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64章 溫柔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64章 溫柔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話,李婆婆連忙帶著眾人散去,原本吵鬧的花園里,頓時冷清下來。

    花枝提著燈籠站在顧長夜的面前,聽著周圍的寂靜無聲,總覺得要說些什么,又不知該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今日的事,顧長夜應該算是站在她這一邊吧?

    好像這是七年來第一次,他愿意相信她的話,還給她機會,讓她試著去證明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一言不發的花枝。

    燈籠里晃動的燭光,映在她的眼中,顯得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只是現在的她有些狼狽,頭發因為剛才玲瓏的撕扯變得十分凌亂,臉蛋上也沾到玲瓏手心中的紅色汁液。

    她眨著水色漣漪的杏眸望著他,印著燭光,而光中只有一個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色微微一沉,片刻后緩緩抬起手,伸向花枝的臉。

    他輕柔的將花枝臉頰上的紅色抹去,可擦掉之后,還有些不舍的流連了一陣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僵住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溫暖,在她的臉頰上留下星火。

    許久,花枝反應過來,下意識的將頭向一旁偏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著她的動作,顧長夜手上一頓,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“別動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從他的唇瓣間流出,花枝便像是被他施了魔咒一般,再不敢動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手從臉頰轉向花枝的發頂,將她凌亂的發絲一點一點理順。

    雖然看不到,但花枝能感覺到,他理的十分仔細。

    花枝的心跳又開始不由自主的加快。

    她試圖平復這種感覺,反復不停地提醒自己,不要越陷越深,她與顧長夜是不可能有結果的。

    可這顆心,已經不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它的高興與難過,歡喜與失落,都在顧長夜的身上,她每次勸服自己清醒后,只要顧長夜再次靠近,那顆心便又會陷進去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下意識的吞咽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她的那副神情有些好笑,就像是一個小孩子,想要喜歡的玩具,又不敢任性,苦苦隱忍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眼底一陣柔軟。

    “蝶豆花,我好像并沒有講過這個,你又是從哪里知道的?”他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覺得眼前的人定是她的幻覺。

    為何她從顧長夜清冷涼薄的聲音里,聽出幾分溫柔?

    花枝臉頰微紅的低下頭,“就是之前在賈宅幫過我的那個老爺爺,他是個神醫,他的醫書上記載過蝶豆花這個特性,蝶豆花還可以做茶,喝下后有滋養身體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她說完,顧長夜也將她發頂最后一根凌亂的發絲理順,但沒有移開的意思,而是落在花枝的頭上。

    還記得初見花枝時,她小小的一個,站直身子也才不過剛到他的腰間。

    可如今已經長得同他肩膀一樣高,出落得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想到這些,顧長夜的眼簾微垂。

    花枝不知他在想什么,猶豫半晌,低聲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王爺,您早就派人查出小偷是玲瓏了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不做聲,算是默認。

    花枝倏然感覺,自己今日自作聰明的模樣實在丟人。

    “那王爺為何還要將小舞姐姐關起來?還讓我去查這事?恐怕王爺第一日就已經知道小偷是何人,而我查起來卻足足花了三日......”

    她低聲說著,半是不解的疑問,半是埋怨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笨。”顧長夜冷淡地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眨著眼睛看向他,“我用了這么笨的法子,王爺是不是覺得我笨死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如冰山的臉龐,有一瞬的柔軟。

    “還好,不算太笨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收回手,轉身向后走去。

    花枝一陣愣怔。

    不算太笨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,過去顧長夜從沒有說過,對花枝來說已經算是夸獎了。

    花枝抬手緊緊按住心口。

    拜托,不要再這樣亂跳下去了,只要對他好,將所有欠他的還給他就夠了。

    不能動心,不能喜歡,他的良配另有其人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轉頭看向他,面色已經恢復成往常冰冷的模樣,冷聲說道:“你是不打算為本王提燈了嗎?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聲音,花枝回過神,急忙小跑上去,將手中的燈籠舉到他身旁。

    二人在幽暗的花園里向前走著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晃動的燈火,忽地想起八寶琉璃盞的事,心里暗暗思忖著,最后還是決定主動承認錯誤,或許還能求他輕罰。

    “王爺,之前您讓我想想八寶琉璃盞放在哪里了,我實在不知將那物件放在哪里了,還請王爺責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鼻音清淡的回應,然后略微沉默一陣后,開口說道:“比起你,長柳更應該罰,本就應是她整理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連忙說道:“不怪長柳,是我非要幫忙的,王爺要罰,便罰我吧!”

    看她一副焦急的模樣,顧長夜微微挑眉,“你的記性不是向來好嗎?怎么忘記八寶琉璃盞放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花枝自責的低下頭,“那日是我大意,長柳說不需要我幫忙,我便隨手放下,之后,八寶琉璃盞便不知去向了。”

    “御賜之物,你也敢隨手放在正堂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忽地怔住,半晌有些木衲的開口:“王爺......是怎么知道,我將它隨手放在正堂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一聲,“你說呢?”

    “八寶琉璃盞是王爺收起來的嗎?”花枝向顧長夜湊近幾分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還帶著酸味,顧長夜微微皺眉,可最后還是沒有和她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花枝沒有注意到他的神情,繼續問道:“那王爺為何還要讓我想想它放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回答她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的側臉,下一秒便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日,就是因為長柳說起顧長夜讓她回憶八寶琉璃盞的位置,她才想起,可以先找到被盜的銀子所藏的位置,再去想法子找小偷。

    “所以,王爺是在提醒我嗎?”花枝試探性地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依然一言不發,半點沒有回答她話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言語,花枝還是覺得心底已經被他帶起陣陣波瀾。

    她曾無數次羨慕沈憐,可以得到顧長夜的悉心教導,可眼下,顧長夜這算不算是也在教導她呢?

    花枝低頭淺笑。

    良久,她軟糯的聲音飄進顧長夜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王爺果然很溫柔呢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