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90章 索取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90章 索取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我怕你受傷。”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的背影,再控制不住一直壓抑的喜歡說道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那么近,可又那么遠,明知追不到,可她還是努力去追趕著他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喜歡她說謊,她也無心騙他,那為何不說一次心里話。

    “父母不在了,也沒有一個親人幸存,最信任的人將我賣掉,我本來已經一無所有的,然后你出現了。”

    聽著花枝的聲音,顧長夜的背脊一僵。

    他緩緩轉過身,皺眉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把所有你給我的,百倍千倍的還給你,只要你好我什么都愿意做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唇角輕輕彎起,清淺的聲音夾在雨中,落在顧長夜的耳中竟有些不真實。

    她繼續說著:“我曾說過,你是很重要的人,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略作停頓,低下頭自嘲地笑了一下,“......可是剛剛我才發現,其實不是為了你我變得無所畏懼,而是因為你在,所以我才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指尖微微一動,不是他想動,而是身體不由自主地就動了一下,身體的每個部分都連著心臟,感覺著心頭失控的悸動。

    花枝依然低著頭,沒有看他的神情,自顧自地說著:“我以前不明白王爺討厭我,后來我隱隱明白了,我這樣的性子,總是給王爺添麻煩,被討厭實屬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倏然出聲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茫然看向他,不知他這句話是什么意思,剛想開口問,視線突然觸及顧長夜身后遠遠的光亮。

    有嘈雜的人聲傳來,花枝想應該是來找顧長夜的。

    她剛要開口,顧長夜忽然一步走到她面前,拉起她的手腕就朝假山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?”花枝詫異地看著他,回頭看了看反倒離他們越來越的光亮,“出口在那邊,已經有人來找您了,您要去哪?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理會她,一直將她拉到假山一塊凸起的巨大巖壁后,倏然停下腳步,轉身將她抵在石壁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說的只有剛剛那些?”

    他低頭靠近花枝,眸光冷寒的凝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近在咫尺的臉,下意識的屏住呼吸,良久才弱弱地回答道:“我就是想說,之前我不是有心騙您的,王爺不要生氣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和她平行對視著,眸底里的情緒越發洶涌。

    二人的衣衫皆濕透,呼出的白氣交纏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王爺!”

    不遠處傳來呼喊顧長夜的聲音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顧長夜的身上,怕他著涼,正要轉頭回應那邊的聲音。

    可腦袋剛剛一動,顧長夜的手便捧著她的側臉,將她的頭重新擺正。

    下一秒,花枝便感覺到唇瓣上一陣冰涼。

    這個感覺很熟悉,只是比樹下那次,顧長夜少了些溫柔,多了幾分強勢。

    兩個人的嘴唇都是冷的,不過廝磨片刻就變得滾燙。

    花枝的腦中先是空白了一陣,緊接著開始胡思亂想起來。

    他又喝醉了嗎?還是被雨淋的糊涂了?又或是,突然就有了他所說過的‘男人的本能’?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也無法給自己一個答案,只是一顆心劇烈的跳著,快從喉嚨里跳出來。

    這種事,只有兩個互相喜歡的人才能做。

    這句話在腦中一跳出,花枝忽然又起了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也喜歡她?

    花枝心不在焉的想著,胸腔里沒有新鮮的空氣,讓她的眼前一陣暈眩,本能的大口呼吸新鮮口氣,可顧長夜根本不給她這樣的機會。

    他奪走了她全部的氣息,又將自己全部的氣息送過去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他突然就不想去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從沒有一個人,為了他愿意和世間所有人作對,甚至和自己的恐懼斗爭,舍去性命,也要護著他。

    哪怕是當年的阮靈都不曾這樣傻過。

    她是膽小的,是懦弱的,為了他,她可以努力隱藏自己長處,讓自己變得不起眼,同樣為了他,她也可以努力盛放,只為配站在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任由心底的悸動,侵蝕四肢百骸,為了緩解這種酥麻感,他便在花枝的唇上尋找解藥,來緩解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可越是索取,就越是想要更多,這種需求像是永無止盡般。

    直到花枝的腳下有些站不住,在不停下就快暈過去時,他才稍稍向后退開一些,給了她片刻的喘息時間,可視線從未曾她的臉上移開。

    迎著他灼灼的視線,花枝越發迷惘。

    嘴巴剛張了張想要問為什么,顧長夜微微側頭,耳鬢廝磨的在她耳垂處低語,“噓,你想被他們看到我們在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下意識的將話咽回肚子里,余光看著不遠處透過來的光亮,不由得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感覺到她的身體緊繃著,顧長夜在她的身邊輕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低沉誘人,不同以往的清冷,夾著許多溫柔。

    花枝想如果不是顧長夜糊涂著,那大概就是自己糊涂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從她耳側重新磨蹭到唇角處,緩慢細心地啄吻著,花枝則一動不動,乖巧的任由他動作。

    假山外側,李婆婆帶著人焦急的找著顧長夜,呼喊聲越來越近,可是顧長夜沒有半點要回應的意思。

    直到感覺到花枝的身體在微微顫抖,他才緩緩停下動作,輕聲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枝低垂著眼睫,睫毛翹起的尖端輕顫著,許久才低聲弱弱的說道:“我冷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涼薄的唇角,若有若無的揚了揚。

    “知道說這種話意味著什么嗎?”

    花枝迷惘的看向他,半晌才緩緩地搖頭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抱你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將她攬進懷中,努力將自己身上的溫暖渡給她。

    花枝只覺得自己頭發漲,迷糊的想著,自己不是這個意思,可她又不知道如何解釋。

    而且這個懷抱太溫暖了,她不舍得離開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抬起手圈住顧長夜的腰,順從的靠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一個下人提著燈籠,四處搜尋著王爺的身影,繞過假山時,看到有人影站在假山后,急忙上前兩步。

    “王......”

    口中吐出一個字,那人的喉嚨里便像是卡著一根魚刺,剩下的話再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他怔怔地看著顧長夜站在假山后,懷中緊緊抱著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側頭,那雙眸子里的寒意,迅速順著那人的背脊爬上頭頂。

    讀懂其中的警告,那人慌不擇路的轉身跑掉,顧長夜這才抬手,將昏沉沉睡過去的花枝打橫抱起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