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97章 自然會知道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97章 自然會知道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婆婆是怕你因為王爺傷心,所以才會對你說這些。”路嬤嬤背對著她,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這些話,她無法直視著花枝的雙眼去說,她怕會露出破綻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沉默了許久,久到讓路嬤嬤開始懷疑,花枝是不是已經悄聲離開了,忍不住轉頭看向花枝。

    可花枝還在那里,唇角掛著淺淺的笑容,眸底是一種讓人說不出的情緒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個已到暮年的老人,經歷了太多,已經將人世間很多的事情看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花枝淡淡地說道:“很多事情我都明白,我也想停下來,可心卻不聽我的擺布,明知危險,還是忍不住想要靠近。”

    她的模樣看這讓人心疼。

    花枝抬眼看向路嬤嬤,“不過有一件事我很清楚,王爺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,無論他如何傷害我,我都會盡自己所能,保他一生順遂安康,平安喜樂,只要是他真心想要的,就算讓我付出性命,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看著花枝認真說著的模樣,路嬤嬤越發覺得她傻。

    “只要他好就夠了。”花枝低頭苦笑一下。

    “花......”

    “婆婆,我想起長柳說需要幫忙打掃正院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花枝倏然站起身,也不再給路嬤嬤說話的機會,轉身就跑出南苑。

    看著花枝的背影,路嬤嬤開始不知道,若是有一天真相大白,她到底應該擔心哪一個了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夜深時,屋外升起薄霧,連月色一時都有些朦朧起來。

    花枝裹在被子里,卻一點睡意都沒有。

    屋內特別的寂靜,以至于當屋門‘吱呀’一聲推開時,花枝被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人輕輕的合上門,朝她的床榻走去,腳步輕的像貓兒一樣。

    花枝知道來人是顧長夜。

    她不知該如何面對他,也害怕面對他,索性閉著眼睛裝睡,避開面對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在床榻前站了一會兒,然后脫掉衣裳,在她身側躺下。

    感覺到他的手臂攬過來,花枝的背脊下意識的緊繃起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將她連人帶被子,一起攬進他的懷中,隔著被子,花枝依然能感覺到他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花枝刻意地將自己的呼吸聲放輕,生怕顧長夜發現她在裝睡。

    她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,等一會兒顧長夜就會睡過去。

    卻沒想顧長夜忽然湊到她耳邊,沉聲說道:“從今往后,你不用去照顧香菱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想也沒想就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顧長夜帶著點嘲意的問道:“不是睡了嗎?”

    花枝一陣無言。

    她感覺很尷尬,心底有一點害怕,怕顧長夜又要責罵她。

    可顧長夜卻沒有如她想的那樣,反倒和前幾日一樣,在她的身后,溫柔的用唇瓣貼著她耳朵的輪廓輕語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婢女,又不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面頰一陣滾燙。

    她有些懊惱自己的沒出息,只要顧長夜一展露溫柔,她的心就會一股腦的陷下去。

    暗暗平復自己的心跳后,花枝說道:“可是,香菱姨有時鬧得厲害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也與你無關。”顧長夜的聲音陡然一冷。

    花枝不敢再說,知道此事已經沒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聽到她安靜下來,顧長夜攬著她的手臂又收緊一些,唇開始順著花枝耳朵的輪廓向下,經過之處留下一片細癢。

    花枝受不了這種感覺,身體本能的戰栗一下。

    感覺她的反應,顧長夜心底莫名的獲得了一點愉悅。

    “只要今后一直這樣聽話,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。”他聲音低啞地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在黑暗中一陣發怔,半晌,她突然用力在顧長夜手臂的禁錮中翻身,用手抵著他的胸膛,和他稍稍拉開一些距離。

    這樣的顧長夜實在讓她感覺陌生。

    “王爺......”她斟酌了一番自己的措辭,最后開口問道:“王爺為什么這樣對我?”

    她看不見顧長夜在黑暗中,微微蹙起的眉頭,過了許久,才聽到他有些不悅地說道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花枝是真的不知道,她有無數個答案,捉弄她,懲罰她,折磨她,羞辱她,可她不確定到底哪一個是正確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她如實的說道。

    花枝聽到顧長夜的呼吸聲一沉,明顯是對她的答案不滿意。

    本以為他要生氣了,可過了一會兒,他聲音從容的說道:“等你說了心里話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話?

    花枝有些糊涂,明明在花園的那日,她已經毫無保留的告訴他,他于自己是什么樣的意義,哪還有什么心里話要說?

    她正思考的時候,顧長夜稍稍低頭湊近她。

    雖然看不到,但花枝能感覺到他現在離自己很近。

    沒有言語,但是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,灼著花枝的臉頰。

    明明涼爽的秋,卻越變得越發的燥熱。

    “......王爺。”花枝猶豫片刻,輕聲喚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聽到她軟糯的聲音,心底一陣柔軟,連回應的‘嗯’聲,都不自覺的柔軟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,我有東西給王爺看,我要去點燭燈!”

    花枝語氣慌亂的說著,說完也不等顧長夜同意,便要爬下床榻。

    剛剛他們之間的那種感覺,讓花枝的心跳又開始加快,而且她隱隱感覺如果再不拉開距離,顧長夜似乎會變得更加危險。

    她手忙腳亂的要下床,結果腳被被子一絆,整個人‘咚’的一聲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人輕不可聞的低笑一聲。

    可那聲音太輕太快,不等花枝細想,便消失不見,導致花枝以為是自己的幻聽。

    “笨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聲吐出一個字,便翻身坐起,一只手把她從地上撈回到床榻上,然后走到桌邊點燃主燈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了光亮,花枝暗暗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顧長夜重新走回到床榻上坐下,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吞咽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剛剛她不過隨便拽出一個借口,只是為了緩解自己心底那異樣的感覺,眼下卻要對那句話負責了。

    她低頭思忖片刻,然后起身,走向一旁的桌子上,從盒子中拿出一疊紙,和一小包東西。

    顧長夜一言不發地看著她走回床榻坐下。

    花枝先是打開小包,里面裝著黑黑的東西,還有一股濃濃的藥味。

    “王爺,這是前幾日香菱姨喝的藥的藥渣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蹙眉,“留這個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神情嚴肅起來。

    “就是藏獒跑出來的那日,香菱姨喝的湯藥,好像和平日不太一樣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