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181章 孽緣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第181章 孽緣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看著花枝疑惑地模樣,長柳有些得意的走過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王爺為什么突然給你添了個婢女。”

    花枝疑惑地看向她,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長柳故作神秘的瞇起眼睛,背著手站在花枝身旁,許久才開口。

    “旁人看不出,可我是看得出的,王爺對你很上心,知道你同小舞好,這幾日小舞受欺負,王爺也都知道,怕你為了小舞再和旁人產生爭執,這才找了個由頭,把小舞挪到偏房,一來放在你身邊可以讓你開心,二來有人照顧你,王爺也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她說的認真,可從‘王爺對你很上心’這句開始,花枝便覺得不是長柳說的原因。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,顧長夜討厭她,又怎會對她上心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思忖半晌,想到頭痛也沒有想明白的這件事,最后只好放棄,抬頭看向長柳,“對了,長柳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長柳這才一拍大腿,想起正事說道:“剛剛香菱姨醒了,我想喂她吃飯,可她就是不肯。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起身,“我這就過去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便想要洗漱穿戴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舞看見,轉身拿起衣服準備侍奉她穿衣。

    “這......”花枝有些難為情的看著小舞。

    哪怕她還是花府的大小姐時,都不曾有人侍奉過她,她都是自己穿衣洗漱,后來到了王府,她就開始侍奉別人,眼下讓別人來侍奉她,她總覺得不習慣。

    “小舞姐姐,你不用侍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以?”小舞皺眉說道:“這可是王爺的命令!”

    花枝哭笑不得,“我自己一個人都習慣了,所以小舞姐姐就不要費力了,若我有需要會同你說的。”

    見她就是不肯,小舞這才罷休,末了還忍不住說道:“若是王爺在,你可一定要讓我侍奉,否則王爺會責罰我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邊穿上衣裳,一邊笑著說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趕到香菱的房間時,路嬤嬤和一名小婢女正在房間內,不知該拿床榻上瘋瘋癲癲的香菱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花枝看見路嬤嬤身體頓了一下,然后恭敬的低頭,“嬤嬤好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,半晌才淡淡的‘嗯’一聲做回應。

    聽到這一聲‘嗯’,花枝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路嬤嬤已經許久未理會她,現在肯給她回應,說明她的心里或許已經稍稍原諒她一些了。

    花枝抬起頭看著小婢女手中拿著的飯碗,又看向縮在床榻里,無論如何都不肯吃飯的香菱。

    “把碗給我吧。”她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接過碗,花枝轉身面向香菱,將聲音放的輕柔,“我們吃飯吧。”

    聽到她的聲音,香菱顫抖的抬起頭,眸光依然渾濁。

    見她沒有那么抗拒,花枝小心翼翼的坐到她身旁,一點一點靠近。

    碗里的飯是又熱過的,花枝便耐心的將勺子里的飯吹涼,遞到香菱的唇邊。

    香菱呆滯的看著面前的手,然后有些抗拒的向后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香菱姨,一定要吃飯的,乖,張嘴。”花枝輕聲哄著。

    香菱失神的眸子緩緩移動,落在花枝的臉上后,才緩緩的張開嘴。

    見她有要吃的意思,花枝露出笑容,將飯送進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她吃飯時咀嚼的速度很慢,不是還像是害怕什么似的,轉動脖頸看著四周。

    “不......我要去找小小姐......我不能死......”

    嘴里的飯還沒有全咽下,香菱便低聲嘟囔起來。

    知道她似乎對沈憐有一種特別的執念,花枝便輕聲哄道:“乖,將飯吃完我就帶你去找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沒想到說完這話,香菱就像是受到什么刺激般,突然抬手打落花枝手中的碗,還不小心抓破了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不要!放開我!!不要碰我!”

    香菱撕心裂肺的喊著,花枝也顧不上灑落一身還滾燙的飯粒,急忙傾身緊緊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香菱姨,你不要怕,這里沒有人能傷害你,不要怕......”

    她溫柔的輕拍香菱的后背,不停地安慰她,任由瘋癲的香菱抓撓。

    許久香菱才慢慢安靜下來,微喘著氣。

    花枝的手心輕撫過她的發頂,“別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小......姐?”香菱的喉嚨里,沙啞的擠出斷續的音節,“香菱......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香菱將她錯認成了阮靈。

    花枝也沒有糾正這件事,只是順著她的話說道:“別害怕,我在這里,沒有人可以傷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一旁的看著的路嬤嬤,看著花枝對香菱的溫柔,全然不顧自己手背上的血痕,和手臂上被燙出的紅印。

    眉心皺起又松開,松開又皺起。

    命運這東西,到底是誰在執筆書寫,怎么偏偏給人寫出這種孽緣。

    路嬤嬤此刻倒希望,花枝同她母親一樣是個心腸歹毒的人,這樣恨她,怨她,折磨她,便不會讓人生出旁的情緒。

    可偏偏花枝不是那樣的人。

    她或許膽小懦弱,可卻在悲慘的命運里,一直保持著自己心底的柔軟善良,然后努力的向周圍的人證明著自己。

    路嬤嬤輕嘆。

    花枝很好,可是有些仇恨是抹不掉的。

    她與顧長夜終究不能生出太多糾纏,若日后她知曉顧長夜便是自己的仇人,那現在的所有糾纏,都會成為利刃,殘忍的傷害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路嬤嬤無奈的搖頭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過了晌午,大夫又被請到王府。

    花枝哄著香菱睡去,大夫這才能替她把脈。

    把過脈后,大夫的神情頓時凝重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擔憂的問道:“大夫怎么樣?”

    大夫沉吟片刻,也沒有做出回答,而是站起身,用手掌輕輕按壓香菱的小腹。

    之后有查看了香菱右側的小腿后,大夫才轉身看向花枝:“她的小腿曾經有過嚴重的骨折,可因為沒有接受治療,后來骨頭愈合了,所以才會成了現在的模樣,因為當初受傷嚴重,這腿怕是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她應該有過一次生育,不知是小產還是難產,傷到了根本,所以失去了生育的能力,還染上了嚴重的女疾。”

    “女疾?”花枝驚訝的看著大夫。

    大夫點頭,“雖然已經無法除根,但老身可以開個方子,幫她慢慢調理身子。”

    花枝連忙說道:“多謝,麻煩大夫您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