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151章 失竊案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151章 失竊案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賊?”花枝在眾人身上掃視一圈,然后轉頭看向身后的小舞。

    小舞的半邊臉已經紅腫起來,眼睛也哭的紅彤彤。

    花枝重新看向眾人,堅定地說道:“我了解小舞姐姐,她不可能偷東西,這中間肯定有什么誤會!”

    “呵!你有什么資格替她辯解,以前你的手腳不是也不怎么干凈,偷拿沈小姐的衣裳,哦!我知道了!搞不好這錢袋是你們兩個合謀偷的!李婆婆,您快把他們兩個交給王爺處理啊!”

    那人一副刻薄嘴臉說完,李婆婆想著這般在王府里吵吵,也不是個事,還是早早將此事處理了,莫驚擾了王爺。

    “阿奴,這事與你無關,你馬上滾開!”李婆婆在花枝的身上兇狠的推了一把,然后便扯住小舞的手臂:“這些時日總有人丟銀子,總算抓到你這個小賊,我這就把你交到衙門,讓衙門處理你!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拉住李婆婆的手腕,制止她的動作:“李婆婆有什么證據證明賊就是小舞姐姐?”

    “你個狗東西還和我講證據?好!昨日迎春的錢袋子丟了,今日我排查所有下人的房間,就在小舞的包裹里發現了迎春的錢袋,這還不是證據?!”

    一旁的人附和著李婆婆的話,還有人指著小舞的鼻子,連帶著護著小舞的花枝一起罵起來。

    花枝暗暗讓自己鎮定下來,不理旁人的污言穢語,思忖片刻后,看著李婆婆沉聲問道:“剛才不是說最近總有人丟銀子,那可有發現其他人的錢袋?”

    眾人頓時一陣靜默。

    李婆婆也沉默一陣,半晌轉動著眼珠,尖酸的說道:“沒找到,不過都過去這么多天了,想來那些銀子都已經被她花掉了吧!”

    “前前后后總共丟了多少銀子?”

    “加起來也有十幾兩了。”說完,李婆婆忽覺不對,抬頭橫眼看著花枝:“你算哪門子玩意兒?又不是青天大老爺,在這盤問個屁,你這么護著她,莫不是真如迎春說的,你們兩個是同伙?!”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的話沒說完,忽然感覺到一只手輕輕扯了一下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她轉過頭,小舞正滿面淚水地看著她:“阿奴,別管我了,我和李婆婆走。”

    花枝越發著急:“不行!我相信不是你偷的!”

    “別管我了!”小舞低下頭低吼一聲。

    花枝不知她為何這副模樣,一時怔住。

    小舞低下頭哭的雙肩微顫,滿是哭腔的說道:“不要管我了,我對你那個樣子,為什么還要理我?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不解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就因為小舞同旁人一樣不理會她,她便要對小舞的事情同樣不管不問嗎?

    她從不知道世間還有這樣的說法。

    對小舞的話,花枝不作理會,轉頭看著李婆婆堅定地說道:“小舞姐姐不能去衙門,我可以證明錢袋不是她偷的!”

    李婆婆看著花枝一雙眼驀地瞪起來,蠻橫的說道:“喲!你說不能便不能?你個下賤的玩意兒,成了王爺的通房,翅膀也跟著硬了,敢在這和我叫板了!我看你是皮子癢了!”

    她一邊說著,一邊抬手在花枝手臂內側柔軟的地方,狠狠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花枝痛的倒吸一口氣。

    她倒是很久沒有被李婆婆這樣對待過了,搬去正院后,她便不再歸李婆婆管。

    眼下這熟悉的痛意,讓花枝想起剛到王府時,因為什么都不會做,李婆婆沒少這般打罵過她。

    李婆婆又要伸手再掐她一次時,花枝側身躲過。

    “李婆婆,我已經不歸你管了,要是覺得我做錯事,罰我也應該是王爺來罰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敢提王爺!好,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,你不是想見王爺嗎?走,我現在就帶你去,等到了王爺那,你只會死的比現在還慘!”

    說著,李婆婆便松開小舞的手,轉而抓住花枝的手臂,兇狠的要扯她去見王爺。

    本來眾人是來抓賊的,眼下這般又都起了看戲的樂趣,皆是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情看著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做通房有些時日,可在王府里沒有半點特殊待遇,此次幫助顧長夜,也不見王爺對她有半點賞賜。

    而且有人傳言這次從天牢回來,王爺再沒有去過偏房,眾人便認定花枝在王爺那里并不受寵,最近還被冷落,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偏房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出于妒忌,有的人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,看著花枝被李婆婆扯著,眾人都偷笑著,就等著今日看她被王爺好好地罰一頓。

    被李婆婆拉著,花枝也沒有反抗。

    她明知即便見到顧長夜,他也不一定會站在她這一邊,但比起李婆婆,她倒是更愿意受顧長夜的責罰。

    于是她任由著李婆婆拉扯著自己。

    眾人剛穿過長廊走到正院,恰巧碰上顧長夜從府外回來,身后還跟著李叢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,最先落在被李婆婆扯著的花枝身上,然后皺眉看著鬧吵的眾人,沉聲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看見顧長夜,李婆婆朝花枝輕蔑的一笑,然后轉頭立刻換了一副嘴臉。

    “誒呦!王爺啊!我可管不了這個阿奴了!”李婆婆拍著大腿哀號著,倒好像花枝將她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光,淡淡的從花枝的臉上掃過:“哦?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婆婆解釋起來:“近日王府里進了賊,好幾個下人都丟了錢袋,昨日迎春的錢袋也丟了,我著急抓到此賊,今日一早便帶著人,排查每個下人的房間,就在這個小舞的房間里,發現了昨日迎春丟的錢袋,正打算送她去衙門,阿奴就忽然跳出來,攔著不讓去,還和我叫板!”

    聽李婆婆說完,顧長夜的眉梢微挑一下,幽深的視線看著花枝,語調淡漠的問道:“是嗎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花枝輕聲應到,然后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頭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為旁的原因,只是不知為何,她總覺得顧長夜似乎看的是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他還記得昨夜的事情?

    花枝在心底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,可還是不好意思抬起頭。

    李婆婆發現花枝異常的模樣,一陣奇怪,剛剛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,怎么這會子,又和過去一樣膽小了。

    難不成是在王爺面前裝可憐?

    越想越氣,李婆婆繼續添油加醋的說道:“阿奴這丫頭最近越發囂張,剛剛還說什么她已經不歸我管,我沒資格罰她,要把小舞帶走。這王府里有賊人,我要是不管便是失職,和阿奴講道理,她也不聽,還直接動手和我拉扯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