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5章 威脅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5章 威脅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陶允見父親的神色凝重,從王府回家的一路上半個字都未曾出口。

    最近父親的神色總是有些古怪,讓他隱隱感覺是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回到陶府,他終于按捺不住跟著父親走到書房,直接開口問道:“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陶知節看向他,眉目一沉,良久長嘆一口氣,“沒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父親,您看起來可不像沒事的樣子,是和今日王爺找您的事有關嗎?”

    見陶允追問,陶知節神色嚴肅地看著他,“此事與你無關。”

    陶允默聲片刻后,向陶知節走進幾分,“父親如果有什么事,絕對不要瞞我,母親說去寒靜寺拜佛,可怎么去了五日還沒有回來?父親這幾日愁心的事,是不是與母親有關?”

    陶知節瞪著眼睛看著陶允,似是要發作的模樣,可最后身體又一泄氣。

    “長生,別多想,你母親她很多就回來了,對了,今日你和沈小姐聊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提起沈憐,陶允更是惱,冷聲回答:“沈小姐沒瞧上我,我對她也沒有半點喜歡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陶知節只是笑笑,滿不在乎的說道:“罷了罷了,王府是什么地方,我也沒想去攀這門親事。”

    陶允蹙眉疑惑地看他,“那父親今日為何還要帶我去王府?”

    “王爺還是很看好你的,若是沈小姐真的相中你,就算你不喜歡又如何。”陶知節無奈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難不成王府就能強娶強嫁?!”

    陶允憤憤地說道:“那個沈小姐面上裝的溫和有禮,其實骨子里目中無人,就是一個被慣壞的大小姐,幸好她看不上我,我是絕對不會娶那種表里不一的女子,我要娶的人哪怕身份只是個小婢女,只要合我心意就好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最后一句話,陶知節的臉色驟然一變,陰沉著臉瞪著他。

    “長生,你可不要對那個叫阿奴的丫頭動什么心思!”

    被陶知節戳破心思,陶允一陣啞聲。

    陶知節神色嚴肅地說道:“你沒看到今日恭親王,將那丫頭護在身后的模樣?那丫頭可不是你能動心思的!”

    陶允的雙手暗暗握緊成拳,指節因為用力泛白。

    他暗暗咬牙,許久才強迫自己出生應答,“是,孩兒明白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乖乖回答,陶知節松口氣,眨眼的瞬間,忽然發現窗邊,不知何時落著一只黑色的鴿子。

    “長生,你先下去吧,為父還有公務要處理。”

    陶知節目光緊緊的盯著窗口,心不在焉的朝陶允說道。

    陶允從沒見過自家父親這個模樣,越發疑惑,但還是乖順的低頭,“好的,父親。”

    看著陶允走出書房,陶知節又在原位上不安的坐了一會兒,心最后實在坐不住,站起身走到屋外四處看看,見沒有什么人,便急匆匆的左拐,一個人離開陶府。

    最后在陶府左側的一個巷子里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一個臉戴面具,一身死氣沉沉的男子站在巷子的盡頭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男人的嗓音像是含著沙子一般,一開口很是低啞,讓人聽了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陶知節看著他,卑躬屈膝的點頭,“如你所說,他果然找我幫忙赫然特使的洗塵宴。”

    男人竊竊的笑了一聲,“他當然會找你,眼下司禮司的事情繁多,赫然之事他定是要選人來負責,以他縝密的心思,為防有人使詐,也不會將這件事全權交給剛剛歸屬自己的司禮司,放眼朝中文武百官,只有陶大人去過赫然,知曉赫然的禮節,為人敦厚老實,不站任何一派,當然是最佳人選。”

    陶知節的額頭,已經隨著男人的話冒出一層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問道。

    對他的問題,男人也沒有避諱的意思,“我叫百目,至于為什么要這么做......不過是我和他有些私人恩怨罷了。”

    陶知節微喘著氣,最后咬牙問道:“我都答應幫你做事了,何時放我夫人回來?”

    “別著急陶大人。”百目慢悠悠地說道:“你的事情還沒有做完,只有將我交代的事情做好,你的夫人自會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這是殺頭的大罪!”

    見陶知節惱火的大吼,百目也不惱,繼續慢聲細語的說道:“放心,你只需要按我說的辦,我自有辦法保你們一家平安,不會讓你擔上半點責任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......”

    說完這兩個字,百目的聲音停下。

    冰冷的面具隨著他頭部的動作微微一歪,像是一具僵硬的尸體,面具后的視線冷冷的泛著光。

    “......若你敢去找顧長夜告密,不僅你的夫人會沒命,我可以讓你陶府上下所有人,都死。”

    陶知節打了個寒戰。

    他相信這個男人的話,畢竟他可是親眼看著百目的人殺掉了府里的下人,然后將尸體收拾得干干凈凈,讓此人不像是死了,倒像是人間蒸發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會按你說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巷子里二人的交談,全被躲在巷子外的陶允聽了去。

    陶允眼底滿是震驚。

    這個叫百目的男人是誰?到底叫他父親去做什么?還有他的母親現在在哪?

    眼下太多的問題他搞不清,他不敢貿然去質問父親,只好輕手輕腳的偷偷走開,回去再細細思考該怎么辦......

    恭親王府。

    顧長夜翻看著弓弩師送來的折子,上面寫了他們對那把弩所研究出的結果。

    看完折子,他皺眉放下。

    剛好李叢走進屋內,神色一樣嚴肅,“王爺,那個給賈賀制造假璽印的人有線索了。”

    “說。”顧長夜沉聲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一個叫張麻子的男人,以前曾因為殺人被抓進過大牢,后來越獄,為逃脫官兵追捕,練就了一身造假的本領,后來就在鬼市以此營生。”

    聽李叢說完,顧長夜微微抬起冰冷的視線,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了,好像半個月前,就因為的了場怪病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,“是我們晚了一步,夏禾怎么可能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李叢的眼神也泛出寒光,沉聲說道:“王爺,他怎么會和鬼市的人打交道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?”顧長夜一只手將面前的折子放到旁邊,聲音冰冷地說道:“只怕這個鬼市繼續深查,便會查出和他有千絲萬縷的關系。”

    李叢若有所思地點頭,然后又想到什么,抬起頭換了一種輕松的語氣說話。

    “王爺,剛剛暗衛說還有一件事也有線索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默聲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笑著說道:“阿奴拜托找的那個人,似乎就在都城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