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95章 原諒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95章 原諒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為什么要哭。”花枝低聲喃喃的說道。

    她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,只是心底的委屈不知怎么了,忽然全部涌上來,也不給她控制的機會,眼淚便掉下來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一言不發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許久花枝才緩過神,從他懷中抬起頭,仰頭看著他,“王爺,我想問你......”

    未等花枝問出口,她的余光忽然瞥見長廊左側的盡頭,一個小婢女向他們這邊走來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們兩個現在的姿勢,花枝的臉上越發滾燙,下意識從顧長夜的懷中掙脫出來,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小婢女走近二人,微微欠身,“王爺好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出聲回應,視線依然放在花枝的身上。

    小婢女有些奇怪的偷偷打量著他們,隱隱感覺這二人的神色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一個慌張失措,像是做了虧心事,一個雖臉上沒有波瀾,但漆黑的眸子深處涌動著復雜的情緒。

    旁邊有人看著花枝也沒了解惑的心思,面朝顧長夜低下頭,聲音極弱的說道:“王爺,奴婢去給路嬤嬤送糖去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轉身便小跑開,一下也不敢回頭。

    一路跑進南苑,她才敢停下來。

    她站在門口微喘著,失神地看著自己的腳尖,腦子里全是顧長夜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路嬤嬤的聲音忽然響起,花枝這才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花枝看向坐在石椅上,神情嚴肅的路嬤嬤,穩住心跳,才想起自己來南苑的目的,“這幾日轉涼,我怕婆婆的膝蓋受不了,做了些姜糖,吃了可以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花枝向路嬤嬤走去,將手中的盤子放在石桌上,然后看著已經空了一大半的盤子,倏然怔住。

    路嬤嬤也看了一眼盤子里七零八落的姜糖,狀似揶揄的說道:“怎么?你路上太餓,就自己先吃了?”

    花枝急忙搖頭,回頭看了一眼來的方向,也不知道該如何向路嬤嬤解釋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跑著來的......糖應該是都掉在路上了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路嬤嬤悠悠地打斷她,“你這性子,真是半點開不得玩笑。”

    花枝不好意思的低下頭,下移秒有些驚訝的看向路嬤嬤。

    路嬤嬤已經許久沒用過這種柔和的語氣,同她說過話了。

    自從路嬤嬤知道所有的事情之后,對她只有冷漠、嘲諷,隨她有心的討好從來都是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她看著路嬤嬤伸出手,拿起盤中的一塊姜糖,放入口中,半晌輕聲說道:“甜的剛好,就是姜味太重了,以后姜片記得要多泡一會兒水。”

    花枝用力的點頭,她忍了忍,可是眼眶還是有些酸澀。

    路嬤嬤這是原諒她了?

    “婆婆,以后我能經常來南苑嗎?”她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    路嬤嬤似是有些不耐煩的呼出一口氣,“腳長在你身上,你愿意來就來,問我作甚?”

    雖然路嬤嬤看著像是不耐煩,但說話的聲音輕柔,花枝便知她的不耐煩是裝出來的。

    因著路嬤嬤終于肯原諒她,接下來的五日,花枝的心情都格外的好,一有時間就往南苑跑,比起過去的小心翼翼不敢言語,花枝開朗了一些,總把自己發現的一些新奇事講給路嬤嬤聽。

    只是偶爾她還是會煩惱,她和顧長夜的事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,花枝就會混亂,原本她整理好的心思,全因那個吻被打亂,讓她生出了期盼,生出了或許可以永遠留在顧長夜身邊的念頭,也讓她開始更加的害怕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對顧長夜的舉動誤會了,那該怎么辦?

    世間最讓人傷情的不是得不到,而是得到過又失去了,那種心情,才叫人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幸好因為赫然的事情,為了監督司禮司,顧長夜一連五日沒有回國王府,這才給了花枝思考的時間,否則只要一碰到顧長夜,花枝的腦中便會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這期間陶知節大人到過王府一次,剛好讓花枝碰見了,聽聞顧長夜不在王府,而是在司禮司,他便準備到司禮司尋顧長夜。

    他來時和走時都是行色匆匆,而且愁眉不展,面容比花枝上次瞧見他,要憔悴很多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花枝隱隱感覺,他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煩的事情。

    知道白露那日,顧長夜才回府,還帶回來許多龍眼,是皇上御賜下來的。

    花枝走進香菱的房間,便看見桌子上一大盤子的龍眼。

    “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看見她走進來,香菱腳步踉蹌的走到她面前,抓住她的手,“小小姐,我找到你了,我們回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這段時間香菱發病的次數減少,只是甚至依然不清醒,每每見到花枝便喊小小姐。

    花枝知道她喊得小小姐是沈憐,但沈憐這段時日不知在做什么,每日上午便會出門,一直到傍晚才會回王府,而且聽到其他下人說,經常能看到沈憐的雙手紅腫,像是被誰打過。

    沈憐沒時間,似乎也沒心情來看香菱。

    一開始花枝會糾正香菱,告訴她沈憐才是小小姐,后來發現香菱根本沒有聽進去,只要叫這三個字,好像她就會安心,于是花枝也就由著她去了。

    花枝拉著香菱走到椅子上坐下,伸手為她剝了顆龍眼,遞到她嘴邊。

    “這是皇上賜的,肯定很甜,嘗嘗。”她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香菱卻搖頭,神色溫柔地看著她,半晌緩緩抬起手輕撫她的發絲。

    “憐兒吃,等會兒香菱姨就帶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看著香菱的模樣,花枝輕嘆一口氣。

    過去的香菱,一定是個很溫柔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花枝不顧香菱的拒絕,直接將龍眼抵在香菱的唇邊,喂她吃下,“這是王爺給你的,我怎么能吃。”

    說道王爺二字,香菱一頓,然后緊緊抓住花枝的手,不顧嘴里的龍眼,急切的說道:“對!憐兒記得去找恭親王殿下,他一定能保護你,不讓那個女人傷害你。”

    花枝只能順從地點頭,這句話她不記得已經聽了多少遍。

    香菱一直沉浸在過去的事情中,斷斷續續的,花枝已經從她的話語中,拼湊出過去的故事。

    唯有那個女人到底是誰,花枝還是不清楚,因為只要香菱的記憶一涉及那個女人,她就會犯病,所以花枝都會小心的避開這件事。

    花枝正被分散香菱的注意力時,香菱突然開口,說出這段時間從未說起過的話。

    “那個東西,你一定要好好保管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