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2章 拒絕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2章 拒絕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打扮好后,沈憐帶著子俏朝著正堂走去。

    正堂里,顧長夜坐在主位上,左側是名蓄著兩撇八字胡的中年男人,還有一個長相干凈,白潤文弱的青年。

    看見沈憐走進來,顧長夜本來微涼的眉眼放柔和些許,“憐兒。”

    沈憐乖巧的走上前,“小叔叔早安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輕輕點頭,然后面向身側的兩人,“這位是朝請大夫陶知節陶大人,身旁是陶大人的兒子,朝議郎陶允。”

    沈憐唇畔是乖順軟糯的笑意,轉身面向陶家父子二人,低頭輕聲說道:“見過陶大人、陶議郎。”

    陶大人上下打量著沈憐,笑著夸贊起來,“之前下官也來參加了沈小姐的及笄宴,當時只是遠遠的看著,就覺得沈小姐真是端莊知禮,今日這么近著瞧,更覺得沈小姐真是不同于其他世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聽到陶大人的夸贊,沈憐有些羞澀的垂下頭。

    “憐兒坐下吧。”顧長夜倒是對陶大人的話沒什么特別的反應,看著沈憐淡淡地說道。

    沈憐點頭,走到右側的座位上坐下,然后暗暗用余光打量起這位陶議郎。

    朝議郎在朝中不過是一個正六品文散官,沒想到顧長夜給她挑選的良配竟是這樣一個小官。

    想一想,沈憐就有些生氣,難不成顧長夜覺得她就只配一個小小的朝議郎嗎?

    而且,這個陶允生的雖周正,但文文弱弱,一股子書生氣,沈憐越看越不喜歡。

    她將視線悄悄轉向坐在正位上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劍眉星目,五官各個生的硬朗俊秀,拼湊在一起像是一幅畫般,半點不會給人柔弱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才是她心上人該有的模樣。

    暗想著,沈憐的唇角偷偷揚起一個笑。

    “這次赫然派遣特使來我蜀國之事,皇上已經全權交給司禮司,陶大人之前在赫然游歷過兩年,應該對赫然的習俗很了解吧?”顧長夜端起茶盞,聲音清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陶大人笑著回答:“是啊!若王爺有需要,盡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輕輕點頭,沉聲思忖片刻后,抬頭看向沈憐。

    “憐兒,我同陶大人要說些正事,你帶陶議郎去花園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憐的眼底閃過些許不愿,不過只一瞬,她便聽話地站起身,笑著說道:“好,陶議郎這邊請。”

    陶允抬頭看著她微愣片刻后,然后才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起身的瞬間,沈憐好像看見他露出一抹苦笑,不過只是眨眼一瞬間,沈憐便也沒有多想,帶著陶允走出正堂。

    看著二人走遠,陶大人轉過頭朝顧長夜拱手說道:“王爺能瞧得上犬子,實乃我陶家的榮幸,”

    顧長夜彎起唇角,聲音卻冷漠地說道:“陶大人不要多想,我確實有正事同陶大人說,陶議郎還是不要牽扯在其中的好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陶大人立刻斂起臉上的笑意,嚴肅起來,“王爺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我朝與赫然雖然一直以來沒有紛爭,但也不算交好,這幾年赫然吞并周邊小國,勢力大漲,可卻突然要和我朝結好,陶大人,這件事你怎么看?”顧長夜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陶大人臉色越發沉下去,思忖良久方才開口,“這,下官也不敢妄加揣測,但慎重起見,不得不猜測赫然此行是帶有目的的。”

    “陶大人是個聰明人。”顧長夜輕笑,“和本王所想的差不多,但既然赫然主動提出結好,我們也不能拒絕,赫然在都城停留的這段時間,就當對每件事都留心。”

    陶大人一邊認真地聽他說,一邊點頭。

    “第一件要留心的事,便是十二日后的洗塵宴,要安排的好。”顧長夜抬眼看向他,幽幽的說道。

    陶大人瞬間明白顧長夜的用意,連忙再次拱手,“若王爺信任,便將此事交給下官,下官可以同司禮司一起準備。”

    “司禮司的人我現在還信不過。”顧長夜沉聲說道:“所以,可能要陶大人多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陶大人明了的點頭。

    二人在正堂里說話的時候,沈憐正帶著陶允往后花園走著。

    陶允跟在沈憐身后,一言不發,半點沒有要和她交談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憐蹙眉,暗罵這個陶允還是個悶葫蘆。

    越發覺得此人無趣,沈憐的臉色漸漸沉下來,也不想在他面前裝模作樣。

    路過的幾個下人看見沈憐,急忙低頭喚人,又忍不住好奇的偷看她身后跟著的男子。

    沈憐朝她們橫眼一瞪,便嚇得那幾個人又連忙低下頭。

    剛滿意地收回視線,忽地腳下一絆,沈憐整個人向一旁倒去。

    她本能的向陶允伸手,還以為他會扶自己一下,卻沒想他不僅沒伸手扶她,反而向旁邊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幸好最后她扶住一旁的欄桿,才沒有摔倒。

    想到陶允剛剛那一瞬的反應,沈憐的臉色逐漸變得難看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她聲音陰沉地問道。

    似是也感覺到自己剛剛的反應不太好,陶允有些歉意的說道:“剛剛是在下沒反應過來,對沈小姐實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沒反應過來?”沈憐臉色鐵青地看著他,“就你這反應,還想來攀王府的親?你以為小叔叔會把我嫁給一個眼看著我摔倒,連扶都不肯扶一下的人?”

    陶允看著她愣了一陣,然后低頭輕笑出聲。

    見他笑了,沈憐臉色更加難看,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次沈小姐的及笄宴,在下也在場,沈小姐當著眾人的面,向恭親王殿下示愛,在下可是記得一清二楚,因此,在下還以為沈小姐并不想接受旁人的求親。”

    提起及笄宴上的事情,沈憐神色上閃過一抹尷尬。

    那次的事算不上好,所有人都看到她事態的模樣,而且顧長夜還當眾決絕的拒絕她,實在是丟人。

    陶允一雙眼笑的彎起,問道:“難道不是嗎?”

    沈憐眼神有些閃躲的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在下不扶沈小姐便沒有錯。”陶允面不改色,理直氣壯地說道:“既然沈小姐無意,在下無情,就理應避嫌,若剛剛我伸手扶了沈小姐,那邊還有那么多下人看著,有些事我們就說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沈憐瞪著眼睛看著他,被他的話氣得微喘。

    好一個無情,這不是直接告訴她,他根本就沒有瞧上她的意思!

    便是要拒絕,也該是她來,她堂堂恭親王府的大小姐,怎么也輪不到一個小小的六品官來拒絕!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