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82章 鬼市的主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82章 鬼市的主人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坐在香菱的床榻邊,細心的幫她掖好被子,眉眼卻沉著,滿是心疼的看著香菱。

    她昨日隱隱約約整理出了關于阮姑娘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憐家中遭奸人殘害,除沈憐和香菱外無一人生還。

    那沈家到底是被誰殘害?又為何這樣做呢?

    還有,香菱幸存之后為何不來找顧長夜?這些年又經歷什么呢?

    這些問題一直盤旋在腦海中。

    她想弄清楚這些事情,好能幫顧長夜分擔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她知道,她的身份是沒有資格過問這些事情的。

    花枝無奈嘆口氣,然后起身走出香菱的房間。

    經過正堂時,恰好發現上次到王府拜訪的那位陶大人,正和顧長夜交談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坐在主位上,神色淡淡的看著手中陶大人遞來的折子,上面是陶大人對赫然洗塵宴的計劃。

    感覺到有視線在看自己,顧長夜緩緩抬頭,看向站在正堂外的花枝。

    二人的視線相撞,花枝立刻慌張的移開視線。

    她正要走開,顧長夜忽然叫住她,“阿奴,過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微怔的轉身,然后小跑進正堂,立在顧長夜身前,“王爺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在她身上淡淡的掃過,然后重新放回在手中的折子上。

    “在旁邊候著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清冷的命令,花枝便本能的移到他身旁站好,然后暗暗疑惑著,顧長夜為什么要讓她在一旁候著?

    陶大人的視線不動聲色的從花枝身上滑過,然后看向顧長夜,笑著說道:“之前在朝堂上沒有細瞧,今日仔細瞧阿奴姑娘,才發現原來是個美人,如此美貌,還聰明過人,王爺定是疼愛有加吧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底閃過寒光,將手中的折子一合,“上次我見陶議郎,心想果然傳聞信不得,陶議郎半點不木訥,反倒有些浪蕩子的味道,沒想到是從陶大人這里學的。”

    陶大人被他說得面紅耳赤,連忙解釋,“王爺誤會了,下官沒有得罪阿奴姑娘的意思,只是上次官窯案一事,對她生出了幾分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顧長夜幽幽的看向他,“陶大人好奇什么?不如直接問本王。”

    他這么一說,陶大人一陣啞語,問題在肚子里轉了半天,最后才硬擠出一個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瞧阿奴姑娘作西域裝扮,也不知其身份,敢問阿奴姑娘在府中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聽到他的問題,顧長夜一邊的唇角緩緩勾起,“就這個問題?好,本王同陶大人也沒什么避諱,自然可以為陶大人解惑。

    說著,顧長夜有意的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“阿奴是本王的通房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眼睛瞬間睜大,震驚的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這種事怎能如此不避諱的告訴旁人?!

    看見花枝震驚的神情慢慢轉為慌亂,白皙的臉頰被染成漂亮的紅色,顧長夜唇角的笑意隱隱又加深幾分。

    那頭陶大人也是一臉驚訝的樣子。

    雖然這個答案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,但他卻沒想到顧長夜會這么直接的說出。

    “是,是下官唐突了。”陶大人連忙低頭,結巴的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斂去唇角的笑意,深邃的眸子重新轉向陶大人。

    “對了,陶大人,昨日本王還在街上見過一次陶公子,陶公子問了本王一個很有趣的問題,這幾日一直讓本王耿耿于懷。”

    陶大人神色隱隱緊張起來,“不知,小兒問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問本王,認不認識一個叫百目的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冽的雙眼,看著陶大人危險的瞇起。

    陶大人的臉色似乎變得有些蒼白,干笑兩聲,“那孩子整日讀書,定是不知道在哪讀到了什么,可能想同王爺探討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解釋的實在牽強,顧長夜也不急,繼續慢悠悠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是嗎?可巧的是,本王還真的認識一個叫百目的人,只不過這個人的名字不應該出現在陶議郎的口中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每一字都低沉緩慢,夾著冷意落進陶大人的耳中,激的他后背冒出的冷汗,轉眼濕透衣衫。

    “巧合,一定是巧合!”陶大人急忙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哼一聲,“本王還沒說這個百目是誰,陶大人就知道是巧合?”

    陶大人的身體僵住,也不敢抬眼去看顧長夜的臉。

    “這個百目,就是鬼市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聲音落下,一旁的花枝身體也跟著一頓。

    雖然她并不知道鬼市主人的名字,但她曾遠遠的瞥見過那個人。

    一身的死氣沉沉,每次開口,聲音都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。

    花枝那時被關在鐵籠子里,剛送進鬼市,整個人已經摸爬滾打的認不出來原本的模樣。

    那個百目走到籠子邊,仔細打量過她后甚是嫌棄。

    “這種東西,是賣不上好價錢的,長得丑,還做不了活,不如將她和那兩條頭瘋狗關在一起,逗大家一樂。”

    后來,販賣她的老板就真的按他所說的那樣做了。

    原來那個人叫百目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余光瞥過花枝,發現她似是有些不舒服的模樣。

    他收回視線,也沒有看陶大人,冷聲說道:“陶大人,洗塵宴就按折子上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見顧長夜沒有再繼續關于白母的話題,陶大人連忙點頭,“是,王爺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......”顧長夜吐出兩個字,又停頓下來,漆黑的眸子微轉,像是淬了毒的匕首直插在陶大人的身上,“陶大人你要知道,本王最討厭背叛,若是有人敢背叛本王,本王定會讓他嘗嘗,比死還要痛苦上千倍萬倍的懲罰。”

    陶大人不停地點頭,本能的抬手擦去額角源源不斷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王爺,下官告辭。”

    看見顧長夜點頭,陶大人慌張的站起身,片可不想多留的離開。

    正堂內倏然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手指有意無意的敲打著椅子的扶手,半晌聲音清冷的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,看了看四周,已經沒有旁人。

    發現顧長夜是在問她,花枝連忙回答,“沒什么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不悅的皺眉。

    她那副神情,可不像沒什么的樣子,剛剛還被他的話鬧得紅彤彤的臉頰,此刻已經變得慘白。

    在他說起百目之后,花枝便是這幅神情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臉微微側向她,幽幽問道:“你認識百目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