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55章 結好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55章 結好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胡思亂想一陣,然后急忙搖頭,讓自己清醒幾分。

    顧長夜雖嚴厲,但向來是最講公正的。

    想來定是他也看出此事有端倪,所以才會準許她還小舞清白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特別待她的。

    花枝在心底暗暗解釋著這件事,然后轉頭看向長柳。

    “長柳,你能幫我個忙嗎?”

    長柳疑惑地看著她: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府里的下人們都不喜歡我。”說到一半,花枝略作停頓,接著說道:“你能幫我去試著問問她們,最近這段時間丟銀子的細節嗎?我去問的話,她們都不愿理我。”

    長柳看著她,看著別處思忖了一會兒,然后悠悠地說道:“好吧,反正就是聊聊天,也沒有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喜,“謝謝你!”

    長柳是在顧長夜身邊侍奉最長時間的婢女,雖然年級只比花枝打了兩歲,但是王府里還是很受下人們歡迎的。

    若是她幫忙去問,定是能問出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而此時,顧長夜正坐在書房里,看著那把只完成一半的弩。

    李叢也站在一旁,端詳著他手中的武器,片刻后開口問道:“王爺,這個弩真有那么厲害?”

    “若是和我猜測的沒錯,這個弩若是完成,可以快速連發出至少十支弩箭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神色有些凝重,“我們現在的弓弩隊,每次射出一支弩箭,都要重新在弩的匣中放入一根,這樣便拖慢了發射的速度,大大減弱了弓弩隊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李叢也皺起眉頭,“那我們的弓弩師,不能用這半成品,制造出相同的弩嗎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顧長夜了當的說道:“這個弩的設置十分巧妙,若是制造用的兵器圖,只怕一旦拆解便再無法復原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李叢這才明了的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將弩放到桌上,眉心緊鎖,“這個弩,一旦完成,便是一場腥風血雨。”

    李叢明白顧長夜的意思,一時也沉默下來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的武器,無論是落到誰的手中,于蜀國來說都是一種威脅。

    “如果完整地兵器圖,真的在赫然的話,那就麻煩了。”李叢喃喃地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又皺緊幾分,然后開口問道:“暗衛那邊探聽到什么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據暗衛所報,赫然沒有半點在制造新武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雙手交叉支在桌上,深邃的眸底微沉,“那位赫然的特勤,不是好對付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是說那個阿史那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鼻間冷冷的應了一聲,“能帶著那么長的隊伍,叢柔麗倏然消失,可見此人手段了得。”

    李叢若有所思地點頭,然后朝顧長夜匯報道:“那位是赫然駝利可汗的第二個兒子,聽說從小就聰穎過人,但性情格外殘暴,帶兵征伐過數次周圍的小國,而且戰無不勝,所以這些年赫然的土地才會不斷地擴大,赫然的人民既怕他又敬他,還稱他為‘未眠的蒼狼’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幽幽說道:“那就更不能讓這個弩,落在赫然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繼續盯緊赫然那邊,如果還是沒有動靜,那我親自過去一次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,您要親自去赫然?!”李叢大驚。

    顧長夜若有所思的用指尖,敲打著桌上的弩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挺想見見這位‘未眠的蒼狼’。”

    李叢有些擔心地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身份畢竟是蜀國的親王,若是旁的國家還好,可是像赫然這種敵對的國家,怕是去了只會兇多吉少。

    未等李叢開口勸說,一個侍從突然躬身走進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,有宮中送來的信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伸手接過,將信緩緩拆開,冷冽的視線從右至左的掃過信上的字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將信放下,沉聲說道:“看來不用我們過去,那位蒼狼便要自己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叢不解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皇上說,赫然遞了公函,說想同我們蜀國結好,過段時間會派遣特使來拜訪。”

    “特使?就是那位叫阿史那云的特勤?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作聲,便做默認。

    赫然向來沒有要和蜀國交好的意思,為何此時會想起來結好,還特意派特使過來?

    他隱隱覺得此事蹊蹺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花枝坐在窗前,有些無聊地等著長柳帶回來消息。

    長柳做完手頭的活后,便跑到后院找下人們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花枝等的有些泛起困意,趴在窗上打起瞌睡來。

    外面日頭高照,陽光剛好灑在她的臉上。

    花枝覺得有些熱,卻又不想從這里挪開。

    忽然,她感覺一個人停在窗外,身影遮擋住陽光,將她整個人蓋在影子中。

    以為是長柳回來了,花枝迷迷糊糊的開口:“長柳,你回來了?她們說什么了嗎?”

    她等了半晌,也不見長柳開口,于是緩緩睜開眼,抬頭看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著臉站在窗前,視線微涼地落在她的臉上。

    花枝騰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,一時手足無措起來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爺?您,您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院子,我為什么不能在這?”他冷聲反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一陣語噎,暗罵一句自己真是笨,問的問題就。

    她揪著衣擺想了一陣,然后呼出一口氣,低下頭不再言語。

    “讓你去查的事,你查完了?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問話,花枝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聲問道:“所以,你是在這偷懶呢?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又抬起頭,解釋道:“不是,我只是拜托了長柳,去幫我問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自己去?”

    花枝微愣,沉默片刻后,苦笑一下,“她們和我都不好,我去問了,她們也不會說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也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她的處境,他最是清楚,那些人的行為都是他默許的。

    他不言語,花枝心里暗暗地打著鼓,也不知他為什么會這個時候回正院。

    花枝偷偷抬眼看向他,然后發現,天空正是熱的太陽,剛剛好全都落在顧長夜的頭頂。

    倒是她,整個人被罩在顧長夜的影子里,涼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花枝接近本能的踮起腳尖,將手伸到顧長夜的發頂,想要幫他遮擋陽光。

    “王爺,快進來吧,外面很熱的!”

    顧長夜不知在想什么,漆黑的眸子看著她的臉,沒有絲毫要要移開的意思。

    許久,他才轉動眸光,視線又落在花枝伸長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有些寬松的衣袖,順著她纖細的手臂向下滑去不少,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肌膚。

    可上面卻有一大塊刺眼的瘀青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