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63章 道歉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63章 道歉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聽到玲瓏的話,花枝不解地看向她,“我何時害過你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為你,我本來在沈小姐那里伺候得很好,可因為你告狀,所以王爺才會罰我為下人們洗衣服,還減少了我每月的月俸!”

    花枝只覺得她實在不可理喻,“我說過了,我沒有告狀,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。”

    玲瓏指著花枝的鼻子說道:“鐲子的事情已經過去這么久,王爺已經責罰過你了,既然你已經擔下此事,又為何要將事情說出?銀子的事情也是,既然大家已經斷定是小舞,我也不打算再偷了,你為何還要查小偷?看著我受苦受難你就開心了?”

    她這話說得花枝一陣糊涂。

    原來人還可以這般顛倒是非黑白,明明是她做錯的事,為何還能如此理直氣壯的,讓別人來負責?

    花枝看著她沉默了許久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為花枝是不是如從前一般,不敢反駁玲瓏的話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幽幽的眸子轉向花枝,看著她的側臉。

    半晌,花枝冷聲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為何要替你承擔責罰。”

    沒有人聽到過她用這種語氣說話,齊齊驚訝的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秀氣的臉上也露出幾分惱意,語氣中,有三分像顧長夜的感覺,“我同你非親非故,為何要承擔你的錯誤,若是我犯了錯讓你幫我承擔,你就甘心嗎?還有,不是我要看你受苦受難,而是你做錯了事,受苦受難的人就該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玲瓏惱羞成怒,將周圍還有旁人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凈,一步竄到花枝面前,一把抓走花枝發頂的頭發,發狠的扯起來。

    花枝雖然猜到以玲瓏的性子,事情敗露后,定會惱羞成怒,卻沒想到,她竟然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動手。

    周圍沒有一個人上前將她們二人分開的意思,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模樣。

    花枝只好自己奮力地掙扎,想從玲瓏的手中掙脫出來。

    可玲瓏的手抓的太緊,哪怕稍稍動一下,頭皮上都會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你就是看不上我,看不上我什么都比你好!所以處處針對我!我一定要抓花你的臉!”玲瓏大聲喊著,另一只手已經抬起,朝花枝的臉抓去。

    花枝眼看著她的指甲越靠越近,心底一涼。

    以過去玲瓏對她拳打腳踢的狠勁來看,這一抓定是要很痛的,搞不好就真的會毀容。

    她正想著時,顧長夜已經走到她身后,伸手攔住她的腰,將她往自己的懷中的帶,然后一腳便將玲瓏踹飛出去。

    看熱鬧的眾人連忙低下頭。

    一看顧長夜緊繃的臉色,便知他此刻心情不佳,沒有人想惹火上身。

    這時三個侍從從遠處小跑過來,停在顧長夜面前,拱手說道:“王爺,銀子已經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冷漠的應道,然后緩緩開口:“將玲瓏送去衙門。”

    銀子?

    花枝揉著自己發痛的頭頂,疑惑地抬頭看向顧長夜。

    他事先就安排了人去找銀子,難道說,他早就知道是誰偷的?那為何還要讓她查?

    花枝想不明白,只能疑惑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那邊的玲瓏聽到要被送去衙門,倏然大哭起來,翻身跪爬到顧長夜的腳邊,扯住他的衣擺哀求道:“王爺,奴婢知錯了!不要送我去衙門,我也是迫不得已!我母親病了,需要看病的銀子,可我現在的月俸太少,我是實在沒辦法了,所以才會偷別人的銀子,我再也不敢了!王爺就饒我一次吧!”

    玲瓏聲淚俱下,可顧長夜卻不為所動,嫌惡的將她的手揮開,

    “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侍從走上前,將玲瓏從地上架起,強行給拖走了。

    玲瓏的哭聲越來越遠,眾人依然保持著沉默。

    許久,李婆婆才回過神來,臉上換上殷勤的笑容走到顧長夜面前,“總算抓到真正的小偷,銀子也找回來了,王爺英明!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理會李婆婆的話,偏頭看向呆傻的花枝。

    和他的視線撞上,花枝怔了一下,然后急忙慌張的將視線移開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?”顧長夜說道。

    忘掉了什么事?

    花枝仔細回憶了一下,也不知道顧長夜所說的到底是何事。

    見她自己是想不起來了,顧長夜只好替她回憶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,證明了小舞不是小偷,便要李婆婆給你道歉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語調微涼,同過去沒什么兩樣,可花枝偏偏聽出是在護著自己的味道。

    這件事明明只有玲瓏、李婆婆還有她自己三個人知道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花枝奇怪地看向他,可迎上他如墨跡深黑般的眸子時,花枝便瞬間明了。

    其實他什么都知道,只要他想,他手下的人可以讓他知道府里所有的事。

    在顧長夜的面前,她展現的不過是可笑的小聰明而已。

    花枝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李婆婆看著二人,心里打著鼓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就是阿奴將此事告訴給的王爺,故意讓她下不來臺。

    她便更加認定,阿奴只是表面上那樣的柔柔弱弱,其實心機深得很。

    李婆婆暗暗地看向花枝,眼底滿是刻薄蠻橫,良久慢聲細語的說道:“我也是為大家著想,這才和阿奴生出些誤會。阿奴是想聽我的道歉嗎?”

    她可以加重了道歉二字,隱隱帶著威脅的意思。

    花枝的思緒有些發散,聽見李婆婆的聲音后,便有些失神的說道:“若是李婆婆不想道歉,便算了。”

    說者無心,可聽者有意。

    花枝說完,李婆婆的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什么叫她不想道歉,這不就是變著法的顯示自己寬宏大量,而她是個敢做不敢當的小人嗎?

    李婆婆氣得臉發黑,可花枝根本沒有細想剛才的話,也不知自己隨口敷衍的話,竟讓李婆婆產生這么多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是李婆婆對不起你!李婆婆誤會你了!夠了嗎?”李婆婆咬牙切齒地說著。

    花枝這才抬眼看向她,仍然不解她為何這副模樣。

    可不管李婆婆的道歉是不是出于真心,這些話都是花枝想聽到的。

    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算了,卻沒想顧長夜又冷聲說道:“既然如此,明日李婆婆也去給小舞道歉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顧長夜的余光瞥過花枝的側臉。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話,花枝的心底一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話,李婆婆半點不敢反駁,只好低下頭強忍著氣,“是,王爺。”

    眾人都低著頭互相遞著視線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今夜的事情都讓花枝出盡了風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掃視眾人,最后沉聲說道:“都散了吧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