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80章 被人侍奉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80章 被人侍奉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的手不自覺的抓緊衣角,額間因為緊張冒出幾滴汗。

    “剛剛......我是看王爺的臉色不太好,所以才......”

    她遮掩的回答,眼中的光因為驚慌明明滅滅。

    看著這雙眼睛,顧長夜又想起阮靈,心中某個角落半是柔軟半是疼痛。

    他輕蹙眉心,努力壓抑著心底兩股矛盾的情感。它們互相沖撞著,一個告訴他越過那條不能跨越的線,一個告訴他不可以。

    最后他松開花枝,平躺在床榻上,一只手臂橫擋在眼前,手緊緊握成拳。

    明明這顆心是他自己的,可為何越發不由他所控?

    一旁的花枝被他突然放開,有些疑惑的趴在他身側。

    雖然從顧長夜冷漠的神情上看不出喜怒,可花枝卻能感覺到,他現在很難受。

    花枝心疼他,很想讓他不要背負那么多。

    但她又能理解顧長夜的一切。

    有些仇恨,由不得人選擇,只能背負。

    花枝抬手,輕輕扯住他的袖口,“王爺,我會替您照顧好香菱姨的,您不要憂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能做的不多,也就只有這些。

    聽到她的話,顧長夜的身體微微一頓,許久沉聲問道:“她,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比剛回王府時好多了,但是身上有很多的傷,而且也不清楚有沒有內傷,王爺最好明日再請大夫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淡淡的應道。

    見他回應,花枝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這還是第一次,顧長夜對她說的話報以肯定的態度。

    最近發生的一切都太不真實了,花枝忍不住抬手在自己的腿上擰了一下,想要看看眼下這一切是不是夢境。

    她用了些力氣,痛的自己立刻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感覺到她的小動作,顧長夜移開擋在眼前的手臂看向她。

    見打擾到他,花枝立刻乖巧的跪坐好,不敢再有多余的動作。

    她生的軟糯,卻在他面前強迫自己嚴肅的模樣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看著她認真又小心翼翼的樣子,顧長夜掙扎的痛苦消減一些,緊縮的眉心也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碰到那個陶議郎就躲開。”他淡淡的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看她愣住的模樣,顧長夜半撐起身子靠近她,有些不悅的問道:“怎么?你很喜歡同那個陶議郎說話?”

    花枝一聽,還以為顧長夜又誤會她想要攀附權貴,連忙搖頭,“不是!我剛剛只是在想,以后應該也沒什么機會碰到那位陶公子了,而且若不是那日他在王府里迷路,我應該也不會和他說話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這才緩緩松開。

    “不過王爺......”花枝有些猶豫的看向他,“您最近,是不是沒有那么討厭我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色隨著她的話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或許,他確實沒有過去那么討厭她,可他依然不想承認這件事,仿佛一旦說出此話,他便會成為害死阮靈的幫兇。

    他勾唇冷笑一聲,“對你,我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。”

    簡短的回答,讓花枝眼底期待的光芒瞬間湮滅。

    明明只要不期待,便不會受傷,可她還總是選擇最難的那條路。

    花枝低下頭,低聲說道:“是我自作多情了,王爺恕罪。”

    從她唇間飄出的話滿是失落。

    顧長夜感覺心底某一處倏然泛起痛意。

    他抬手按住疼痛的地方,想將四處游走的情緒收進掌心之中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日花枝醒來時,身側已經沒有了顧長夜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失神的伸手撫摸他曾躺過的地方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她都想不明白,明明討厭她,可為何他一定要睡在她的身側?

    花枝輕嘆一聲,忽然房間的門被推開。

    未看清進來的人是誰,花枝還以為是長柳,便開口問道:“怎么了?是王爺叫我去書房侍奉嗎?”

    那人放下手中的東西,緩緩走到床榻前。

    花枝抬頭眼底露出驚訝。

    “小舞姐姐?你怎么......”

    小舞的眼眶微紅,“王爺吩咐,從今日開始我便在偏房侍奉阿奴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阿奴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從床榻上爬起,“王爺怎么會......”

    她剛坐直身子,小舞忽然‘撲通’一聲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阿奴,前段時間你為我做的事情,我都聽說了,明明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,我同那些人一樣選擇鄙棄你,無視你,小舞姐姐根本不值得你付出那么多!”小舞的眼淚撲簌的掉下,聲音顫抖的說著。

    看見她這副模樣,花枝急忙去扶她,“小舞姐姐,你不要這樣,我從沒有怪過你,其實失竊的事情,我也沒有做什么,不過是說出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完全可以不理會那件事,何必為了我同李婆婆作對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以不管你?”花枝皺眉說道,見小舞不肯起來,直接撲上去一把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還記得,過去你對我所有的好,我病了是你想辦法給我治病,我受罰每次都是你在一旁求情,別人欺負我,每次都是你護著我。”

    細數著小舞的好,花枝的眼眶也忍不住紅起來,“哪怕你再也不愿意理會我了,我也不會忘記你曾經對我的好。”

    小舞也抬起手抱住花枝,眼淚不僅沒有停歇的跡象,反倒掉的越兇,“對不起,阿奴對不起,是小舞姐姐不好。”

    長柳走進屋內時,便看見二人痛哭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喲!你們這是演哪個話本子上的戲呢?”她打趣的問道。

    被她說的,二人同時不好意思的放開對方。

    花枝抬手擦掉眼角的淚花,疑惑地問道:“我還沒有搞清楚,小舞姐姐為什么要來侍奉我?這是王爺的吩咐?”

    其實小舞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剛被放出來幾天,雖然失竊案真正的小偷已經被抓到,但是同屋的所有人都不愿理她,只因為她們將她同阿奴歸為一伙。

    小舞正因此事頭疼,今日一早李婆婆就跑到她那,讓她收拾東西,說王爺讓她搬到正院旁邊,從往后在偏房侍奉。

    她把這些告訴花枝,可花枝還是沒有明白,為什么要讓小舞來侍奉?

    他昨日不是剛說完討厭她,怎么今日反倒對她更好了些?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