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79章 被發現了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79章 被發現了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沈憐感覺惱火,抬手伸向香菱,想讓香菱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香菱,我是憐兒,你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聽到說話沈憐的聲音,香菱的肩膀一顫,良久才緩緩抬起頭。

    她的視線穿過額前雜亂的發,幽幽的落在沈憐的臉上。

    見香菱看向自己,沈憐一喜,“香菱,你還認得我嗎?”

    香菱定定地看著她,然后倏然大喊大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找小小姐!我要小小姐!”

    沈憐被她的喊聲嚇了一跳,身體下意識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她瘋了,連我都不認得了。”沈憐難過的開口。

    知道她難受,顧長夜略微沉氣,輕聲安慰道:“時間過去這么久,你已經長大了,她忘記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沈憐有些氣惱的搖頭,嘴里喃喃地說道:“怎么可能?小時候她明明對我很好的,怎么就把我忘了?而且為什么她要抱著阿奴不放?”

    順著她的聲音,顧長夜看向床榻上的花枝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為花枝,怕是香菱也不會跟著他回王府,回到王府后,她對所有人都是一副提防的模樣,唯獨對花枝甚是親近。

    許是花枝待她親切,而且眉眼間又有幾分像阮靈,所以香菱才會親近她吧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顧長夜沉聲朝花枝說道:“阿奴,你先留下照顧香菱。”

    花枝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轉身,帶著眾人離開房間。

    臨走前,沈憐轉頭瞇眼危險地看著花枝,眼中的怨毒,恨不得此刻直接將花枝撕扯成碎片。

    走出房間后,一直默聲的路嬤嬤終于開口,“沒想到沈家竟還有人能幸存下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也沒想到,香菱竟然還活著。

    當年沈家遭奸人殘害,香菱拼死將沈憐送出府,交代沈憐攜帶信物去找顧長夜。

    那時顧長夜已經有七年之久沒有去過沈府,聽聞阮靈出事,便立刻帶人去救,可還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到沈府時,府內已經沒有一個活人。

    當時在沈府,顧長夜的確沒有看到香菱的尸體,后來他也派人四處找過香菱,許多地方都找過,可就是沒有找到過香菱的身影,他便以為香菱已經不在人世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香菱竟然就在都城。

    顧長夜眸中的陰影涌動的越發激烈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都沒有找到的香菱,到底都經歷了什么?

    顧長夜向保護阮靈身邊的所有人,可到底還是讓這個曾經天真無邪,守在阮靈身邊的小婢女受了傷。

    看出顧長夜的臉色不好,路嬤嬤嘆氣,語重心長地說道:“王爺,人找到就好了,只要我們想辦法治好她的病,一切都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來得及......”顧長夜聲音低沉的重復這三個字,雙拳緊握,手背上的青筋盡數突起,“有些事,不是來得及就能罷休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知道他心底是不好受的,也知道眼下說什么,都無法如他的耳中,腹中所有的憂慮,最后化成一縷輕嘆飄出......

    屋內,因為香菱不讓任何人靠近,只好花枝一人照顧她。

    長柳將燒好的熱水倒入浴桶中,走到門口時,轉身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“你一個人可以吧?”

    花枝朝她笑笑,“沒事的,她跟我在一起很乖的。”

    長柳這才放心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合上門后,花枝哄著香菱,將她身上已經糟爛的衣服脫下。

    脫下衣物后,花枝皺眉看著她瘦骨嶙峋的四肢。

    她右側的小腿同正常人不一樣,向外翻著。

    花枝伸手落在她的小腿上,輕輕地順著骨頭摸著。

    雖然花枝不是大夫,除了老爺爺那本醫書上的東西,旁的醫術也不會,但是香菱的右腿,怕是什么也不懂的人也能看出,這是骨折后沒有經過正確的治療,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。

    花枝蹙眉看向香菱,“疼嗎?”

    香菱正用牙齒啃著自己右手的指甲,對花枝的問題像是沒有聽到一般。

    看她這副模樣,花枝心底一陣難受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們去沐浴。”

    花枝幫她清洗完,換上干凈的衣裳后扶著她重新躺在床榻上,直到香菱入睡,這才輕手輕腳的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屋外的天色已暗,幾顆星星趴在夜幕的角落里眨著眼睛。

    花枝動了動有些酸痛的脖頸,推門走進自己房間。

    屋內燭燈未燃,花枝便摸索到桌前,將燭燈點燃。

    眼前驟亮,花枝本能的閉上雙眼。

    再睜開眼,她才看到躺在床榻上,合著眼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花枝怔楞一下,然后唇角清淺的彎起。

    無論以前如何,她喜歡的人此刻就在眼前;無論以后如何,她只要將眼下過好便可。

    花枝走到床榻邊坐下,輕聲喚道:“王爺?”

    見顧長夜沒有反應,花枝笑著打量起他。

    都說恭親王殿下承了自己母妃傾城的樣貌,放眼都城,再找不到第二個比他生的好看的男子,所以才能引的那些世家閨秀對他趨之若鶩。

    花枝抬手輕撫他的側臉,心底的溫柔從眼中滿溢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意中人,相貌堂堂,舉世無雙。

    指尖滑到顧長夜涼薄的唇角邊,花枝的動作一頓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背負的太多,使他心如冷鐵,冷漠無情。

    這樣的他,最近卻總是無意的露出溫柔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她的錯覺,她都已經深陷進去,

    越是想讓自己清醒,不要太過貪戀他的好,越是不舍得從他的身邊離開。

    可總是要走的,他不喜歡她,要娶的也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失落地收回手。

    可沒想到顧長夜忽然抬起手,抓住她的手腕,一把將她扯到床榻上,躺在他的身側。

    花枝震驚地看著他,“王爺?您沒有睡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淡漠地看著她,毫無波瀾的從口中吐出兩個字。

    心隨著他的話,跳的像是打雷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,她剛剛做的事情,他都感覺得到?

    花枝有些緊張的吞咽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沒睡,怎么不告訴我呢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低下脖頸湊近她,周身的冷檀香迅速將她包裹在其中,“我睡沒睡,還要知會你一聲?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眨巴眼睛,然后急忙搖頭。

    他聲音淡淡的接著說道:“若是讓你知道我醒著,還怎么知曉你膽子這么大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的話,花枝的心咯噔一聲。

    他果然是感覺到了。

    花枝兩條秀眉緊湊在一起,不知所措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呼吸一點點下沉,眸光落在她的眼睛上,手攬住她的腰,將她往自己懷中又攬近幾分。

    “說,是不是經常在本王睡著的時候這么做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