的想著。

    “阿奴,我們去接王爺吧。”李叢輕聲說道,想著說去接王爺,或許她會開心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花枝的臉上依然沒有半點笑意,看著他發怔了許久,才有些恍然的說道:“李侍衛去吧,我到宮門前等著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不等李叢回答,花枝便越過他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阿奴......”

    “李侍衛,我們也該走了吧?不要讓王爺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太監拉著細長的腔調,打斷李叢的準備叫住花枝的話。

    李叢無奈地嘆氣,只好跟著太監朝天牢走去。

    花枝一個朝重華門走著。

    兩邊皆是高高的紅墻,雨水打在黃色的瓦片上噼啪作響。

    她沒有打傘,任由著雨水打濕自己的發絲和衣衫。

    賈賀的死狀就在眼前不停地浮現,最后變成了她母親的臉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抑制不住地顫抖,失魂落魄地向前走著。

    突然身后一個聲音將她叫住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我是叫你阿奴,還是花枝好呢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