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48章 她愛你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48章 她愛你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見她話說一半,便沒了聲響,顧長夜的頭微側:“還有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輕輕搖頭,將心底的顫抖壓住:“還有,我想還王爺的恩情,可我是個女子,力氣不大,還不會武功,想靠武力保護王爺是不可能了,便想著,要是能聰明一點,或許我就能幫到您了。”

    聽著她的話,顧長夜微微蹙眉,然后沉聲說道:“可還是笨。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羞愧地低下頭,不否認他的話。

    的確,偷學那么多,可她還是常需要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為何對報恩如此執著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聲音倏然冷了許多。

    花枝的眼底閃過一抹慌亂,還以為顧長夜是察覺到什么,急忙開口解釋:“因為,王爺很特別,每次都能在我危險的時候出現,所以我一定要報答王爺......”

    “打碎鐲子,偷衣服,偷練字,將憐兒推下水,那些事情我罰你時,你都不怨?”

    花枝轉頭詫異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這些事情他都記得這么清楚?

    看來是當真討厭她,把那些不好的事情都記得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花枝的眼底閃過失落,然后弱弱的說道:“比起怨,我更委屈。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真的充滿委屈,顧長夜不動聲色的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若我真的錯做錯,王爺罰我,我定是半點都不會反抗......”花枝猶豫一下,然后鼓起勇氣說道:“可是鐲子不是我打碎的,衣服不是我偷的,沈小姐......我也沒推過她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色微微一沉:“所以那些事情,你都不認?”

    花枝連忙搖頭:“偷練字那次,是我錯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覺得有些好笑,最無關痛癢的錯,她倒是認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讓顧長夜想起更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鐲子的確不是花枝打碎的,這個他已經知道。當時跪在雪地里那么長時間,她都不肯承認鐲子是她打碎的,后來凍得糊涂了,她滿嘴胡話開始認錯,但卻說的是不想被他討厭。

    還有推憐兒下水那次,她咬著牙關,寧可被板子打死,也不肯承認是自己推的。

    花枝是個矛盾的人,她軟弱,可偏偏骨子里很執拗。

    難道過去,他常常誤會她?

    顧長夜意識到什么,可又不想承認,皺眉將那個念頭在心底揮掉。

    花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猜測是不是自己的話惹他生氣了,于是急忙開口:“對不起王爺,我不說了。”

    過去的事便過去了,花枝不想再因為那些誤會惹他生氣。

    她的話音剛落下,一陣夜風吹過,梔子樹簌簌的落下幾片樹葉,有一片剛好落在花枝的發頂。

    顧長夜轉頭看向她,視線落在她的發頂,手便不由自主地伸出,輕輕拿下那片落葉。

    梔子樹的樹葉靜靜地躺在手心中,帶著對枝丫滿滿的流連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顧長夜深邃的眸子,呼吸驀地一窒。

    好似她也喝了許多酒,臉不由自主的滾燙起來。

    怕暴露自己的心事,她急忙將頭轉到一旁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,淡淡的從她微紅的臉頰滑過,最終落回在自己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這是第七次落葉。”他的語調毫無波瀾的說道。

    今日的顧長夜真的很異常。

    花枝從沒有見過他這樣,可以心平氣和的和她說這么多話,而且似乎還想和她說下去。

    說起王府里的梔子樹,花枝還記得這是她被顧長夜買回王府的第三日,他命人在王府里種下的。

    自從看過阮靈的畫后,花枝便明白,顧長夜為什么要在王府里栽滿梔子樹。

    花枝偷偷向顧長夜瞧去,從顧長夜那向來波瀾不驚的眸底,看出一抹哀傷。

    她才又想明白一件事。

    過去她以為梔子花盛開的時節,顧長夜最想念阮靈,可今日她才明白,其實落花的時節,才是他心底想念翻涌的日子。

    花枝心底有一點疼,是因為顧長夜而心疼。

    “王爺,明年花還會開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隨手將樹葉扔掉:“我當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頓了頓,聲音微涼的說道:“人不是樹,沒了便沒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沉默片刻,抬頭看向天空,

    “王爺,我小時候聽別人說過,人死之后,便會化作天上的一顆星,他們在天空,記掛著想念他們的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喉嚨里發出一聲輕蔑地笑:“這種哄小孩的話你也信?”

    “反正相信也沒有什么害處,為何不信呢?”

    花枝笑著看向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看向她,皺著的眉頭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輕輕彎起,泛起溫柔的漣漪,一雙眼盛滿星光看著他。

    本來因為巫蠱案的事,心底灌著冷風的某處,忽然就好像被什么堵住,整顆心漸漸回溫。

    他告訴自己到此為止,可是身體卻不受他所控。

    “母妃......她也在那里嗎?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一怔,然后心底蔓延出更多的心疼,溫柔地說道:“在啊,你那么想念她,她一定是天上最亮的那一顆星。”

    “她若看著我,大概不會記掛我吧。”

    花枝不知道今日到底發生了何事,為何今夜的顧長夜看起來如此脆弱和自責?

    她不忍看他這副模樣,倒是寧愿他如往日一般冷漠到無情。

    “她一定很記掛你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輕笑,似是自嘲:“二十年來,我都沒能找到那個真正害死她的人,這樣的兒子,她也會記掛?”

    花枝愣住。

    原來是因為這個。

    顧長夜閉上眼睛,深吸一口氣,忽然感覺一只手落在他的發頂。

    “她記掛你,和你是否找到真兇無關,是因為她愛你。”花枝在他身旁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身體僵住。

    冰冷堅硬的心開始以異常柔軟的方式跳動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地面說道:“尋常百姓都羨慕那道高高的紅墻內的生活,卻不知圍墻之內只有冰冷,鉤心斗角,骨肉不親,手足相殘,在皇宮里談愛的,大概都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不如尋常人家的好。”

    花枝在一旁靜靜地聽著,鼻尖一陣酸澀。

    個人有個人的不易,可花枝從沒想過,顧長夜也會有不易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從來都是一副淡漠從容的模樣,沒見過有什么事將難住,樣貌好,身份尊貴,學識武功都很厲害。

    他這樣的人,本應該一生順風順水,沒有半點憂愁。

    可越了解他,才發現事情越不像花枝想的那般。

    他受的傷比任何人都多,所有的傷痕積累下他現在的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他不是無敵,只是將所有柔軟的地方都藏起來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些,花枝便將那些顧慮拋諸腦后。

    回過神時,她已經緊緊抱住顧長夜,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