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44章 關心則亂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44章 關心則亂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抬起眼簾,眼底涌動著怒氣。

    李叢頓時覺得周身泛起寒意,心下明了自己說錯話,急忙低下頭:“屬下多嘴了,還請王爺責罰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叢以為這次定是免不了責罰,卻沒想顧長夜只是冷聲趕他走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頭看向顧長夜,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些什么,可又不知該如何說,最后蹙眉低頭,應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叢轉身走出書房,屋內便獨留顧長夜一人。

    他皺眉繼續翻著卷宗,可翻閱的速度明顯下降許多,最后煩躁的將卷宗合上。

    到底是何時起,所有人都認定他動了心......

    第二日早朝時,顧長夜將部分官員包庇賈賀私販官窯,瓜分臟銀的明細證據呈給皇上。

    因此事,早朝的氣氛變得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此事一過,今后朝中的勢力將會更傾向于顧長夜這邊,那些同夏禾結黨的大臣,心底開始隱隱沒了著落。

    倒是夏禾本人卻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,半點沒有因為顧長夜從他的手中搶走司禮司,還將他的人一個個拔走而氣憤的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將司禮司的底掏個空,也沒有找到半點不利于夏禾的證據,皇上便是想怪罪他,頂多也就是批個失職之罪。

    看來是夏禾老謀深算,做的所有事情都沒有留下半點把柄。

    宋婉思坐在龍椅的右側,微抬水眸,淡淡的瞥過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最近發生這么多事情,恭親王一直勞累奔波,前幾日還蒙冤入獄,皇上又將司禮司的事情全權交給他,我看最近幾日,還是給恭親王一些休息的時間吧。”她悠悠的開口,一副很關心顧長夜的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低頭,冷漠的回道:“謝太后關心。”

    宋婉思對于顧長夜突如其來的關心,讓一旁的顧長錦微微有些詫異,心底暗想,她莫不是心里又有了什么算盤?

    大殿之內有人轉動著眼珠子,和旁人互遞著眼神,暗暗交流著今日這朝堂上的形勢。

    他們才想著,夏禾一直都是太后之人,這次恭親王有了如此大的動作,已然算是和太后撕破臉皮,接下來太后定會想法子,折一折恭親王的手腳。

    可偏偏宋婉思并沒有如眾人所想,關心完顧長夜之后,早朝上再沒有說過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既然無事,便退朝吧。長夜,你留下,朕有話和你說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的話音落下,眾臣紛紛退下,宋婉思也站起身,唇角含著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看了二人一眼,便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金鑾殿內只剩下顧長夜與顧長錦二人。

    只剩下他們二人,顧長錦的身體才稍稍的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他是蜀國的一國之主,卻似是這個國家的囚犯,一言一行皆在別人的監視之下,沒有片刻得以喘息。

    “長夜,這次你做得很好。”他沉聲開口。

    本以為這一次是顧長夜失策了,可到最后,一切還是在顧長夜的掌控中,并且將朝中的局勢轉向自己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顧長錦想,幸好對于顧長夜,他給了足夠的信任。

    顧長夜低下頭,聲音如往日一般泛冷,卻帶著足夠的恭敬:“多虧皇上給臣時間,才能搜集到那些證據。”

    聽了他的話,顧長錦似是自嘲地一笑:“朕實在無能,竟被一個女人拿捏得如此之緊,朝中竟有如此多的人站在他們那一邊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,沒有接話。

    顧長錦低笑,半晌換了種輕松的語氣:“那個叫阿奴的小姑娘,也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提起阿奴,顧長夜的眼底閃過一瞬動蕩。

    即便眨眼不見,顧長錦還是抓到他那抹異樣。

    “那個小丫頭,挺有意思的,上次在御花園,她被你那個掌上明珠沈大小姐,強行拎到朕的面前,還是一副戰戰兢兢,膽小如鼠的模樣,可前幾日,我看她就像換了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錦的話,顧長夜皺眉:“那日皇上便看出來了?”

    顧長錦輕笑:“沈大小姐編的那出戲,和后宮里的比起來,實在沒什么看頭。”

    后宮里的戲碼,一個比一個離奇,顧長錦看的多了,自是一眼便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。”顧長錦帶著點戲謔的味道繼續說道:“這種戲碼,你本應一眼就能看穿,可怎么那日,還一副被氣昏頭的模樣?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那日他的確并沒有看穿謊言,因著花枝是溫云歌的女兒,便讓他認定就算花枝做出勾引皇上的事,也再正常不過,她就應該是那樣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任花枝如何解釋他都不信,他不愿相信一個本該滿口謊言的人。

    可隨著時間推移,他隱隱開始懷疑這件事,最后那日和慕小姐泛舟時,慕小姐的一番話,他才將那場陷害的戲碼看穿。

    “關心則亂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錦的唇畔緩緩流出四個字,然后斂起臉上的笑意:“大概那日你只記得同那個阿奴惱火,旁的事全都沒有放在心上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隨著他的話皺得更緊。

    “朕不是在責怪你,那丫頭挺機靈的,留在身邊倒也無妨,但切記不可耽擱你同慕小姐的婚事。”顧長錦放松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的眉心的褶皺,依然沒有放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說起慕小姐,你們二人相處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顧長夜聲音輕淡回答:“慕小姐溫婉端莊,知書達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中意,不如過幾日朕便下旨賜婚。”顧長錦打斷顧長夜的話,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身體略微一頓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低下頭,拱手說道:“皇上,想要徹底洗凈司禮司還需要段時間,而且從柔麗找回的弩還沒有查清,此時還不是成婚的好時機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若有所思地點頭。

    “眼下這般動蕩不安,怕是讓你此時成婚,有心之人會趁機生出旁的事端,那就再等等吧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錦的聲音微微一頓,然后問道:“不過,你當真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不急著成婚?”

    面對顧長錦的質疑,顧長夜微垂眼簾,神色坦然,聲音淡漠的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的視線幽幽地看著他,然后沉聲說道:“那便好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