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67章 看不透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67章 看不透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馬車行下山坡并沒有回到都城,而是掉頭向另外一個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比起來時的不安,再坐上馬車時,花枝的臉色好了許多,臉頰上因為開心還微微泛起紅暈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,淡淡地落在身旁那束小花上。

    腦海里卻全是花枝剛剛笑著的模樣,無論他如何驅趕,都無法趕走那個笑容。

    花枝轉頭看向他,他便不動聲色的將落在花上的視線收回。

    “王爺真的不要這束花嗎?”花枝微微歪頭,看著他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漠的回答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失落,不過轉瞬她便打消心底的失落,拿起那束小花,自己擺弄起來。

    最后馬車停在十里亭前。

    花枝走下馬車,一眼便看到亭子里坐著的慕小姐。

    原來他是出來見慕小姐的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苦笑一下,再抬起頭時,神色便恢復了正常。

    顧長夜撩起衣袍走下馬車,朝十里亭走去,花枝和李叢便留在馬車旁。

    看著顧長夜走向慕小姐的背影,花枝的唇角微微彎起。

    不管他身邊的人是誰,只要他幸福就好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花枝的心情又開始好起來,低頭擺弄起小花,沒一會兒,手中就多了一個剛好可以帶在頭上的花環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從看見,忍不住說道:“你還會做這個?”

    “以前看別人做過,自己就試著學了學,做的也不好。”花枝笑著說道,然后將手中的花環帶在李叢的頭頂上,仔細打量了一番,“嗯,很適合李侍衛你呢。”

    李叢將從頭上把花環拿下來,“我一個大男人怎么能帶這個,這東西都是你們小姑娘家喜歡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又將花環帶在了花枝的頭上。

    花枝將頭上的花環扶正,朝他燦爛的一笑。

    看她笑的開心,李叢的神情也跟著一軟,“看來今日你很開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枝點頭。

    “因為王爺?”

    聽到李叢這么問,花枝一頓,然后眉眼笑的更加璀璨,更加用力的點下頭,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叢雙手環胸,看向不遠處十里亭內坐著的二人,長呼出一口氣,“也不知道王爺現在開不開心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怔,也轉頭看向十里亭。

    和慕小姐在一起,他一定是開心的吧?

    “這幾日事情發生的太多,王爺總是冷著臉,雖然旁人看不出,但我知道,王爺定是累得,我倒也想做一些事,能讓王爺開心一下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淡下來。

    她想起那日在梔子樹下,他的模樣。

    從他冰冷盔甲的縫隙間,她窺探到了他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一個傷痕累累的他。

    “王爺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一個人抗。”李叢在一旁自顧自的說道:“越是重的擔子,王爺越是自己一個人抗,我能做也不過盡所能的輔助王爺而已,卻不能讓他開心起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轉頭看向李叢,半晌唇角露出一抹淺笑,“你的心意王爺一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李叢笑著挑眉,“王爺是什么人,一眼便能洞穿所有人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他停頓一下,然后轉頭故作神秘地說道:“不過有一個人的心思,王爺就看不出。”

    他將花枝的好奇勾起,“誰?”

    “王爺自己的。”他壓低聲音說道,像是隔著這么遠的距離,他都怕顧長夜聽到一般。

    “王爺自己的?”花枝奇怪的重復了一遍李叢的話。

    李叢笑著問她:“你知道王爺在想什么嗎?”

    他在想什么?

    花枝若有所思的重新看向顧長夜的方向。

    亭子里,慕小姐輕柔淺笑的說著什么,而對面的顧長夜卻一如既往地冷漠,一身清冷疏離,偶爾淡淡開口,也不見神情有半點柔和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這世間或許沒有能看透王爺的心思吧。”花枝喃喃地說道。

    李叢看著她的側臉,長嘆一口氣,無奈的搖著頭,“怕是這世間只有王爺自己,和你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花枝不解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上次王爺給你送燕子,你都么明白嗎?”李叢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皺緊眉頭,聽得更是云里霧里,“燕子?王爺何時給我送過燕子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上次王爺被關進天牢,你住在客棧時,本來是我要去的,后來是王爺去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嘴巴微張地看著他,暗暗地梳理著頭緒。

    她記得明明是那名暗衛去給她送的燕子,怎么會是顧長夜呢。

    那個人個子很高,好像和顧長夜差不多,視線鋒利,看向別人的時候總是幽深冰冷的,也很像顧長夜,可他的懷抱卻和他的視線截然相反,很溫暖......

    想到這,花枝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個人就是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時王爺不應該正在天牢中嗎?”花枝神色有些失措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爺是何人,自然有法子出來。”

    聽到李叢這么說,花枝開始發起呆來。

    她好像又多欠顧長夜一次。

    那天是他從天而降,將她從小啞巴的刀下救下,后來又在客棧里保護她一次。

    想到這,花枝臉色微微一紅。

    這么說來,那天輕薄她的人也是他?

    李叢在一旁看著花枝的神色,一會兒震驚,一會兒苦惱,一會兒羞澀。

    “王爺沒和你說這事嗎?”他奇怪地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搖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從沒有和她坦白過這件事。

    李叢撇了撇嘴,壓低聲音說道:“估計王爺不想說,你就裝作不知道吧,若是讓王爺知道是我說的,一定會讓我去吃板子的。”

    他說了什么,花枝根本沒有聽進去。

    李叢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發什么呆?”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,有些泄氣的說道:“欠王爺的,我好像這輩子還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李叢被她的話逗笑,“至于嗎?”

    “至于,我這人也不知是怎么了,四處欠人情,都不知怎么還。”

    “哦?王爺倒好說,你還欠了誰啊?”李叢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嘆氣,想起老爺爺死前的心愿。

    躊躇半晌,最后她還是決定向李叢求助。

    “就是今日墓碑里埋葬的那位老爺爺。”花枝轉頭看向他認真地說道:“在賈宅,是他和賈文拼命,才將我護住的,他死前有個心愿就是找到他的兒子,將他畢生心血所著的醫書交給他兒子。”

    李叢一邊聽著,一邊點頭,“這個應該不難,可有什么線索,我試著幫你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花枝歡喜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李叢肯定地點頭。

    聽到李叢愿意幫她,花枝笑的更加燦爛。

    二人卻都沒有注意到,十里亭那邊投來的幽幽視線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