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0章 不想麻煩他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0章 不想麻煩他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李叢坐在書房角落內的小桌前,低頭給司禮司的卷宗做著分類,不時抬起頭看向書桌前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想問什么?”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出聲問道,將李叢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”李叢語氣猶豫,片刻才將剩下的話問出來,“今日慕小姐惹您生氣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他了當的回答。

    李叢撓撓頭,嘟囔道:“我還以為是慕小姐說錯了話,惹您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神情一片淡漠,雖然聽見李叢的嘟囔聲,可卻不作理會。

    李叢一手撐著頭看著顧長夜,在心底偷偷琢磨著,這一路上到底是什么事情將他惹惱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因為慕小姐,他自己也沒做什么,那只能是在和阿奴生氣了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,李叢就發現王爺似乎對阿奴的事格外敏感,哪怕只是一點點小事,王爺都會格外的生氣。

    關于王爺的事,李叢自認為都很清楚,可唯獨和阿奴有關的事,李叢總是云里霧里。

    過去他不明白為何王爺會那么討厭阿奴,為什么如此討厭還不肯放她走。

    如今他不明白,為何王爺對阿奴有幾分喜歡,卻無論如何都不愿承認。

    感覺到李叢的視線,顧長夜抬起頭,蹙眉不悅,“怎么?偷懶?”

    李叢回過神,連忙說道:“不,不是,卑職這就......”

    說了一半,李叢突然停下,思忖片刻后,抬起頭看著顧長夜問道:“王爺,您為何那么討厭阿奴?”

    顧長夜也沒想到李叢會突然這樣問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世,王府里知道的人并不多,而顧長夜與溫云歌的恩怨,知道的人更不多。

    李叢雖然知道顧長夜和溫云歌之間的淵源,卻不知花枝身世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蹙眉,眉眼冰冷地看著李叢,“為什么問起這個?”

    “卑職就是很奇怪,王爺從不苛待下人的,可好像對阿奴......”

    很刻薄。

    最后三個字,李叢沒敢說出來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已經猜到他想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心疼了?”他的眼底忽地涌起一股陰冷,讓人汗毛倒豎。

    李叢畏怕的吞咽下口水,又隱隱覺得王爺問的似乎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心疼?他是挺可憐阿奴,看見她受欺負偶爾會心疼她,可王爺問的心疼似乎和他想的不一樣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李叢說完,顧長夜又開口問道:“你喜歡她?”

    李叢暗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這件事以前顧長夜就懷疑過他。

    他也忽然明白,今日王爺的心情為何突然變得不好起來。

    在顧長夜眸底的陰冷更深之前,李叢急忙開口,“王爺誤會了,卑職看阿奴,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般,所以才會關心她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垂下眼眸,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屋內一時靜默,氣氛也顯得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想要問的答案沒得到,反倒惹得王爺更加惱火。

    李叢一陣懊惱,急忙將嘴巴閉緊,不再去招惹顧長夜。

    卻沒想,顧長夜突然問道:“今日,她都和你說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低頭拿著筆,看似漫不經心的樣子,可他的手上并沒有動作,一看就是沒有把心思落在自己的筆尖上。

    李叢想了想,連忙事無巨細的給顧長夜講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陳羽?”顧長夜若有所思的重復一遍這個名字,然后哦抬起頭看向李叢,“她真當你神通廣大,什么事都去求你?”

    李叢苦笑起來,“阿奴不是這個意思,她是不敢求王爺,今日她還說起自己欠王爺的太多,怕是下輩子也還不清了,估計是不想再給王爺添麻煩,這才來找我幫忙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哼一聲,低下頭繼續翻看起卷宗。

    屋外的日頭落下時,李叢終于將所有卷宗分好。

    “王爺,這些卷宗卑職已經分好了,左邊的是司禮司這幾年承辦的大小祭祀,禮樂,宴會,右邊是司禮司這幾年經夏丞相之手的事項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聲應道,連頭都未抬一下。

    李叢知道顧長夜專心的時候不喜旁人打擾,便悄聲退下去,將門合了上。

    聽到關門聲,顧長夜手中的動作緩緩停下。

    窗外火紅的落日,燒透了半邊天,云霞形似一只只奔騰的野馬,朝著落日而去。

    他轉頭看向窗外,眸色深邃。

    某一瞬間,他好像隱隱明白了路嬤嬤說的那三個詞。

    口不對心,心口不一,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那他此刻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或許他明白自己的心中所想,可那個想法太過可怖,根本沒法說出口,要他如何心口相一。

    想著,顧長夜放下筆,站起身走出書房。

    走到正院時,剛好從自己房間出來的長柳看見他,臉色微微一變,急忙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王爺您回來了。”長柳低頭恭敬地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神色淡淡的‘嗯’了一聲,然后準備繞過她走進院子。

    見此,長柳連忙又硬著頭皮擋在顧長夜的身前,“王爺!”

    她突然大叫一聲,令顧長夜皺眉不悅起來。

    她神色古怪的太顯眼,明顯是不想他進院子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讓開!”

    顧長夜低呵一聲,將長柳嚇得縮起脖子,緊閉上雙眼,帶著哭腔的嘟囔著:“阿奴你要快點啊,我也攔不住王爺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她口中提到花枝,顧長夜的眉心皺的更深,直接伸手將她推到一旁,然后大步走進院子中。

    落日已于天幕中降下一大半,余暉鋪灑進庭院中。

    顧長夜剛踏進來,院子中央的梔子樹便落進他的眼簾。

    翠綠的枝葉間是一朵朵潔白的小花,迎著落日余暉,嬌羞著臉,好像一瞬間回到六月它最美的時刻。

    花枝站在樹下,神情有些焦急的踮著腳尖,拼命地將手中的梔子花,往最高的枝頭送去。

    費了好幾次力,都沒能將手中的小花送到最高的枝頭上。

    因為剛剛她聽到了長柳的聲音,知道應該是顧長夜回來了,她便更加著急,往枝頭上多放一些梔子花。

    明明這棵梔子樹并不高。

    想著,花枝有些氣急的向上跳了跳,可還是沒能成功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手從身后伸過來,從她的手中接過那朵梔子花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