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85章 藏獒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85章 藏獒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一個人坐在書房里,一只手扶著額頭,雙眼平淡的合著,可眉心的褶皺,卻出賣了他此刻燥亂的心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怎么了?怎么會突然叫她花枝?

    明明是他剝奪了她的所有。

    她的父母,她的身份,她的名字,他立下規矩,全部都要狠狠踐踏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第一個打破自己立的規矩。

    實在太可笑了!

    雜亂的思緒在腦袋中四處沖撞,撞的他又開始頭痛起來。

    他想的太認真,連李叢敲門的聲音都沒有聽到。

    最后李叢自己推門走進來,一進屋便看到顧長夜神色不對勁的樣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時常頭痛他是知道的,于是他擔憂地問道:“王爺,您又頭痛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聽到李叢的聲音,顧長夜抬起頭,眉眼是一如既往地冰冷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哦,賈賀的案子,司刑司那邊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,之前阿奴用來買官窯的金子,剛剛差人送了回來,還有一些賈賀家的財物,本來要司刑司那邊收繳的,可不知為何也送到王府來了。”

    李叢說完,顧長夜冷笑一聲,“看來司刑司里有人,想借著賈賀家的這些寶貝,討好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這算盤打的可真精明,用別人的東西討好,自己一點損失都沒有。”李叢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司刑司一直在夏禾的掌控中。”顧長夜身子向前傾,左手支在桌面上,指尖輕揉著太陽穴,“說明之前司刑司的人,也經常這樣討好夏禾,恐怕夏禾沒少在他們那撈油水。”

    李叢皺眉想了想,問道:“可王爺和夏禾又不一樣,要不卑職把這些東西送回去?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臉淡漠的說道:“先在王府里放兩天吧,讓那人開心兩日。”

    李叢拱手,“是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后,李叢想到什么,有些猶豫地說道:“王爺......其他都好說,那些東西里,還有個活物。”

    “活物?”顧長夜皺眉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對,就是一只藏獒,從進府后就吠個不停,吵人不說,還挺兇的,我怕再沖出籠子,嚇壞了沈小姐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氣,良久輕聲說道:“叫人把這籠子鎖好,放到馬廄去,那里沒什么人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叢立刻轉身,按顧長夜交代的,將那只藏獒安排到馬廄那里。

    過去除了花枝住在馬廄對面的小破屋,本就沒有什么人過來,后來花枝搬走,便更沒有人到這里。

    馬廄里的馬有專人飼養,但花枝過去一個人的時候,經常會和它們說話,所以搬到偏房后,花枝偶爾也會回來喂喂馬。

    剛走到院子的門口時,花枝便聽到一聲類似野獸的低吼聲。

    王府里怎么可能會有野獸?

    花枝自嘲的笑笑,心想一定是自己聽錯了,便抬腳走進院子里。

    藏獒的籠子被放在院子的最里側,被一口缸擋住,所以剛走進來時,花枝并沒有看到。

    她走到馬廄前時,藏獒先看到了她,直接在籠子里猛撲了一下后,便開始對著花枝狂吠起來,還不停撕咬著籠子。

    聽到狗吠聲,花枝感覺自己的手腳頓時冰冷的像是被凍住一樣,費了好大的力氣,她才轉頭脖頸向右側看去。

    視線一落在鐵籠子上,她本能的邁開步子,轉身逃跑。

    她最怕的便是狗,見到狗腦子里便會變成一片空白,除了本能的求生欲,其他的全被拋在腦后。

    剛跑出院子,在拐彎的地方,花枝便和沈憐撞了個正著。

    花枝跑得太猛,將沈憐撞得向后一個踉蹌。

    她連自己撞到誰都沒有看清,也顧不上道歉,便急忙越過沈憐跑得不見人影。

    幸好身后的子俏扶住沈憐。

    子俏看著花枝跑開的方向,憤憤的說道:“這個阿奴也欺人太甚了!仗著王爺喜歡她,都不把小姐放在眼里了,撞了人都不知道認錯!”

    本就被撞的惱火,子俏這么一說,沈憐更加惱火,一把將子俏扶著自己的手甩開,“賤人!我沒去找她算賬,她還敢主動往我這里撞!”

    子俏在一旁附和的點頭。

    那邊院子里藏獒兇殘的吠聲,一直傳到沈憐這里。

    沈憐微微皺眉,“怎么有狗叫聲?”

    子俏這才想起,剛剛李侍衛找她說過這事,“回小姐,剛剛李侍衛來說了此事,有人給王府送了一只性子兇猛的藏獒,怕驚嚇到小姐,已經在籠子里鎖好了,過幾日就會找人把那只狗送走。”

    沈憐的眸光微微轉了轉,想到剛剛花枝慘白的臉色,冷冷的勾起一邊唇角。

    “哦?我倒是挺好奇這藏獒什么樣子,走,過去看看!”

    說完,沈憐朝吠聲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著鐵籠子里藏獒的可怖的樣子,吠聲一聲比一聲震耳。

    沈憐也被嚇得向后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這狗......還真是兇啊。”

    子俏也有些害怕,緊緊跟在沈憐的身后,說道:“聽說這品種的狗都兇得狠,好像還能將人咬死呢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聽到這,沈憐來了興趣。

    看剛剛花枝的那副樣子,定是被這狗嚇到了。

    沈憐本來是想看看,能不能用這狗嚇嚇花枝,可聽到子俏的話,她又有了旁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露出一抹笑容,眼底卻滿是陰冷,搖擺著腰肢走向籠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!小心,不要靠那么近!”子俏有些擔憂的說道。

    沈憐卻沒有半點停下的意思,走到籠子邊蹲下身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。”她輕聲沖籠子里的藏獒說道:“旁人怕你,我可不怕。”

    她在心底暗暗盤算著,這只藏獒或許可以好好利用一下......

    正院里,長柳剛打掃完院子,正要休息一下時,便看見花枝臉色蒼白的跑回來,右手里還抓著一把馬吃的飼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長柳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可花枝就像是沒有聽到一般,六神無主的往自己房間里走去。

    房間里,小舞正在收拾著床榻,一扭頭也看出花枝的不對勁。

    花枝傻愣愣的走到桌前坐下,雙目空洞地看著桌上的杯子。

    “阿奴這是怎么了?”小舞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長柳也不清楚,只能搖頭。

    二人盯著花枝看了半晌,想看看她什么時候能回過神。

    可是花枝傻坐在那半天,一點反應都沒有,最后長柳是在按捺不住,倏然喊道:“阿奴!”

    這一聲太突然,又將花枝嚇了一跳,下意識捂住雙耳,“別,別咬我!”

    小舞微愣,然后瞬間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她應該是被嚇到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