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3章 遇見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3章 遇見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沈憐看著陶允冷哼一聲,“你如此態度待我,就不怕我到小叔叔那里告你一狀!”

    陶允笑著搖頭,“這事若到王爺面前去說,在下也會如剛才一般坦蕩的回答,這是為沈小姐的清譽著想,王爺定不會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沈憐氣不過,咬牙切齒的說:“之前還聽說陶議郎有些木訥,今日一見,我才發現那些傳聞果然聽不得。”

    陶允倒是認同她的話一般,點了點頭,“在下讀的書多了些,的確有些木衲,不過傳聞卻是聽不得,傳聞還說沈小姐天姿國色,聰穎過人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話未說完,沈憐的眸中露出狠戾,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陶允連忙低下頭,故作有禮的說道:“沈小姐可比傳聞里說的,要更加優秀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客氣,可語氣里滿是敷衍。

    沈憐的臉有些猙獰,氣都堆積的心口的位置,想要直接罵眼前這個不知好歹的陶允,可余光瞥見一旁還有幾個小婢女,她怕一時發作,傳到顧長夜的耳里,又會讓顧長夜對她生出嫌隙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惱火的一甩袖,沖陶允冷聲說道:“我累了,陶議郎自便吧!”

    說完,沈憐憤憤的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見沈憐走遠,把他一人丟下,陶允也不惱,只是對沈憐心里藏著的大小姐脾氣輕笑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四周,想回正堂,可來時在想別的事情,一時也沒注意路,王府又很大,他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

    陶允無奈的嘆口氣,便想著四下找個人幫他帶下路。

    剛剛還在的幾個小婢女,看完熱鬧便跑得不見人影,陶允只好順著長廊往回走,看看能不能碰到人,又或許可以自己摸回到正堂。

    他一個人在長廊里繞了一會兒,便開始感嘆起,富貴人家還真是有富貴人家的煩惱,宅邸大是大,可冷冷清清的,一點人間的煙火氣都沒有。

    但是不得不說恭親王殿下的品味極好,長廊上每隔一段距離便能在廊檐上看見精心繪制的山水畫,畫著蜀國各地有名的地方,惟妙惟肖,別外雅致。

    陶允忍不住停下腳步,仔細端詳起一幅畫著邊關落日的畫。

    他正看得認真,身后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陶允一愣,慢慢轉過身,身后是一面白墻,笑聲是從墻的后面傳出來的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喜,想著終于有人能帶他出去了,于是便急匆匆找著有沒有地方,可以進到這個院內。

    找了一番,終于在長廊右拐時,看到白墻上的一個拱門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進去,嘴巴張了張,正要和院子里的人說話,可視線一落在院子里的人時,頓時變成了啞巴。

    院子里,一名白衣少女坐在梔子樹下,膝蓋上放著一本書,而她卻眸光微亮地看著自己抬起的右手。

    她右手的手背上停著一只燕子,好像很是喜愛樹下那個少女般,用自己的喙輕輕地啄著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陶允的嘴巴張了張,又合了上,然后又張了張。

    只是看見她的一瞬間,他便將自己本要說的話忘得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再喂你了,以后你要自己抓蟲子吃了。”花枝看著手背上撒嬌的燕子,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燕子朝她歪歪小腦袋,模樣甚是可愛,然后便張開已經長齊羽毛的翅膀,向一旁飛去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它在空中飛著的模樣,余光忽然瞥見站在院子門口的人。

    陶允的視線和她相撞之后,臉上瞬間微紅,急忙移開目光。

    “在下在王府里迷了路,一時走錯院子,唐突了姑娘。”

    花枝眨巴著眼睛看著他。

    看他面生,肯定不是王府里的下人,又瞧見他身上的穿著,雖不是極其華貴,但也不是普通人家的穿著。

    花枝想起顧長夜說了,今日陶大人和其獨子回到王府拜訪。

    看這名男子的年紀,應該是那位陶大人的兒子。

    花枝心里大抵猜出了來人的身份,便拿起膝蓋上的書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陶公子是嗎?我帶您去正堂吧。”

    陶允呆呆地看著她,連話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,只好不停地點頭。

    花枝沒注意他的神情,笑著走到他身旁,“跟我來吧。”

    陶允便跟在花枝的身后,因為緊張,手心也變得十分潮濕。

    他想說些什么,可又怕自己一說出來,就把這位姑娘嚇到了。

    最后他的視線落到她手中的書上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百戰奇略?”

    聽到身后的人問話,花枝淺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陶允偷偷在自己的衣擺上擦了擦手心,接著說道:“那還真是厲害,沒想到還有女子愿意讀這種書。”

    這話倒不是他有意恭維,確實沒有幾個女子愿意讀這種書。

    順著他的話,花枝低頭看向自己手中的書,想到了顧長夜,眉眼中閃過溫柔。

    “王爺借給我的書。”她回頭看向陶允,語氣輕快地說道。

    她一回眸,陶允的臉變得更加燙,急忙將頭低下,怕被她看破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花枝這才瞧出他的神色有些古怪,奇怪地問道:“陶公子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,沒什么!這書,你看得懂嗎?”

    陶允怕她再問自己怎么了,便急著想要繼續書的話題,可問完了又覺得有些后悔,她會不會誤會他是瞧不起女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花枝并沒有往那方面想,只想著不過是陶公子愛說點話,閑聊而已。

    于是她回道:“不是全懂,剛剛讀到斥戰,平易用騎,險阻用步。每五人為一甲,人持一白旗,遠則軍行前后左右,接續候望。這段我就不太懂”

    陶允想了想,輕聲問道:“剛剛讀到?你便記住了?”

    花枝一怔。

    她想起昨日她隨意給長柳講了幾段百戰奇略,剛好被顧長夜聽到,晚上的時候,顧長夜便冷聲說了她,讓她不要讓太多人知曉她記性好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這,花枝轉過頭,背對著他有些心虛的說謊,“也不是剛剛讀到,前幾日便看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很厲害了!”陶允看著她,眼底閃爍著光芒。

    被他夸贊,花枝輕笑一聲。

    陶允還想說些什么,卻見花枝突然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正堂到了,陶公子請進。”花枝恭順的退到一旁,將路給陶允讓出來。

    陶允張著嘴看著正堂,眼底露出失落。

    他看著花枝要轉身離開,急的撓了撓頭。

    “姑娘!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花枝停下腳步,奇怪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未等她回答,顧長夜已經冷著臉從正堂走出。

    “她叫阿奴,陶議郎有什么事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