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88章 雨夜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88章 雨夜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回王府的路上,李叢交給顧長夜一封暗衛送來的密信。

    看完信上的內容,顧長夜神色微沉。

    “王爺,信上說什么了?”李叢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默聲片刻才開口,“陳羽已經見過夏禾。”

    李叢皺眉,思忖片刻,不解的問道:“他到底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薄唇緊抿成一條線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知道,夏禾到底在找什么?

    唯一能確定的是,夏禾所找的東西,和阮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。

    李叢想了想,看向顧長夜問道:“王爺,夏禾提出花神祭的事,定是有什么陰謀,我們真的要讓皇上出宮嗎?”

    “凡是不能太被動。”顧長夜神色淡然的將信收好,“賈賀的案子,是他起的頭,眼下洗塵宴還沒開始,他就已經開始盤算著下一步了,我們身處的位置太被動,不如借他的提議,化被動為主動。”

    李叢似懂非懂的聽著。

    “而且......”說著,顧長夜的眼底露出殺氣,“我也該和他算賬了。”

    天空滑過一道驚雷,照亮半個夜空,驚得馬兒腳步更急。

    同樣驚醒了趴在桌子上睡過去的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站起身,走到窗邊看著外面的瓢潑大雨。

    大雨在外面形成一個雨幕,用老爹拍打在地面,激起一層層白煙。

    秋季,便是下一次雨,天氣就要在涼一些。

    屋外的冷意吹到臉上,讓花枝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她急忙伸手想要合上窗戶,就看見一個小婢女撐著傘急匆匆跑進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看這么大的雨,小婢女還在外面亂跑,花枝便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”婢女急匆匆的跑上前,神色慌張的說道:“香菱姨發病了!跑到花園里,三四個人都拉不住,我們又怕傷了她,你快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一聽是香菱,花枝急忙撐著傘,點燃燈籠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本就低沉的天空,因為這場大雨變得更加壓抑。

    呼嘯的風聲充斥在耳中,縱使有傘遮擋,可還是有水濺在身上。

    顧不上濕透的衣擺,花枝跑進花園。

    燈籠被大風吹得搖搖欲墜,可花枝不敢停下腳步,大聲喊道:“香菱姨!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花園里沒有半點回應。

    又向前走了幾十步,花枝隱隱感覺不對勁。

    不是說有四五個人在嗎?怎么她沒有聽到半點人聲?

    花枝緩緩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,隱隱傳來壓抑的低吠聲。

    那個聲音,花枝很熟悉。

    明知道會看到自己害怕的東西,可花枝還是忍不住,將拿著燈籠的手向前探去,想要看清隱藏在黑暗中的是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昏黃的燈光,一點一點向前延伸。

    四周的花朵因為這場大雨,被拍打的垂著頭,而花叢下面趴著一只深棕色皮毛,有半個花枝那么大的狗。

    它嘴巴四周的毛,不知是沾上了雨水還是口水,已經變成一縷一縷。

    花枝倒吸一口氣,空氣中的寒意,如針般刺著她的肺部。

    這只藏獒不是應該關在馬廄那里嗎?籠子呢?

    花枝的腦中一時亂成麻,看著那只藏獒,喉嚨里發出嗜血的低吼聲,一步一步走出花叢.....

    顧長夜走進王府,便看見府內的下人已經亂成一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他攔住李婆婆,冷聲問道。

    看到顧長夜,李婆婆本就難看的臉色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爺。”她控制不住的結巴起來,“那,那只狗,不知怎么跑出來了,下人們正找著呢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,“還沒有找到?”

    李婆婆顫抖的搖頭。

    李叢向前一步,“王爺我帶侍衛找吧,那狗太過兇猛,恐會傷到人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點頭。

    李叢立刻轉身帶人找起狗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聲思忖片刻,抬腳朝沈憐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上,卻碰見子俏一手撐著傘,一手端著湯藥朝香菱的房間走著。

    看到顧長夜,子俏連忙停下腳步,“王爺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呢?”顧長夜皺眉看她。

    “回王爺,剛剛打雷,香菱姨發病,小姐便立刻趕去照顧,這是香菱姨的藥,奴婢正要送過去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落在她手中的湯藥上,半晌臉色緩和下來,“府里有狗跑出來,照顧好小姐。”

    子俏點頭,“奴婢剛剛聽說了,已經叫侍從在香菱姨的門外守著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沈憐無事,他的心稍稍放下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著子俏走遠,顧長夜轉身往正院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正院門口時,才發現偏房的燈是暗著的。

    睡了?

    正想著時,小舞突然從一旁踉蹌的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也沒有撐傘,身上的衣裙已經被雨水濕透,被雨水凍得面無血色。

    看見她冒冒失失的樣子,顧長夜沉聲說道:“別在外面亂跑......”

    “王爺!”小舞神色慌張的打斷他的話,“阿奴不見了,我四處找過她,就是沒看見她!”

    花枝不見了?

    想到那只狗還不知道在王府哪里藏著,顧長夜的眉心皺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剛剛我碰到一個小婢女,她說阿奴去香菱姨的房間照顧了,可我去過那里,她根本不在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小舞講完,顧長夜立刻轉身。

    李叢看著顧長夜走回到前院,有些奇怪的迎上去:“王爺?您回書房吧,卑職怕那狗沖撞了您?”

    “阿奴不見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冷的吐出五個字。

    李叢一陣啞聲。

    這不是添亂嘛?!

    “還差哪里沒有找?”顧長夜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李叢也片刻不敢耽擱,急忙回答:“之前他們已經找了大半,只剩南苑,東瑯和花園了。”

    他話音剛落下,就感覺腰間的佩刀一松,轉眼就到了顧長夜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南苑有路嬤嬤在,立刻去那里搜!”

    命令完,顧長夜直接越過李叢朝花園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!我......”

    本想說派幾個人跟著他,可李叢的話就吐出三個字,顧長夜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風越吹越大,花園里的花草已經被吹得東倒西歪。

    顧長夜撐著傘走進去,沒走幾步便看見落在泥坑里的一把雨傘。

    看到那把傘,他的心驟然揪起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