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96章 隱瞞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96章 隱瞞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擔心她把龍眼的核吞掉,沒有把香菱的那句話放在心上,看著她把核吐出來才放心。

    本以為這么一打岔,香菱會說別的,卻沒想她會接著剛才的話說道:“憐兒,那個東西很重要,絕對不能交給別人!那個女人就是為了那個東西,所以才會......”

    身后的門猛地被推開,打斷了香菱的話。

    花枝回頭看去,發現顧長夜陰沉著臉色站在門口,身上滾動的戾氣,讓人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花枝急忙站起身,低下頭。

    “她都和你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聲問道,聲音里是花枝既熟悉又陌生的冰冷。

    花枝不知自己做錯了什么,也不知道顧長夜在氣什么。

    她思忖半晌,才敢抬起頭,看著眼前的顧長夜。

    這才是她熟悉的那個人,冷漠無情,想來前幾日的溫柔,不過是她的錯覺吧。

    見她沒有回答,顧長夜有些惱火的低吼一聲,“回答我!”

    花枝被嚇得瑟縮一下,急忙回答:“香菱姨這幾日好了一些,總是說起過去的事,說起阮姑娘和沈小姐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薄唇緊抿著,像是被冰凍結一般。

    “還有,會說起害死阮姑娘的兇手,不過每次剛提起,香菱姨都很害怕。”花枝垂下眼眸,輕聲說完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聲繼續追問,“只有這些?”

    “只有這些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如深淵般的視線,半晌才從花枝身上緩緩離開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他毫無波瀾的吐出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花枝點頭,然后抬腳走出去,再沒有抬起過頭一次。

    等到她離開,確定門外再沒有旁人,顧長夜看向香菱。

    “你都記得什么?”

    香菱目光呆滯地看著他,恢復了之前的模樣。

    顧長夜蹙起眉頭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為什么香菱只要和花枝在一起,就似是清醒了一些,可換了旁人,香菱又會擺出要么瘋瘋癲癲,要么呆呆傻傻的樣子。

    如果剛剛他沒有推門進來,香菱差一點就說出了阮靈與溫云歌的事。

    若是她知道了一切......

    那個暫時被顧長夜掩埋起的因由,再次被香菱翻起,讓他莫名的惱火。

    還有一點點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甚至開始懷疑,香菱是不是在裝瘋賣傻。

    “剛剛你說的那個東西是什么?當初你怎么活下來的?還有,你和她說這些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顧長夜耐著性子問道,一步一步走到香菱的面前。

    面對危險的人,香菱本能的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她驚恐地看著顧長夜,雙手環抱住自己,“不要,不要過來!”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瞇起眼看著她,良久幽幽問道:“你知道她是誰嗎?”

    可他的問題似是沒有被香菱聽進去,香菱依然是神的搖著頭。

    他繼續說道:“她叫花枝,是溫云歌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香菱的身體一頓,顫抖也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看到她這個反應,顧長夜俯下身,同坐在椅子上的她平視。

    他確定香菱聽到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我不想讓她知道,所以,不管你是裝瘋,還是真瘋,最好都把嘴閉緊。”

    香菱定定地看著他的眼睛,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微微蹙了一下,然后直起背脊,轉身走出香菱的房間。

    屋門合上,屋外的日光從窗紙投射到昏暗的屋內,顯得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許久,如被凍結住的香菱才動了動嘴唇。

    “不,那個孩子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花枝看著手中紅色的紙發著呆。

    路嬤嬤放下手中的剪刀,疑惑地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她這副樣子已經快一個時辰了,路嬤嬤實在無法不去在意。

    最后實在按捺不住,路嬤嬤清了兩下嗓子,故作淡漠的問道:“怎么?有心事?”

    花枝回過神,在臉上強擠出一個無事的笑容,“沒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的樣子根本就不是沒什么的樣子。

    路嬤嬤忍不住嘆氣,心想花枝真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寫在臉上,像花枝這樣的人,若是放在深宮之中,只怕兩日便會被心懷叵測之人害死。

    她發現,越是了解花枝這個孩子,和花枝過去經歷的一切,自己越是無法恨這個孩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說,全憋在心里的人是傻子,若是心里委屈,就一定要說出來,你不說,別人又怎知你受了什么委屈。”

    聽到路嬤嬤所說,花枝感激的一笑。

    她知道路嬤嬤是為了她好。

    躊躇片刻,花枝下定決心看向路嬤嬤,“婆婆,我有件事想要問你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沒有作聲,算是默許。

    “阮姑娘當初是被誰害死的?”

    最后一個字落下,路嬤嬤的臉色驟然一變,“為什么問這個?”

    她神色變化的太明顯,花枝感覺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過去路嬤嬤和她提起阮姑娘的死時,明顯是因為心中難過不愿回想,可剛剛她的反應同過去明顯不同。

    “最近在照顧香菱姨時,她總是錯將我認成沈小姐,迷迷糊糊的講著過去的事情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都和你講什么了?!”路嬤嬤猛然打斷她的話,模樣比剛才更加激動。

    花枝心底的疑惑更深。

    路嬤嬤和顧長夜問了一樣的問題,就好像他們不希望香菱將出什么一樣。

    “婆婆,您怎么了?”花枝不解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路嬤嬤也意識到自己剛剛過于激動了,急忙和花枝錯開視線解釋道:“香菱不是還瘋癲著,她說的話聽不得,而且那些回憶于她說不好,比起記起,我倒是希望她忘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沉默地看著路嬤嬤,這讓路嬤嬤越發不安。

    就算是善良的花枝,如果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恩人,就是害死自己一家,讓自己一生變得悲慘的仇人,她還會選擇原諒嗎?

    答案肯定是不能。

    路嬤嬤越發堅定,花枝同顧長夜之間不能再糾纏下去,這對他們任何一個來說,都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阿奴,你喜歡王爺嗎?”

    路嬤嬤突然發問,讓花枝一愣。

    心事被戳破,讓花枝的神色開始慌亂起來,“我......”。

    不等她回答,路嬤嬤繼續冷漠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不要將自己的心掏給王爺,因為王爺是個無情之人,永遠無法喜歡你,最后只會讓你心傷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