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7章 偶遇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7章 偶遇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回王爺,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從懷中拿出一封信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漠地抬起頭接過信,看著信上的字。

    這個叫陳羽的大夫在都城開藥房不到半年,將很多珍稀藥材壟斷,不僅強迫抓藥的人必須到他那去買藥,還逼得藥房也不得不在他那里購買藥材。

    還鼓吹自己是神醫,有起死回生之能,倒是忽悠了不少有錢的傻子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敢在都城內如此囂張,是因為背后有一個巨大的靠山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道這位靠山是誰,只知道這位陳大夫惹不得,但暗衛已經查到這個陳羽背地里同夏禾走的很近,經常給丞相府送些珍稀藥材。

    巧的是,花枝要找的人就叫陳羽。

    昨日正好收到暗衛的匯報,夏禾和這個陳羽通信,顧長夜便想今日借著花枝來找人的機會,探一探這個陳羽。

    他看著信,眸光一陣泛冷。

    “夏禾要他送一個麒麟玉?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疑問,暗衛急忙從懷中取出另一件東西。

    一塊同食指差不多長的青玉,雕成了趴著的麒麟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在這個麒麟玉的左右看了看,最后看向麒麟的身下,眉心緩緩皺起。

    通體翠綠的麒麟腳下,精細的刻著一個靈字。

    這是阮靈的東西?

    顧長夜將麒麟緊緊攥入手心之中。

    上次賈賀從龍城千里迢迢到都城,也是為了給夏禾送曾經屬于阮靈的物件。

    夏禾為什么要搜集阮靈的這些東西?他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顧長夜抬手將信和麒麟玉交還給暗衛,沉聲說道:“放回去,盯緊這個陳羽,看看夏禾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衛拱手應道,然后稍稍停頓了片刻,猶豫地說道:“王爺,這個陳羽......不是阿奴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已經垂眸繼續看書,漫不經心的‘嗯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暗衛見他沒什么指令,正準備轉身離開,身后傳來顧長夜有些淡漠的聲音.

    “繼續幫她找人。”

    暗衛連忙應下,“是。”

    等到暗衛離開,顧長夜將手中的書放到一旁,右手落在車窗的邊緣,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窗沿,片刻才沉聲對車夫說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馬車拐進熱鬧的街市,夾在散亂的人群中,行駛自然慢了些許。

    剛走了不過一小會兒,馬車忽然停下。

    顧長夜蹙眉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爺,我看見阿奴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車夫的話,顧長夜抬起右手,將車窗上的簾子掀起一條縫隙,視線匆匆在人群中掃過,很快便找到站在灰白墻邊的花枝。

    她一個人站在墻角,左側的地上坐著一個乞丐。

    沒看見李叢的身影,顧長夜眉心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。

    馬車距離花枝不遠,但因為停的位置剛好被一個攤位擋著,花枝并沒有注意。

    她和李叢在回王府的路上,剛好碰到上次在大街上,被三名男子欺負的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見女人身上不知為何滿是傷痕,二人便商量著買些藥膏回來,想要幫她處理一下傷口。

    李叢去買藥膏,花枝便站在女人這里等著他回來。

    她低頭見女人正用滿是臟污的指甲摳著傷口,急忙蹲下身,毫不嫌棄的拉住女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傷口。”花枝溫柔的說道。

    女人的眼睛被臟亂的頭發遮擋著,看人時總是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,嘴里喃喃的說著瘋話,可視線一落在花枝身上,渾濁的眼睛便清明幾分。

    “小小姐......快走!快走!”女人用手推著花枝,很是著急的說著。

    花枝便將她另一只手也攥進手心里,“你先不要亂動,等幫你處理好傷口,我就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可女人半點沒有聽進她的話,嘴里依然低聲喃喃的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女人的聲音弱如蚊蠅聲,花枝聽不清,便想湊近幾分仔細去聽,可腦袋剛探過去,一個人影忽然停在她們二人的身側。

    “阿奴......姑娘?”

    花枝抬頭看過去,才發現是那位陶公子。

    陶允手持折扇,一身雅士打扮,眨眼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陶公子?”花枝看著他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見她認出自己,陶允唇畔露出一抹淺笑,像是有些欣喜花枝還記得他的模樣,“是我,阿奴姑娘在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暗覺自己同他并不相熟,但這位陶公子都主動與她講話了,以她的身份是斷然不能不回答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如實說道:“我剛剛路過,瞧見她受傷了,正想幫她處理一下傷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認識她?”

    花枝搖頭,“萍水相逢而已。”

    陶允看著二人攥在一起的手,忍不住說道:“阿奴姑娘還真是善良。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笑笑。

    本以為話至此處,這位陶公子就會離開了,可他依然站在那里未動。

    “陶公子還有事情嗎?”花枝看著他問道。

    陶允一愣,手中拿著折扇有些不知所措的晃了晃,支吾的說道:“我,我留下來幫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煩陶公子了,李侍衛已經去買藥膏,馬上就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聽花枝這么說,陶允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阿奴姑娘。”他低聲開口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疑惑地看著他,不知他叫自己做什么。

    陶允皺眉躊躇半晌,才下定決心,“其實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正認真的看著陶公子說話,忽然視線越過他,落在一身清冷,負手立在他身后的顧長夜身上。

    她有些驚訝,“王爺?”

    聽到花枝口中吐出王爺二字,陶允說了一半的話,猶如半大的雞蛋卡在喉嚨里,再說不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花枝松開女人的手站起身,奇怪地問道:“王爺,您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“每次出門都會被人拐走。”顧長夜視線泛冷地落在陶允的腦后,然后才緩緩地移到花枝身上,“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聽到最后四個字,花枝的臉泛起紅暈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顧長夜看著她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他的話對花枝總是如咒法一般,只要出口,花枝便忍不住照做。

    花枝小跑到他身邊,目光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他。

    見她乖巧的模樣,顧長夜的心尖一軟。

    陶允也轉過身,面向顧長夜躬身低下頭,“陶允見過恭親王殿下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轉回到他的身上時,又恢復了寒意。

    “陶議郎怎么在這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