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60章 不想見她哭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60章 不想見她哭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不敢抬頭去看顧長夜,她知道自己又惹了禍事,打翻了剛煮好的茶,顧長夜肯定是氣急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往下想,只能緊閉住雙眼,一副等著狂風暴雨拍打她的模樣,低聲弱弱的說道:“王爺我錯了,我不該發呆,打翻你的茶......”

    說完,花枝靜待著顧長夜的責罵與懲罰,可等了半晌,周遭只是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花枝偷偷睜開一只眼看向顧長夜,發現他正定定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花枝緩緩睜開眼睛,輕聲喚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色有些不好,眼底的情緒也不正常,可花枝說不清楚他是怎么了,因為她從沒有見過顧長夜有過這樣的神情。

    可即便說不清,花枝也知道,他這樣的神情定是不開心的意思,而這不開心也是她引起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眸色冰冷的放開她,卻依然靜默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感覺到他眸底深處涌動著某種情緒,不敢再出聲,于是便輕手輕腳的蹲下身,想要將地上的狼藉收拾好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漠地看著她,在她指尖觸及地上的碎片時,輕啟薄唇,“放在那吧,讓長柳來收拾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動作一頓,然后繼續動作,一邊輕聲說道:“是我惹的禍,還是我來收拾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他俯身將她從地上拉起,看著她的眼睛沉聲不悅地說道:“你惹的禍還少嗎?”

    他的模樣很憤怒。

    顧長夜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憤怒的待過她。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他,許久弱弱地開口:“我笨手笨腳,事情總做不好,但我不想給旁人添麻煩,所以才想自己收拾......”

    她是當真不想給旁人添麻煩,更不想給他添麻煩。

    可好像無論她怎么努力,還是會給他帶去很多麻煩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那雙明媚的眸子,眨眼間蒙上一層水汽,眼眶里含著的濕意泛起漣漪。

    心又莫名的刺痛起來。

    在她眼底的淚水掉下時,顧長夜抬起手,用掌心蓋住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中有平日里練武時留下的薄繭,可卻很溫暖,熨帖著她的眼簾。

    “不許哭。”顧長夜清冷的嗓音響起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僵住,一動不敢動。

    她不知顧長夜這個動作是什么意思,就連他響在耳畔的話,都在腦子里轉了兩三圈才慢慢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花枝心想,顧長夜這意思大概是看她哭覺得煩吧。

    于是她用力吸了吸鼻尖,囁喏的說道:“我......忍住了。”

    那模樣有些委屈,可似乎因為他的命令不得不忍住,神情連帶著語氣,皆是可憐又可愛。

    顧長夜眉心的褶皺緩緩松開,卻不肯移開擋在花枝眼前的手。

    今日他總算隱約摸出平日里總是莫名煩躁的原因。

    每當花枝要哭的時候,他就會覺得煩躁,所以剛才花枝剛才要哭出來的時候,他才會不能地抬起手擋住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要看不見她的眼淚,他那種異樣的情緒便會減少一些。

    兩人靜靜地站著,沒有人言語,安靜的書房內,只能聽見二人些呼吸聲。

    忽然門被推開,長柳有些興奮地跳進來。

    “阿奴,你真的找到......”

    話說出一半,長柳便像是被什么堵住喉嚨,呆怔地看著書房內站著連個人,眼中還有一點對二人姿勢的詫異。

    不過長柳很快便回過神,慌張的轉身背對著二人,“奴,奴婢不知王爺回來了,沖撞了王爺,實在該罰,奴婢這就離開。”

    說著,她就要離開書房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聲叫住她,略微停頓后,將手從花枝的眼前緩緩移開,“把這里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長柳轉過身,朝一片狼藉的地面看去,露出吃驚的表情。

    剛剛她是被在書房里表現親密的二人驚到,眼下看著倒在地上的茶爐,長柳的嘴巴大張著,都能直接塞下一整個雞蛋了。

    這二人未免親密過頭了吧?連茶爐都碰翻了?

    顧長夜走到書桌前坐下,見長柳看著地上的茶爐發呆,冷聲開口,“愣著做什么?”

    長柳急忙合起嘴巴,匆匆上前蹲下收拾起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拿起一旁的書卷,視線卻沒落在上面,而是看著別處思忖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今后烹茶的活,阿奴不用做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話,還呆在原地的花枝回過神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這是以后都不用她在書房侍奉了嗎?

    花枝心底一陣失落。

    這一次他大概是真的不愿用她了,什么都不會,只能給他憑添麻煩。

    她正失落的想著時,一旁的長柳已經將地上的狼藉規整好站起身,替花枝將心底所想問出口:“王爺的意思是,以后阿奴都不用來書房侍奉了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“為何不來?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句沒有波瀾起伏的反問,將長柳問的有些糊涂。

    不僅她糊涂,花枝也糊涂。

    書房里的活都不累,總共加起來就那么幾件事,打掃屋子,整理書籍,為顧長夜烹茶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嫌棄花枝打掃的不干凈,又因花枝總是犯糊涂,整理的書籍他總是找不到,將那兩件事已經交還給長柳來做。

    眼下烹茶的事情,她也不用做了,那她還來書房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研墨。”他將視線緩緩移到書卷上,淡淡地開口。

    花枝站在原地發怔,還是長柳湊到她身旁拉了拉她的袖口,她才回神。

    “王爺叫你呢。”

    花枝這才明白顧長夜說出的那兩個字是什么意思,急忙小跑到他身旁,拿起墨在硯臺上緩緩研磨起來。

    長柳看著花枝眼底露出無奈,正準備端著碎片走出書房時,忽然想到什么,轉身看向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知道阿奴已經有找到小偷的法子了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翻書的手停下動作,抬眼看向花枝,“是嗎?”

    花枝在心底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弄錯了人,本想等抓到小偷,再告訴顧長夜的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長柳會直接將這件事說出來。

    她也只好承認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正是時限的最后一日。”他語調涼薄的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剛想說些什么,被那邊的長柳搶先一步。

    “阿奴說今晚她會讓那個小偷自己露出馬腳,王爺要不要一起看看呢?”

    長柳一副興奮地模樣,明顯對這件事很期待。

    顧長夜稍稍偏頭,眼梢朝向花枝。

    正常來說,他應該對這件事并不感興趣,只要聽到花枝給的結果便可以。

    可偏偏今日沒有如花枝所想的那般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