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49章 吻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49章 吻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抱著他,吸了吸泛酸的鼻尖,柔聲說道:“雖然我笨,但我會保護你的,再也不會讓你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輕撫著顧長夜的發頂,溫柔從她的指尖落在顧長夜的發梢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底微顫。

    本來清醒的腦子,忽然暈眩起來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覺自己似乎是醉了,此刻只想找個人靠一靠,不管那人是誰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味道很好聞,讓人心醉,讓人想要再靠近幾分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越發迷糊的時候,花枝反倒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倏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,然后慌張的放開顧長夜,看著他幽深的眸子,慌亂的解釋起來:“我,我要報恩,所以,所以我一定不會讓王爺受傷的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結巴的解釋著,可顧長夜卻定定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此刻她恨不得掐自己兩下,怎么剛剛就沖動的抱住他了呢?

    眼下如何解釋,她都覺得像是在掩飾。

    花枝臉漲的通紅,最后覺得自己還是不要解釋好了,像之前從賈宅回王府的時候一樣,只要睡過去,顧長夜便會忘掉,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想著,花枝下定決心,急忙說道:“王爺,我要回屋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她正要起身逃跑,顧長夜卻忽然伸手,一把將她扯入懷中。

    花枝跌坐在顧長夜的腿上,還沒等她反應過來,顧長夜的另一只手便按在她的腦后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低下頭,微涼的唇瓣貼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花枝的眼睛睜大,腦中一片空白,一時忘記自己應該推開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唇角的酒香蔓延,一直蔓延至她的口中,將他此刻的醉意一起推向她。

    那個吻綿長柔軟,一切都被他掌控著,時而熱烈,時而纏綿。

    滿天的星海,所有的星辰,看著他們兩個人。

    花枝的頭被他強迫著仰起,視線剛好投向天空。

    顧長夜在她的唇角廝磨著,然后眼睛微微抬起一點縫隙,有些迷離的看著她的神情,然后才發現她正傻傻的看著天空。

    因為她的注意力不在自己的身上,讓他莫名覺得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然后他有些惱火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花枝吃痛的悶哼一聲,眼角泛起淚花,但是思緒卻隨著這股痛意回歸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

    花枝含糊的說著,聲音卻全被顧長夜的吻吞掉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實在太過不對,花枝臉滾燙地看著他,然后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,一把將顧長夜推開。

    花枝喘著氣看著眼前的他,眼底滿是驚訝和慌亂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為什么要吻她?還是因為本能?

    顧長夜定定的看著花枝的眼睛,然后視線緩緩下滑,最后落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似是有些不滿的低嘆一聲,然后他又傾身向前。

    花枝以為他又要吻過來,急忙將臉扭到一旁,可顧長夜并沒有再吻過來的意思,而是將頭埋在的她的頸間。

    “乖,讓我靠一會兒。”他聲音很輕的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愣了一陣,身體下意識聽話的一動不動,然后腦子又開始亂起來。

    他果然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可是喝醉了便可以這樣了嗎?

    她聽說只有互相喜歡的人才可以這樣做,她是喜歡顧長夜,可是她知道顧長夜并不喜歡她,她便一直將此作為一條線,便是之前顧長夜有過要吻她的意思,她也一直將此護的很好。

    但如此重要的事情,竟然還是稀里糊涂的發生了。

    花枝皺巴這小臉,暗自懊惱。

    他們不是互相喜歡,怎么可以這樣?

    眼下這般該如何是好?

    花枝的腦中已經亂成一麻,耳邊卻忽然聽到顧長夜低沉均勻的呼吸聲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

    她試探性的喚道,卻沒有得到顧長夜的回應。

    他果真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花枝最終確認了這件事。

    剛才那個吻,不過是他喝醉了,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誰,或許是他的本能,或許是錯把她當成了慕小姐。

    花枝暗暗為剛才的事情做著解釋,心底卻一陣失落。

    明明從來沒有期待過,可當真正發生后,她還是會失落。

    她自嘲的一笑,然后試著從顧長夜的懷中離開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抱著她的那只手收得很緊,花枝費了半天勁,才從他的懷中挪出。

    她試著將顧長夜叫醒,卻發現大概他今天真的喝的太多了,怎么叫也叫不醒。

    他想將顧長夜挪回屋子里,奈何她力氣太小,一個人搬不動,最后實在沒辦法,花枝只好跑到就睡在正院旁邊的長柳那里,將她叫醒后,兩個人一起費力的將顧長夜抬回屋子里。

    長柳看著睡著的顧長夜,然后奇怪的問道:“怎么回事?王爺怎么會喝這么多酒?”

    花枝的腦子還亂著,便隨口回答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......”

    聽到花枝敷衍的回答,長柳又有些奇怪的看向她,然后視線落在花枝的唇上:“阿奴,你的嘴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花枝感覺到長柳的視線,然后下意識的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唇。

    唇瓣上還殘留著顧長夜唇角的酒香,指尖輕輕觸碰,便是一陣酥麻的感覺。

    然后花枝看向自己的指尖,上面有一抹鮮紅。

    應該是剛剛顧長夜咬的太用力,將她的嘴唇咬破了。

    花枝慌亂抬起袖子,在自己的嘴上用力的擦了擦,想要上面的血跡擦凈,一邊支支吾吾的解釋起來:“我,我的嘴剛剛不小心磕到牙齒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磕到牙齒上?”長柳疑惑地看著她,眼底明顯的不信。

    然后她的視線轉到顧長夜的身上,目光剛好落在顧長夜的嘴唇上,發現他的唇上也留著一點血跡,但是不見有任何傷口的模樣。

    長柳瞬間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哦!我知道了!”長柳笑著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一陣怔楞沒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長柳用力拍了一下花枝的肩膀,笑著說道:“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你不是王爺的通房嗎?有什么藏著的,王爺寵你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長柳的話在花枝的腦子里轉了一圈,她才反應過來是什么意思,然后急忙擺手,慌張的解釋起來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!我們......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