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92章 教習坊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92章 教習坊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的眼睛危險的瞇起,“所以,你讓人放出狗,然后又刻意將阿奴引到花園,就是為了報復她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既然已經決定擔下所有事情,子俏越發理直氣壯起來,“以前王爺從不偏袒她的,可也不知道她對王爺用了什么法子,事事由著她,小姐因此日日夜夜的心傷,王爺!那個死丫頭,當初可是想要害死小姐!”

    等她說完,顧長夜抬起微垂的眼簾,好看的薄唇輕啟,突出的音節卻如冰錐一般直刺子俏。

    “一個下人,誰給你的膽子管本王的事。”

    子俏身體不自控的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視線微轉看向一旁沈憐,幽幽問道:“憐兒,此事可與你有關?”

    沈憐緊張的扯住裙擺,半晌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顧長夜神色陰沉,冷聲命令道:“將子俏帶下去,鞭刑八十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音落下,子俏臉上的血色,轉眼變得煞白。

    鞭刑八十,就等于直接讓她去死。

    子俏頓時慌神,向沈憐投去求救的視線。

    沈憐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性子她不是不了解,觸到了他的逆鱗,那定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可子俏是她的人,自小陪著她長大,本以為顧長夜會看在她的面子上,小懲大誡,卻沒想顧長夜下手會如此之重。

    沈憐在心底暗暗盤算著,她身邊只有子俏一個人可以放心的用,若是子俏沒有了,以后再想對付花枝,怕是更難。

    權衡利弊,沈憐覺得有必要保住子俏。

    眼看著子俏要被人拖出去時,沈憐神色從容的在顧長夜旁,屈膝跪下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子俏犯錯,是我管教下人無方,而且她的初衷也是因為我,若小叔叔要罰,便讓替子俏承下一半的責罰吧!”

    顧長夜蹙眉看她,“起來!下人我會給你再換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換一個人的問題。”沈憐抬起頭,眼中含淚的看著他,“小叔叔在氣頭上,可憐兒還清醒著,子俏是傷了小叔叔的通房,可于我來說,她的本意是不想看我受傷,所以我理所應當的護著她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唇角不悅的抿起。

    沈憐繼續說道:“而且阿奴她不是沒有受傷嗎?既然她無事,我也不想看子俏白白丟了性命,若只有挨八十個鞭子,才能讓小叔叔消氣,那就讓憐兒和子俏一起受著吧!”

    二人面對面僵持半晌。

    最后,顧長夜緊繃著的唇角驀然一松。

    他手肘撐在桌面上支著頭,若有的所思地看著沈憐。

    這丫頭是料定他,不會將她怎么樣,所以才敢如此說的,而且句句說的,倒像自己才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疼她,寵她,可顧長夜不是傻子,他相信沈憐和阮靈一樣善良,但不代表她一點心機沒有。

    他不討厭這樣的心機,但她不應該在他身上耍心思。

    當初帶花枝去皇宮的事,知曉真相后,他就沒有追究過,可這次,他沒有再縱容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憐兒,我同你的母親有過約定,會護你一生,便不會傷你。”顧長夜悠悠說道:“既然你為她求情,那可以饒她一命。”

    沈憐一喜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顧長夜接著說道:“但還是要罰的,剛剛你也說了,教管無方,你也有責任,從明日開始,你們二人便去教習坊學習吧。”

    沈憐的臉色驟變。

    教習坊是什么地方,那里只有家中管束不住,沒有教養,登不上臺面的女子,才會被送到那里管教。

    這于沈憐來說是莫大的羞辱,若是去了那里,豈不是要讓她成了旁人的笑柄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為何要這般羞辱我?!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色一沉,“是你要同她一起受罰,既然話已說出口,便要自己負責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叔!!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極其冷漠的吐出兩個字,讓屋內一時冷的如寒冬臘月。

    沈憐咬著牙,憤憤地看著顧長夜,良久站起身朝門口走去,出門前她停下腳步,背對著顧長夜開口,“是不是為了她,你連我的母親都可以不顧?”

    說完,她帶著子俏大步離開。

    李叢連忙將那個放狗的下人,也交給外面的人處理,將書房里無關的人都打發出去。

    因著沈憐最后的那句話,顧長夜的神色十分陰沉,周身滾動的戾氣,像是隨時會拔劍殺個人。

    李叢就靜默地站在門口,大氣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“教習坊的事,你派人去安排一下。”良久,顧長夜沉沉出聲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叢猶豫片刻,才輕聲開口說道:“這么多年,我還是第一次見王爺同沈小姐惱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顧長夜的眉心出的更深,“你也覺得不該如此?”

    李叢急忙搖頭,“王爺做的沒錯,我知道王爺一直在給沈小姐留面子,放狗這件事,子俏膽子再大,沒有沈小姐的允許,她也是不敢的,先不說此事是沖著阿奴去的,萬一傷了別人,也是不對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緩緩吐出一口氣,“放狗的事情,和憐兒去教坊司學習的事,不要泄露出去,希望她能借此機會反思己過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爺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感覺到有人在輕柔的,為自己擦拭額頭的汗水,花枝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睜開雙眼。

    見她醒過來,坐在床榻邊的小舞露出笑容,“醒了?”

    花枝感覺自己的頭很痛,抬手扶住額頭,問道:“我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?”小舞笑著說道:“昨夜府中那只藏獒跑出來了,你的運氣也真是不好,偏偏讓你在花園里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猛地想起那只藏獒,背脊猛地一涼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來了!”

    小舞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,柔聲說道:“昨夜你淋了雨,還發燒了,不過大夫來得快,立刻給你灌了湯藥,果然睡一覺燒就退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身體這么不舒服,是因為生病的原因,花枝有些委屈地看著小舞。

    花枝自小就渴望別人的疼愛,在父母那里沒嘗到,但在小舞身上倒是體會過,每每花枝生病,只要她露出這副可憐神情,小舞便會忍不住抱著她,極盡溫柔的哄她。

    眼下看她的模樣,小舞伸手撫著她柔軟的發絲,但不是安慰,而是輕聲說道:“我看王爺比你可憐多了,和你一同淋了雨,將你送回來后,有去書房坐了一夜。”

    隨著小舞的話,昨夜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上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花枝驚叫一聲,只覺得臉頰滾燙,急忙用被子將頭蓋上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