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54章 一人的特別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54章 一人的特別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玲瓏的話讓花枝怔楞半晌。

    她掉進湖里,被顧長夜救起?

    花枝仔細的去回想這一段,想了半天,只記得自己好像僅掉進過湖里一次。

    那次她被迫替玲瓏去花園值夜,錯將顧長夜人稱小啞巴,后來便被他推進結著薄冰的湖水中。

    “那次,你不是說是旁的下人將我救起的嗎?”花枝看著玲瓏急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玲瓏驀地想起之前騙花枝的說辭,有一瞬的心虛,然后將頭轉到一旁,蠻橫不講理的說道:“我騙你的!我就看不得王爺被你這種下賤的人騙,裝什么清純善良,還不是背地里陰別人!”

    聽到玲瓏如此說,花枝也有些惱火起來。

    她不過是將打碎鐲子的真相說出來,這有什么錯?

    “玲瓏,我并沒有吹什么耳旁風,也沒有想過要報復你,那日我不過就是說了打碎鐲子的真相,不要把我想的和你一樣齷齪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字一句的說道,語氣微涼。

    玲瓏一怔,她從未見過阿奴如此強硬地說過話,就好像眼前的這個人,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阿奴。

    無論任何人欺負,辱罵,嘲笑,她所認識的那個阿奴都只會默默承受,不敢還口。

    可眼前這個人,卻敢反駁她。

    玲瓏咬咬牙,越發覺得惱火。她見不得阿奴好,在她的眼里,阿奴就應該是比她丑,比她笨,身份比她低賤的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和你說了,我要去查失竊的真相。”花枝也覺得不悅,低聲說完,便要繞開擋在自己身前的玲瓏。

    卻沒想玲瓏猛地抓住她的手臂,神色緊張的看著她:“查什么?王爺都已經將小舞關起來了,還有什么好查的!”

    “小舞姐姐不是小偷!”

    “你說不是就不是?不要多管閑事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花枝說完,身后倏然響起李婆婆的兇惡的聲音:“誰在后院大聲吵吵呢?!今天挨的罰還不夠是嗎?”

    然后便看見李婆婆一邊擼著袖子,一邊怒氣沖沖地走進來,看清楚院子里拉扯的二人時,李婆婆直接沖到花枝面前,指著她的鼻子吼道:“又是你個狗東西!早上還沒有鬧夠是吧!還來鬧?!”

    花枝頭泛起痛來。

    她就猜到若是有旁人在,想查這個屋子,她定會挨罵,所以才挑著這個沒人的時間來,看一眼便走,結果碰到玲瓏不說,還把李婆婆招來了。

    眼下要進去查看是不可能了,她也不想又把事情鬧大,若是再驚動顧長夜,他這次一定會生氣的。

    “我,這就離開。”花枝弱聲說道。

    李婆婆朝她翻著白眼,看著花枝轉身走開,語氣尖酸的說道:“一個賣身的,不過就是幫了王爺一次,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!”

    花枝的腳步停頓一下,暗暗握緊拳頭。

    見她停下,李婆婆繼續嘲諷:“今日王爺也沒有向著某人的意思,所以說,賤人一輩子都只能是賤人,別妄想飛上枝頭做鳳凰!”

    “李婆婆!”

    花枝倏然開口,將身后滔滔不絕說著的李婆婆,弄得一時怔住。

    她緩緩轉過身,眸光堅定地看向李婆婆:“我會繼續找那個偷竊的真兇,如果我能證明小舞姐姐不是賊,李婆婆您敢不敢,當著府內所有的人給我道個歉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包庇小舞姐姐,也沒有想要和李婆婆作對的意思,但同樣我也不是李婆婆您所說的那樣人!”

    花枝想起路嬤嬤對自己說過的話。

    便是被旁人瞧不起,也不能被自己瞧不起。

    她向來問心無愧,如今她敢正視自己,也不想再被旁人瞧不起。

    “李婆婆,您敢嗎?”

    李婆婆一雙眼睛瞪得滾圓,半晌兩個鼻孔噴氣,梗著脖子說道:“我還怕你個小蹄子不成?你要是能證明小舞是清白的,我給你磕個頭。我就不信了,你還有將黑的說成的白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磕頭就不必了。”花枝淡淡地開口:“我不過是想得李婆婆一個道歉而已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轉身大步走出后院。

    這是她第一次和李婆婆這樣說話。

    過去無論如何她都不敢這樣做,大概是今日有了顧長夜的允許,讓她感覺自己似乎有了一個依靠,可以支撐著她勇敢起來。

    走回到正院時,花枝又想起玲瓏說的話。

    原來在她不知道的時候,又被顧長夜救了一次。

    可是那日,就是他將她推下水的,那這到底算不算是又欠了他呢?

    花枝正想著時,忽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發什么呆呢?”長柳繞到她身前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搖頭,沒有作聲。

    長柳偏頭看著她的臉色,然后輕努嘴的說道:“早上的事我聽說了,王爺罰你了?”

    花枝又搖頭:“王爺沒有罰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還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查偷銀子的真兇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長柳震驚地看著她,然后湊到她身旁,一副著急提醒她的模樣:“你還要查這事?王爺都將小舞關起來了,早上在王府里吵鬧的事也沒有追究,你還真想讓王爺罰你一次啊?”

    花枝蹙眉,認真地說道:“小舞姐姐不是賊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了解小舞姐姐,從小王府里就她對我最好,而且她性子正直,怎么會去偷別人的東西?”

    “可你沒有證據,光憑你說的,誰會相信?”

    花枝嘆氣,“所以,我要查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長柳跟著她的話也嘆了一口氣,“別查了,你若是再折騰,王爺會生氣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猶豫片刻后,向長柳實話實說道:“其實,王爺已經允了我三日,我有三日的時間可以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長柳大叫一聲。

    她叫的突然,花枝被嚇了一跳,有些莫名地看著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說王爺允了你三日,讓你查此事?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她點頭。

    長柳呆愣一下后,然后笑著又湊近幾分。

    “還說王爺對你不好?王爺何時管過下人這等閑事,早就直接交由衙門處理了!”

    聽了長柳的話,花枝的心跳亂了一陣。

    的確,以她對顧長夜的了解,若是換作旁人,斷然不會這般好說話的。

    他這是,只給她一人的特別嗎?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