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65章 算了吧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65章 算了吧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走進南苑時,路嬤嬤正坐在院子里,手右手拿著一把剪刀,左手拿著一張紅紙,眼睛微瞇著,神情十分認真的裁剪著。

    看見他,路嬤嬤將手中的兩樣東西放下,從石椅上站起,欠身說道:“老奴見過王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抬手將她扶住,“不是說過,在王府內嬤嬤不用多禮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他慈愛的一笑,順著顧長夜的動作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“都成習慣了,怎么改的掉,王爺就隨老奴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在她的對面坐下,視線滑過她的身后,低頭打掃的小婢女。

    杜鵑被打發走后,顧長夜便給路嬤嬤安排了新的婢女。

    “新換的下人可還用的習慣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其實之前的杜鵑也挺好的。”路嬤嬤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神色微冷,“那個話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王爺想往老奴這里塞個啞巴不成?老奴倒想要個話多的孩子陪著,還能解解悶兒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半是玩笑的說,顧長夜卻沒有半點玩笑的意思說道:“若覺得這個不好,一會兒再叫個新的來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這個孩子挺好的,不用換了。”

    看著顧長夜板著臉冰冷的模樣,路嬤嬤無奈地嘆氣,繼續說道:“老奴記得,王爺小時候很愛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貴妃娘娘......”話說到一半,路嬤嬤看向顧長夜的臉色,便將剩下的話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提到生母的事,顧長夜拿茶盞的手頓了一下,眸光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的意思,于是視線轉動,看向石桌上面裁剪了一半的紅紙。

    他拿起紅紙,“嬤嬤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剪幾個囍字。”路嬤嬤看向他手中已經剪出一半的囍字,輕聲說道:“許多年未剪過,手都有些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記得過去母妃的寢殿中,有幾個嬤嬤剪的囍字,我看著嬤嬤的手藝,和過去還是一樣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說的路嬤嬤眉開眼笑,眼尾的褶皺都染上喜色,“拿出來練練,老奴還想著等哪日王爺成親,剪個龍鳳呈祥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話音落下,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“前些時日老奴聽李侍衛說,這段時間王爺和慕家的大小姐走的很近?”

    路嬤嬤聽說這件事之后一直覺得歡喜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終身大事,她一直放在心上,同他一般大的男子皆早早成了家,路嬤嬤便一直擔心,顧長夜將嫁娶之事一拖再拖,最后再真的成了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他那涼薄冷漠的性子,需要一個貼心的女子來陪著。

    雖說路嬤嬤知曉他心中只有查清當年真相,與家國朝政的大事,但還是盼望他能幸福,可以像尋常男子一般,娶妻生子,兒孫滿堂。

    “我聽說慕家小姐端莊有禮,在都城是有名的閨秀,王爺若真能娶了她,那定是極好的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自顧自地說著,最后一個字落下,才發現顧長夜的神色一直陰沉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默,半晌才幽幽說道:“同慕小姐的事還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一頓,然后笑著說道:“是急不得,王爺的婚事還要等皇上賜婚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朝局不穩,司禮司的事情又剛到我的手中,我已同皇上說過此事,同慕小姐的親事還要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聽顧長夜如此說,路嬤嬤的臉上的笑意一點點沉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是因為朝局不穩,還是因為那丫頭?”她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神色沒有半點波瀾,拿起茶盞輕抿一口,淡淡地回道:“嬤嬤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眉心蹙起,不過片刻后又緩緩松開,長嘆出一口氣,“昨夜抓小偷的事,老奴也聽說了,王爺這么做,怕是今后王府里的下人們,再也不敢去找她麻煩了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不言,靜靜地聽著路嬤嬤往下說。

    “王爺不是說她只是發泄仇恨的工具嗎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不假思索的便將答案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可他眸底隱隱閃過的情緒,卻讓路嬤嬤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向她,“可發泄仇恨這種事,當以拿仇家心愛之人,加以萬劫不復之痛,方能達到心中所愿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可花枝,在溫云歌那里,并不是什么心愛之人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個字說出口,顧長夜的眉心略微一皺。

    “王爺這是什么意思?”路嬤嬤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溫云歌對自己的孩子沒有半點疼愛,反而十分憎惡,如此一來,向她報復反倒顯得無趣了。”顧長夜涼涼的說道。

    路嬤嬤嘴巴張了張,可想了想,肚子里的話便化成一聲輕嘆。

    “罷了,都說稚子無辜,她的事情老奴也都聽說了,被人販賣,受盡折磨,來到王府每日也是被人欺凌,看她也不是個壞心眼的孩子,這段時間刁難她,倒顯得老奴像是個壞人......就這樣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算了吧。

    顧長夜低垂眼眸,掩去眸底洶涌的情緒。

    他們兩個之間真的可以在這個位置,就這樣算了嗎?

    見顧長夜沒有說話,路嬤嬤接著說道:“既然王爺打算放過她,那不如將那個孩子送到南苑來,陪著老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顧長夜了斷的說道。

    路嬤嬤奇怪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,“她笨手笨腳,還總是惹禍,還是放在我眼底下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顧長夜站起身,“我還有事情要處理,嬤嬤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看著顧長夜走出南苑,無奈地搖頭。

    “明明心心念念,還要裝作一副不在乎的模樣......”

    從南苑走出后,顧長夜直接朝王府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門口的馬車已經備好,李叢就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看見顧長夜走出來,李叢急忙走上前低聲說道:“王爺,現在出發嗎?”

    心里估算了一下時辰,和慕小姐約定見面的時辰還未到。

    顧長夜思忖片刻,忽地想起昨夜花枝提起過老爺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個叫陳德的人已經處理好了嗎?”

    見顧長夜忽然提起此事,李叢略微一怔,然后揚起唇角,笑著點頭,“早就處理好了,王爺沒問起過,我便也就沒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阿奴要是知道了,一定會感動的想哭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眸光寒冷看向他,“閉嘴。”

    李叢連忙將嘴巴閉緊,不再言語。

    顧長夜負手走向馬車,在馬車前又忽地停下。

    “去將阿奴叫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帶她去看看吧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