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83章 鬼市的回憶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83章 鬼市的回憶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的眼神有些閃躲,許久才鼓起勇氣回答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,我以前不知道他叫百目,但是我見過他。”

    感覺到顧長夜在看著自己,花枝也抬起眼簾看向他,“為了將鬼市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,鬼市的主人會在鬼市內巡視,凡是對他不敬或者不滿之人,都會被他處理掉,我剛到鬼市時,就曾碰到過一次他巡視。”

    回憶鬼市的事情,讓花枝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,可她還是強忍心底的恐懼,想要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。

    “他所行之事極其殘忍,我曾親眼見到他懲罰忤逆自己的人,將其砍斷手腳,涂以蜂蜜,讓蟲蟻啃食傷口,還有讓我同惡犬搏斗,也是他想出來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夠了!”

    顧長夜忽然低呵一聲,打斷她的話。

    花枝本就陷在恐怖的回憶中,再被他一吼,身子本能的向后踉蹌倒退,不過兩步后背便撞在冰冷的墻壁上,像一個溺水之人大口大口的喘著氣。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站起身,見她臉色越發難看,一步走到她面前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這樣的情況,花枝經歷過無數次,她在心底反復告訴自己,那些都已經過去了,已經不用再害怕。

    過去每每被這些痛苦地回憶折磨的不堪時,她都是這樣安慰自己熬過來的。

    她的背脊緊貼在墻壁上,得以支撐著身體不倒下,右手緊緊捂住心口,好半晌才將呼吸平穩住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,王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,眉心的褶皺救救無法松開。

    都這副模樣,為何還要說沒事?

    花枝這幅逞強的模樣,越想越讓他生氣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?”

    顧長夜陰沉的語氣,讓花枝一凜,不知所措的抬起頭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她的身前,不過半掌的距離,他眸底的光亮與陰暗,花枝全部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在柔麗,你獨自潛入記路線,你不害怕?在金豐山,你親手殺人不害怕?在金鑾殿,你面對皇上、文武百官,親眼看著賈賀被砍下頭顱,你不害怕?怎么現在只是回憶你就這么害怕?眼下這樣是想裝給我看?”

    他說出的話,一字比一字更加寒冷,周身的戾氣,壓得花枝剛剛順暢的呼吸,又慌亂起來。

    花枝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這樣惱火,只是剛剛還未消散的恐懼又被勾起,花枝不得不將自己的身體,全部交給身后的墻壁。

    她不想在顧長夜的面前倒下,她好不容易讓自己改變一些,好不容易才向顧長夜證明,她不是只有軟弱,她也有能力幫到他。

    可是若在他面前倒下,她之前努力的一切,一定會被他否認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沒有害怕,只是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花枝用盡所有的力氣,回答了顧長夜的問題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對這個答案并不滿意。

    她說謊的能力實在太拙劣,每次都會被人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知道她在說謊,所以顧長夜生氣,惱火,憤怒。

    他要聽她說實話,說她害怕,說她需要他,可以不要逞強,像是在柔麗,在鬼市時那般,說出心里所想。

    可是面前的花枝,眼中蒙著霧氣,一副柔軟的模樣,可還是緊咬著下唇,就是不肯承認。

    “好,本王突然很好奇,當初你是如何流落到鬼市,不如你來講講?”顧長夜陰沉的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,雙手緊緊地摳著身后的墻壁。

    這件事沒有一個人問過她,所以除了她自己外,也沒有一個人知曉。

    對別來說,記性好或許是一件幸事,可對于花枝來說,記性好是最大的不幸。

    有很多記憶她都想永遠的忘掉,這樣傷疤就不會痛,噩夢就不會來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微微顫抖,許久才發出聲音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因為被府中的嬤嬤藏于床榻之下,僥幸逃過一劫,等我爬出來的時候,府內已經沒有一個活人,我害怕的跑出去,一個人在大街上走了七八日,變成了一個小乞丐......”

    每說一個字,這些陳舊的傷疤就會被掀開,帶起一陣生痛。

    “后來,我在路上見到了將我藏起來的嬤嬤,原來她也逃過一劫,本來我已經絕望,但是看見她,我有生出了希望,我以為今后我們二人會相依為命,卻沒想到......她直接將我賣到了鬼市。”

    講道最后花枝的身體一松。

    她本以為,回憶這些對她來說很困難,卻沒想到,原來她可以將這些輕松地說出口。

    可是她剛松口氣,顧長夜倏然抬手,用力地按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花枝的身體又緊繃起來,卻強迫自己鎮定下來,“王爺,您......還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她的問題令顧長夜更加惱火。

    他還想知道什么?

    他真正想知道的東西,她并沒有給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在柔麗那次,還有你被人抓到鬼市那次,為什么要叫我的名字?”他冷聲問道。

    花枝愣住。

    她細細回憶,可那兩次她當時實在太害怕,被嚇得六神無主,說過什么做過什么全都沒記下。

    不過花枝清楚,自己很有可能因為太過害怕,喊了顧長夜的名字。

    顧長夜大概因為她知乎他的名字,而感到不快吧。

    這件事沒法解釋,花枝只好低下頭,連忙認錯,“王爺,我錯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感覺自己額角的青筋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花枝!”

    他低吼一聲。

    可這兩個字一出口,兩個人頓時都愣住。

    花枝震驚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她知道顧長夜很討厭這個名字,所以她從沒想過,能從他的口中聽到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顧長夜向來波瀾不驚的眸子,此刻也滿是震驚。

    他努力的想抹掉這個名字的存在,可為何這兩個字還是會從口中蹦出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爺?您叫我什么?”花枝試探著問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薄唇緊抿成一條線,眼底的黑氣涌動的劇烈。

    許久他冷聲說道:“我討厭說謊,而你剛剛沒有說實話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放開花枝,轉身大步離開。

    花枝怔怔地看著他離開的背影。

    此刻她的腦中已經亂成一團,她不知自己該先去考慮哪個問題。

    他到底想要聽她說什么?還有,剛剛為什么要喊那個名字?

    他們之間......到底算什么?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