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69章 折紙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69章 折紙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馬車停在王府前。

    顧長夜一路上一言不發,周身的寒氣甚至越過車簾,連坐在車外的李叢都能感覺到。

    花枝跟在他身后走進王府,剛好碰見沈憐在正院。

    沈憐看見二人一起走進來,神色也沒有什么變化,而是乖順的朝顧長夜欠身,“小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面色上的陰沉稍稍緩和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這是去哪里了?”沈憐歪頭問道,一副小女兒家的嬌俏神態問著。

    她現在的模樣,終于同過去她未表露自己心意時變得一樣。

    見她的樣子,顧長夜想著她應是放下了那些心思,眼下這般是最好的,他永遠是她的小叔叔,可以護她一世安康。

    同慕家的事情,沈憐已經知曉,顧長夜便也沒再打算再做隱瞞,“今日和慕小姐有約。”

    沈憐的眼珠一轉,眼底閃過一抹深長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去找我未來的小叔母,不過......”沈憐看向他身后的花枝,“小叔叔,您去見慕小姐,怎么還帶著阿奴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頭稍稍向后一偏,“需要人侍奉,便帶著她了。”

    沈憐若有所思地點頭,然后略作猶豫的樣子,“可是......小叔叔下次再去見慕小姐,還是帶著長柳吧,帶著阿奴,怕是......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知道她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慕小姐將來要坐的是王妃之位,而他去見慕小姐,卻把一個通房帶在身邊,確實說不過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默聲片刻后,開口說道:“我有分寸,這幾日事多,你的功課我來不及看,但也莫要落下,一會兒去我書房再取幾本書吧。”

    沈憐笑著一欠身,“好的,小叔叔!”

    她聲音親昵甜蜜的叫著,眼神卻不動聲色的瞥著顧長夜身后的花枝。

    本來就是想暗暗提醒花枝,她不過就是一個通房,上不了臺面,卻沒想花枝像是沒聽懂一般,臉色上沒有絲毫變化。

    沈憐暗暗唾罵,還真是厚臉皮。

    花枝不是沒聽懂,只是這件事她早早就想的通透,所以也沒有了失落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對了,后日陶大人要到府中,他的獨子也會一同前來拜訪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說起這事,沈憐愣了一下,轉瞬便明白了他的用意,“小叔叔是想讓我見見那位陶公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淡漠的應答,沈憐的臉色微微一僵,“小叔叔就這么著急讓我出嫁?想隨便找個人就把我送出去?”

    她的話讓顧長夜皺起眉頭,“我怎么會隨便找人把你送出去,自是會為你挑選最好的郎君,不過是見見,你若不喜歡,自然是不會逼你。”

    沈憐氣鼓地看著他,片刻后長呼出一口氣,一副妥協的樣子,“好吧,聽小叔叔的便是,若沒有旁的事,憐兒先回房間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點頭,看著沈憐離開后,然后自己也沉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花枝就沉默的跟在他身后,快到書房前時,顧長夜忽然停下,背對著她說道:“我要處理公務,不要跟來。”

    然后不等花枝回應,他便大步走進書房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書房的門緊合上,呆愣半天才想明白。

    顧長夜并不是和慕小姐生氣,而是在和她生氣。

    花枝仔細想了想,剛剛在馬車上顧長夜說的話,難道是因為她的笑惹得他心煩了?

    她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臉。

    明知道顧長夜討厭她,看見她笑得那么開心,他自然是厭煩的。

    平日里她都有收斂,今日開心過了頭,所以才會一時沒有把握住分寸。

    她低聲嘆氣,轉頭朝正院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,長柳正坐在椅子上疊著什么,看見花枝回來,她笑著說道,“阿奴,你總算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枝點頭,卻是一副懨懨的神情。

    看她的模樣,長柳瞇起眼一副探究的樣子打量起她,“怎么了?王爺又沒把你賣掉,你怎么還這樣的表情?”

    花枝在她身旁坐下,“我,又惹王爺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聽見她這么說,長柳也是一副好不稀奇的模樣,繼續擺弄著手里的紙。

    “你大概是王府里,惹王爺生氣次數最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她停下手看著前方,若有所思地說道:“你說這算不算是,王爺對你的另一種寵愛呢?若換了旁的下人,怕是惹火王爺一次,就會被趕出王府吧,前幾日,那個杜鵑就因為惹惱王爺,就被王爺趕出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杜鵑?”花枝驚訝的看向她,“她被趕出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長柳點頭,然后低頭繼續擺弄手中的紙。

    見她十分認真的模樣,花枝好奇地看向她手里,已經被折出無數痕跡的紙上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折紙。”長柳從一旁拿起一個已經折好的紙,遞給花枝,“這是我剛折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接過,仔細打量一番,然后笑著夸道:“你這小狗折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長柳的臉色頓時一沉,將她手中的紙搶回去,“這明明是小兔子,你這什么眼神兒?”

    花枝不好意思的沖她笑笑,然后拿起長柳身邊未折過的紙,也開始動手折起來。

    長柳眨眼看著花枝的動作,沒一會兒,她的手中就多出一朵梔子花。

    “你,你還會這個?!”長柳有些興奮地拿過她手中的梔子花。

    花枝輕笑,“王府里梔子花最多,我以前一個人覺得無聊時,就會用廢紙折。”

    對紙梔子花愛不釋手的長柳,忍不住夸贊道:“折的真好,你這以前沒被人白欺負啊,一個人的時候學會了這么多東西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怔,然后轉頭露出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她所有被人夸贊的能力,都是從和苦難的作斗爭而來。

    也不知,是不是要謝謝那些曾經刁難過自己的人,若不是她們,或許就不會有現在的花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折的?教教我。”長柳看向她。

    花枝點頭,又拿起一張紙,一步一步的講給她。

    看她又折好一個,長柳舉起兩朵花,對著身后的梔子樹說道:“你折的都可以以假亂真了,我看以后王府里的梔子樹開不開花,都無所謂了,你折出來的就可以代替!”

    花枝的眼睛倏然一亮。

    “你說得對!”花枝站起身,看向除了綠色的葉子,已經沒有一朵花的梔子樹,“我怎么沒想到呢,或許這樣就可以讓王爺開心起來。”

    長柳不解,“你說什么呢?”

    花枝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長柳,這次又要麻煩你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