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87章 不必說謊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87章 不必說謊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長柳剛走進正院,便聽到偏房里傳出花枝的哭聲。

    她心底一驚,正要向偏房走去,又發現,小舞正站在門口,也沒有要進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長柳的聲音將小舞嚇了一跳,急忙轉身在唇邊豎起食指,做了個禁聲的動作。

    看小舞鬼歲的模樣,長柳也不由自主的壓低聲音,“怎么回事?你怎么不進去看看阿奴?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?王爺在里面呢。”小舞唇角含著一個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長柳看著她的神情,轉瞬明白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她有些興奮地問道:“你把王爺叫來的?”

    小舞點頭,“我在拿清心丸的路上碰見王爺,便說了阿奴的事,王爺本來要出府的,但是立刻扭頭來了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!”長柳看著小舞忍不住贊賞道:“阿奴她一直不開竅,從來都不去討好王爺,我都替她著急,還是你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小舞也跟著一嘆氣,“阿奴年紀到底是小,很多事情想不明白,若她真的能將王爺拴在自己身邊,王府里自然是沒有人敢欺負她的,興許也不用擔心王妃進門后,她會被趕出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長柳點頭,然后疑惑的問道:“可是,她在屋子里哭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舞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她不敢偷聽太久,事情只偷偷聽到大概。

    “阿奴看起來膽小怕事,但是在某些事上挺倔強的,我已經同王爺說了她是被嚇得,可到她那里就是不肯承認,王爺好像因為這個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可哭的。”聽小舞說完,長柳覺得沒什么大事,放下心來,轉身朝院子中央的木椅走去,“我知道王爺為何生氣,那個男人不喜歡向自己示弱的女子,如阿奴那般嘴硬,定是要吃些苦頭的。”

    小舞也是這么想的,轉身坐到長柳身旁,打趣的問道:“你還懂這些?”

    長柳的臉頰微微一紅,“那,那說書的都是這么講的,我之前去茶樓聽到過。”

    看她臉紅的模樣,小舞掩嘴笑起來。

    院子外兩人的聲音,半點沒有傳進屋內。

    顧長夜依然一副冷漠的神情,看著花枝哭噎的樣子。

    但其實,在她哭著說怕自己不配站在他身邊后,他心底的那點怒氣已經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幽幽的問道:“所以,你以為只要你什么都不怕,就配站在我身邊了?”

    花枝停下哭聲,吸了吸哭的泛紅的鼻尖,淚珠還在眼眶里打轉。

    “這樣王爺就不會覺得我沒有用了,我好不容易,向王爺證明自己是有點用的,若是什么都不怕,王爺一定會嫌棄我,又會同以前一樣對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說的認真,顧長夜的眉心卻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“我不該對王爺說謊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不敢看他的雙眼,便將頭轉到一旁說著,露出半截白皙的脖頸。

    她的脖頸生的也好看,纖細白嫩,沒有一點褶痕,側過頭時,會展露出一道好看的線條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跳,半晌才強迫自己移開視線,放開花枝的雙手,身子倒在她的身側躺下。

    屋子里雖然安靜下來,花枝的心跳卻還像打鼓般的跳著。

    許久,她緩緩將頭轉向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所以在正堂,王爺也是因為這件事生氣?”

    顧長夜合著雙眼,猶如睡著一般,許久才淺淡的‘嗯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花枝抬手按住自己失控的心跳。

    不知這是不是她的錯覺。

    顧長夜似乎是在擔心她?

    她暗暗地否認,可這個念頭一蹦出,她便不由自主的歡喜,哪怕只是她自己胡思亂想,可眼下這種悸動的感覺,讓她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感覺到花枝的視線,顧長夜也緩緩睜開眼。

    她眸底的柔光一落進眼底,便讓人不舍將她從自己的眼中趕走。

    屋子了一片寂靜,兩個人就靜靜地看著彼此。

    越是想要慢下來的心跳,反倒越加失控的跳著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手指微微一動。

    他忽然萌生一股沖動,想要緊緊抱住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她的身體有多柔軟纖細,也沒有人比他更清楚,她被抱在懷中時有多乖巧。

    ‘咚咚’

    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,打破屋內的寂靜。

    門外是李叢的聲音,“王爺,入宮的時辰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半刻停頓,坐起身便急匆匆朝門口走去,連頭都沒有回一下。

    花枝怔了一刻,也急忙坐起身。

    “王爺!”她收不住自己的心跳,只想解開自己心底的疑惑,“王爺為什么要生氣?只是因為我說謊?”

    顧長夜在門口前停下腳步,眸色微沉。

    半晌,他幽幽說道:“不必說謊,對我來說你不是一無是處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推開門離開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門口,傻愣半天。

    小舞和長柳走進來,坐到她身邊,便有些急切的問起來剛剛都發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可她們的話,都沒有別花枝聽進去。

    許久,花枝的魂才慢慢飛回來,也顧不上身旁的兩個人,她轉身把自己裹進被子里,忍不住在床榻上打起滾來。

    只是簡單的一句話,便讓她覺得過去吃的所有苦,受的所有痛,都沒有那么讓她難受了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顧長夜進宮是因為赫然即將造訪,皇上決定頒布詔令,為了展示蜀國的民風,今年的花神祭將會大辦。

    花神祭在每年秋季的最后一日,各家會帶著花燈聚集到淮河水畔,送走花神,并祈求獲得美好的祝福,愿來年百花盛開時家人平安,諸事順利。

    往年皇上都是在宮中祭祀花神,可因為夏禾的提議,便決定今年同百姓一起祭祀花神。

    顧長夜雖然不知道夏禾在打什么算盤,但是這個提議對皇上是有利的。

    在宮中,宋婉思和夏禾已經將皇上的權力架空,若不是因為他用手段強把住了一些權力,只怕宋婉思心底那些小算盤早就得逞。

    平時皇上在宮內,百姓對天子也不甚了解,不能聚攏民心,這也是皇權不穩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若是此次同百姓一起祭祀花神,于皇上是有利的。

    只要盯緊夏禾那邊,不讓他插手此事就好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