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1章 期待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1章 期待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那只手,從自己的手中拿走梔子花。

    “紙做的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聲音就在耳旁,呼吸剛好輕輕地落在她的耳垂上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落在紙折的梔子花上,深色的眸底閃著微光。

    “在院子里就做這個?”顧長夜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,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梔子花,才想起來回答他的話,“王爺不是喜歡梔子花嗎?如果把這些紙做的梔子花掛滿枝頭,那么王爺四季都可以看見梔子花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捏著梔子花在指尖轉了轉。

    看著他認真打量著梔子花的模樣,花枝忍不住問道:“喜歡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神色一僵,視線緩緩移到花枝的臉上。

    她揚著小臉望著他,一副期待的模樣等著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這樣的神情,他不是第一次見。

    曾有多少次,她躲在角落里,就是用這樣的神情望著他。

    這樣的神情曾經令他厭惡作嘔,恨不得將她的一雙眼挖出,讓她永遠沒有辦法用這樣的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可現在,他的心底只剩下讓人目眩神迷的悸動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嘴巴微微張開,可是要說的話還未說出口,一陣大風忽然吹起,連帶著地上的塵土也卷起,讓顧長夜不得不又將嘴合上。

    枝頭上本就搖搖欲墜的梔子花,經不住枝頭距離的搖晃,被大風裹挾進空中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這風太大,吹得花枝一時閉上眼,再睜開眼時,發現自己掛在枝頭上的梔子花被大風吹得滿天都是,有些焦急地跳起來,想要抓住那些花。

    花枝伸出手,指尖卻剛好和在空中飛舞落下的梔子花擦過,她追著那朵花轉過身,卻剛好撞進顧長夜的懷中。

    “啊!王爺,對不起!”說著,她想后退一步和顧長夜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但沒想到顧長夜忽然抬起手抱住她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子僵住,許久才有些呆傻地抬起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正低頭看著她,深潭般的眸子泛起漣漪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做這些?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太過輕柔,讓花枝有些不知所措,“我,我想讓你開心。”

    心字剛落下,顧長夜的頭又向她湊近幾分,“為了報恩?”

    花枝猶豫了一下,然后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緩緩蹙起,剛剛有些溫柔的神色也在眨眼間凍結,恢復了往常冷漠的神情,聲音涼薄的問道:“你就沒有旁的想說嗎?”

    花枝也不知自己說錯了什么,為何顧長夜忽然又不開心起來。

    難道自己剛剛又笑了?

    花枝下意識的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臉,擺出有些認真的模樣說道:“我欠王爺的太多,王爺幾次三番救我,我也想為王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說完,顧長夜沉眸看了她半晌后,沉聲開口,“好。”

    花枝還在心里暗暗揣摩著這個‘好’,到底是什么意思,顧長夜倏然將她抱起,大步朝偏房走去,將她放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花枝瞪著眼睛,詫異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理會她,而是低頭解著衣襟上的帶子。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他脫得只剩下里衣,然后在床榻上躺下。

    他合著眼一只手臂伸著,指尖微微動了一動,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,沒有來偏房睡過,花枝本以為,他以后都不會來了。

    她側身坐在他身旁,呆傻地看著他的側臉。

    見她許久沒有動靜,顧長夜微微睜開眼,聲音輕緩低沉的說道:“不是要報恩嗎?我累了,陪我睡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臉一瞬間漲得通紅。

    也不想再給她思考的時間,顧長夜直接拉著她的手臂,將她拉進自己的懷中。

    屋外的天空還沒有完全暗下來,暮色穿過窗紙透進屋內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緊張的挪了挪身子,小聲開口:“王爺......還沒用晚飯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淡淡的鼻音,花枝抬起頭,視線剛好落在顧長夜的下巴上,“這么早就要睡嗎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王爺的公務處理完了嗎?”

    見花枝問個不停,顧長夜皺起眉頭,然后睜開眼睛看向她,本想讓她閉嘴,可看到她現在的模樣。

    她整個人縮在被子里,只留一個頭在外面,仰頭看著他,臉頰上像是抹了胭脂般,一片緋紅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陪睡,你緊張什么?”他輕挑眉梢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的眼睛倏然睜大一些,然后結巴地想要掩飾,“沒,沒有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發出一聲輕笑,抬起一只手,指尖在她紅透的臉頰上輕輕擦過,“那你臉紅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有些熱,王爺不要管我了,快睡吧。”花枝連忙說完,然后低下頭把臉藏起來,不想再被顧長夜看到。

    她將臉悶在被子里,還以為顧長夜不會再理她,卻沒想他忽然抓住被子里她的手。

    花枝感覺到顧長夜的指尖摩挲著她的掌心,留下一片癢意,那種癢意一直從手心傳到她的心底,害得她心里越發的亂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熱嗎?手還這么涼。”

    說著,她的手被他緊緊攥住。

    聽見顧長夜的話,花枝的心跳的更厲害,不敢將自己的手抽出來,也有些不舍從他的手心之中抽出。

    今日他不是生氣了嗎?可為何她又覺得,今日的他格外的溫柔。

    花枝不敢再吐露一個字,生怕自己一張嘴,心就要從自己的嘴中蹦出來。

    屋外夕陽的余暉漸沉,屋內的兩個人再無一言,只是沒有了噩夢的驚擾,一夜好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沈憐坐在銅鏡前,看著身后的子俏,將一支金絲纏珠的發簪插入自己的發間,神情一片陰冷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真的要去見見那個陶公子嗎?”子俏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
    沈憐的視線一涼,抬手從自己的首飾盒中,拿出一支金葉海棠粉瑪瑙的發簪擺弄起來。

    “既然小叔叔要我見,那就去見見。”

    聽她這么說,子俏試探性地問道:“那小姐對王爺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是見見而已,我沒打算放棄小叔叔。”沈憐冷笑起來,然后將手中的發簪遞給身后的子俏,“頭頂的這個發簪不好看,帶這個。”

    子俏低頭接過。

    沈憐看著鏡中的自己,唇角緩緩露出笑容,眼底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“雖然不想要,但是我不介意多一個愛慕者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