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4章 惡毒的恨意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4章 惡毒的恨意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陶允看著顧長夜一身寒氣的走過來,視線讓他感覺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最后顧長夜停在花枝身前,冷聲問道:“陶議郎有何事要同她說?”

    陶允看著他,然后視線又轉到他身后的花枝身上,嘴巴張了張,眼底閃過一絲猶豫后,又將嘴緩緩合上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低頭苦笑一下,面朝顧長夜拱起雙手,“方才沈小姐帶我去花園的途中,忽然感覺身體不適,便先回去休息了,我對王府不熟,是這位姑娘帶我找到正堂,下官剛剛是想多謝這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這時陶大人也已走出來,疑惑地看著站在院子里的三人。

    “長生,發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長生是陶允的小字,陶大人習慣了,在外人面前也一直這么叫著。

    聽到他的問話,陶允低頭恭敬的走到自己父親的身旁,低聲將剛剛的事情又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陶大人的視線微微轉動,然后面向顧長夜擠出一個笑容,“是小兒冒失了,還請王爺莫怪。”

    聽了他的話,顧長夜只是收回自己的視線,看向別處。

    對陶大人的話,顧長夜不做半點聲響,這讓陶大人一陣尷尬,只好自己干笑兩聲緩解尷尬,然后看向被顧長夜擋在身后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只露出了半邊臉,看模樣有些眼熟,陶大人忍不住問道:“不知這位帶路的姑娘是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要回答的意思,視線轉向身后的花枝,

    花枝正搞不清楚眼下這是何情況,抬頭和顧長夜的視線只是對上一瞬,便明白了他的意思,從他的身后探出腦袋,看著陶大人輕聲答道:“婢女名叫阿奴。”

    “阿奴?”聽到這個名字,陶大人露出些許驚訝的神情。

    然后瞧著那張臉,他才回想起,這個面孔,確實是在金鑾殿上證明顧長夜清白的丫頭。

    陶大人的視線若有所思的,在顧長夜與花枝二人之間轉了個來回,然后笑著低下頭,“今日多謝阿奴姑娘,時候也不早了,下官與小兒便不在王府多留,叨擾王爺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淡淡應道。

    陶大人給身側的陶允遞了個視線,示意他走。

    可陶允卻皺著眉頭,不舍地看著顧長夜身后的花枝。

    看出他神情不對,陶大人皺眉不悅的低呵一聲,“快走!”

    陶允這才費力的點頭,跟在陶大人身后向王府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沒有送他們二人的意思,轉身拉住花枝的手腕大步向正院走去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他聲音不悅地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不知他在同誰生氣,歪頭看著他,“長柳去藏寶閣打掃了,王爺要是有什么吩咐同我說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倏然停下腳步,轉身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本王是問院子里就沒有其他人給他帶路?”

    花枝一怔,然后如實的回答:“陶公子在府中迷路,不小心走到正院,當時院子里只有我一個人,所以我才給他帶路。”

    她的話音落下,顧長夜的眉心微微蹙起,好像在思忖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怎么了?”花枝小心翼翼地問他。

    她問完,顧長夜的神色一頓,不過只一瞬便恢復往日的淡漠,“沒什么,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說完,顧長夜松開她的手,朝書房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一個身影躲在角落里,偷偷地朝二人這邊看著,待二人都離開后,那個身影才轉身朝沈憐的房間小跑去。

    沈憐正坐在梳妝鏡前,惱火的將發間的簪子摘下。

    “小姐,剛剛那個陶公子回去了!”子俏急匆匆的推門而入,一進來便急著說陶公子的事。

    沈憐聽了,冷哼一聲,不屑地說道:“走了更好,他算個什么東西,還敢瞧不上我!”

    子俏吞咽一下口水,然后有些猶豫地說道:“小姐......我剛才看到王爺在正堂對那個陶公子聽不客氣的,似乎有些不悅......”

    “王爺一定是看出那家伙是什么德行,估計以后也不會和他們陶家有什么來往了。”沈憐唇角彎起,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可子俏卻皺著眉頭,沒有半點開心的模樣。

    沈憐透過鏡子,看著她揪著衣角一副欲語還休的模樣,有些不悅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王爺似乎是因為阿奴,所以才同那個陶公子惱火的。”

    子俏低聲說著,有些畏怕地看著沈憐臉上的神情,“那個陶公子不知怎么在院子里碰見的阿奴,眼睛一落到她身上都直了,我看阿奴快把他的魂勾出來了,所以王爺才一副很生氣的模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沈憐的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氣得面色鐵青,“賤人!見到個男人就往上貼,怎么還一個個都跟眼瞎似的,王爺就看不出來她是一個什么樣的人?!”

    看著沈憐面目猙獰,咬著手指一副怨毒的模樣,心底一陣生寒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馬上除掉她,如果再這樣任由她迷惑王爺的話,她一定會越爬越高的!”

    沈憐轉過身,沖子俏命令道:“上次給那三個鬼市的人吃的毒藥還有嗎?”

    聽她又要毒藥,子俏面露擔憂,“小姐,您想做什么?我們可不能再傷害別人性命了!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沈憐低吼一聲,從椅子上站起身,兇狠地瞪著她,“何時用你來教我怎么做了?我只是想把王爺身邊,不干凈的東西除掉而已,按我說的去做就行!”

    她兇惡的模樣,將子俏的嚇得連連顫抖,只好點頭,轉身朝門口小跑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子俏的的腳步頓住,因為沈憐幽幽的聲音,背后汗毛倒豎。

    沈憐一步一步優雅的走到她身旁,湊近她低聲說道:“這件事如果有第三個人知道,我一定會把你的眼睛挖出來,耳朵、舌頭、四肢都割下來,然后把你扔到豬圈里,聽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“明,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憐笑著在身后推了她一把,子俏這才顫抖著跑出去。

    她站在門口,看著子俏跑遠唇邊的笑越發陰冷。

    “阿奴,原來只是想趕走你,可現在不看著你死,實在難消我心頭之很......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