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61章 消失的銀子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61章 消失的銀子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亥時一刻,王府內所有的下人都聚在后院里。

    李婆婆雙手交叉于胸前,一副看不上任何人的模樣,掃視著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那個狗東西能搞出什么花樣!”她憤憤地說著,然后一揮手,帶著眾人朝花園走去。

    眾人到花園前時,顧長夜與花枝已經在那里等著。

    看見顧長夜,李婆婆一驚,躬身恭敬地說道:“如此小事,還要驚動王爺,阿奴實在太不懂事了!”

    “無妨,我也想知道,王府里的小偷到底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涼涼的說完,眾人偷偷互相遞著眼色。

    眾人認定了小舞就是那個小偷,就等著看花枝的笑話,眼下還驚動顧長夜,眾人便更加覺得有意思,抱著看戲的心態,等著看一會兒花枝丟人的樣子。

    花枝緩緩吐出一口氣,輕聲說道:“李婆婆,跟我來吧。”

    眾人跟在花枝的身后,一長隊的人浩浩蕩蕩地走進花園里。

    夜幕已經低垂到最深,但因為每個人的手中都有一盞燈籠,倒將平日里一入夜,便顯得幽幽鬼魅的花園照的透亮。

    花枝帶著眾人繞到假山的身后,指著那條只能容下一人的縫隙說道:“丟失的銀子就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負手立在一旁,沒有半點插嘴管這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婆婆便明了,王爺這意思是將這件事全交給她了。

    頓時,李婆婆的心底感覺一陣得意。

    便是通房又怎樣,也不過是一個以色侍人的下人,王爺根本沒有半點偏袒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婆婆冷笑一聲,“你說被偷的銀子都在這里?你是怎么找到的?王府這么大,若不是小偷本人,你一個人想找到偷藏起的銀子何其難!”

    “的確。”花枝神色異常的淡定,從容不迫的應答,“找起來卻是有些困難,但是只要縮小小偷的活動地點,再找起來就不難了。”

    李婆婆聽得糊涂,橫眼看她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花枝朝她輕嘆一口氣,“此人偷了銀子,第一件事便是將這些銀子花掉或者藏起來,之前我讓長柳幫我問過,最近府中并沒有誰頻繁添置新物件,而且通過出入記錄,可以發現大家出府都是二人同行,且沒有分開行動的機會,未防生疑,這個人絕不可能當著旁人的面,拿出這些銀子花掉,也沒有將銀子藏在外面的機會”

    “憑這些你就猜到這人把銀子藏在王府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猜。”花枝眉心皺起,“我是推斷出來的,接下來從那日李婆婆在小舞姐姐那里翻出的錢袋子,可以推斷出真正的小偷,在聽說李婆婆要盤查后,來不及將新偷到的錢袋子藏起來,只能將那個錢袋子陷害給別人,因為當時李婆婆盤查的急,跑到旁屋陷害別人是不可能的,所以這個小偷就只好陷害給同屋的人。”

    站在婢女中間的迎春忍不住開口:“你的意思是,小偷是和小舞同屋的人?”

    花枝點頭,“其實我只推斷出這些,之后在王府里找銀子的地方,也是碰運氣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轉過身,指著縫隙里,假山壁上一處青苔痕跡說道:“大概是我運氣好,昨夜我在這里看到一個鞋印,此處陰暗潮濕,遍布青苔,還有很多蟲蟻,幾乎府中沒有人會到這個位置,我便想會不會是那個小偷留下的,試著找了找,還真的讓我找到了那些銀子。”

    李婆婆提著燈籠走上前,對著陰暗的縫隙照了照。

    “在這里?也沒看到那里能藏東西啊?而且就算找到銀子,你也沒說出小偷是誰啊?沒準就是小舞藏在這里的!”

    李婆婆一副刻薄的模樣說著。

    花枝不慌不忙地說道:“不用著急,只要找到銀子,我們自然就知道小偷是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銀子在哪?你倒是說啊!”

    看著李婆婆不耐煩的樣子,花枝側身走進縫隙中,腳試著踩在有著鞋印的青苔位置,向假山上面爬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動作不動聲色的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眾人齊齊驚訝地看著花枝。

    雖然動作有些笨拙,但是花枝還往上爬了一人高,因為縫隙狹窄,背后就是墻面,倒也看起來沒有多危險。

    花枝停下來,看向下面的李婆婆,指著站在下方完全看不到的位置說道:“銀子就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李婆婆冷哼,“那還不拿下來,死丫頭!”

    花枝輕笑一下,然后轉頭看去準備將銀子取下來。

    可是轉頭的瞬間,花枝的臉色倏然變得慘白。

    “磨嘰什么呢?!還不快點!”

    李婆婆站在下面嚷著。

    花枝卻怔怔地看著那個位置,好半晌才喃喃自語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見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銀子不見了。”花枝神色慌亂的向下看去,“那些銀子都不見了。”

    聽見花枝所說,眾人開始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李婆婆倒是輕蔑的一笑,“不見了?是銀子不見了,還是你壓根沒找到,折騰我們呢?折騰我們也就罷了,你還把王爺拉出來折騰,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!我真的找到了!”花枝急切的說道:“昨夜我就在這里,看見許多的銀子!”

    “哼!你就繼續瞎編,看看王爺信不信你的!”

    李婆婆掐著腰朝花枝哼道,然后轉身朝顧長夜躬身,“王爺,這丫頭實在太不知好歹了,上次王爺已經要放她一馬了,她竟還揪著此時不放,今夜還折騰您一趟,這更深露重的,奴婢也不想再保這丫頭了,隨王爺處置吧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皺著眉頭仰頭看著還在高處的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也看著他,微微撅起嘴,很是委屈的說道:“王爺信我,我真的有看到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走上前一步,冷聲開口:“下來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發話,身后的眾人雖把嘴巴閉緊了,但都竊笑著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暗暗等著花枝受罰。

    花枝垂著眼眸,小心翼翼的從高處爬下來。

    眼看著她還有幾步落在地上時,顧長夜伸出手落在她的腰間,將她舉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沒有想到顧長夜會這樣做,臉上一陣滾燙。

    “鬧夠了嗎?”顧長夜冷聲將看著自己發呆的花枝叫醒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