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98章 他還記得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98章 他還記得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顧長夜皺眉看著花枝手中的東西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清楚,好像有人在香菱姨的藥中多加了什么,那日香菱姨睡的時間格外久......”

    聽著花枝所說的話,顧長夜面容緊繃起來,從手中將藥的殘渣拿過來,放在鼻間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擔心香菱姨,不知道王爺能不能把這些藥渣給大夫看看?”花枝試探性的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凝眉沉思著什么,半晌開口問道:“你同別人提起過此事嗎?”

    花枝搖頭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微轉看向花枝,“不要同任何人說起此事,本王自會處理。”

    花枝用力點頭,她相信顧長夜是絕不會害香菱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向她另一只手拿著的那疊紙,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王爺還記得,在賈家幫助過我的那個老爺爺吧?”花枝翻開紙,上面是一排排娟秀的小字,記著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藥方和醫術,“我將他畢生的醫術謄寫下來,就是為了交給他兒子。”

    想起老爺爺,花枝心頭難過,輕嘆后繼續說道:“可我對老爺爺的兒子知之甚少,一個人落在人海中本就渺茫,更何況是一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人......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直靜默,沒有半點要打斷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感覺到身邊人異常耐心地聽她講,花枝有些不安的喚道:“王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微垂眼簾,淡淡的回應。

    這聲清淺的回應,讓花枝莫名的安心。

    她低頭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揚,不過很快整理好神情,再次抬說道,“我雖對醫術不太了解,但也知道這上面的醫術在世間絕無僅有,能治療很多疑難雜癥,旁人不知曉,但是老爺爺的兒子,絕對認得出自己父親的醫術方子,若是能讓其中一個方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讓其中一個方子傳到他兒子的耳中,或許能讓那個叫陳羽的人,自己來尋你。”顧長夜接著她的話說下去。

    見顧長夜看破自己的心思,她有些歡喜。

    顧長夜身子向后靠去,讓背脊倚在床柱上,微垂的眼眸讓他看起來有些懶散,似乎對她的事情并不怎么感興趣,半晌悠悠開口。

    “你想讓本王幫你幫藥方散出去?”顧長夜冷笑一聲,“之前,你不是都喜歡去求李叢嗎?怎么這次不找他了?”

    花枝用力咬住下唇,猶豫片刻輕聲說道:“我以前,不想給王爺添麻煩,但是現在我知道這次的事,如果不來求王爺,我可能永遠都找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沒人可用了,才想起的本王?”顧長夜聲音開始泛冷。

    花枝不知道他為何會這樣想,連忙搖頭,“不是不是,我每日都想著王爺呢。”

    說完,花枝愣住,隱隱覺得這話說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對。

    她正想再說些什么,糾正剛才那番話的意思,卻見顧長夜臉上剛剛結起的冰霜,轉瞬間便消解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說說我為什么要幫你?”

    顧長夜漆黑的眸子里閃爍著光亮,像是一個美麗陷阱,就等著獵物自己往下跳。

    花枝怔怔的看著他的雙眼,忽地想起小舞的話。

    不要總是事事逞強,偶爾也要學會示弱。

    顧長夜看著她,還在想她會如何回答時,花枝突然傾身向他湊近,扯住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求王爺了,我什么都沒有,也不知道能給王爺什么,但王爺可以告訴我,您想要什么,我一定會努力幫王爺實現的。”

    末了她輕輕扯著顧長夜的衣袖晃了晃,有些羞澀地說道:“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花枝心里緊張的打起鼓。

    她不知這般厚臉皮,顧長夜會不會生氣,只能硬著頭皮看著顧長夜的臉色。

    可從顧長夜毫無波瀾的神情,完全看不出他的喜怒,這讓花枝更加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“他已經死了,就算你不兌現承諾,他也不會知道。”顧長夜突然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他這么說,花枝微微蹙眉,神情認真的說道:“王爺,您知道嗎?一個人真正的離開,并不是肉身死去那一日,而是世間再無一人記得他,那一日這個人才算真正的離開世間了,老爺爺還活在我的心底,我記得他,也記得那份承諾,就必須履行諾言。”

    只要還有人記得,她便還在世間。

    顧長夜眼底閃過一抹柔軟的情緒,然后忽然抬手捏住花枝的臉,沉聲說道:“這個說法,比化成星辰還要蠢。”

    花枝痛的皺起眉頭,半晌顧長夜才松手,她便急忙抬手揉著自己發痛的臉,本還想問他是不是同意了,可腦中忽然滑過什么,一時愣住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爺,您剛才說什么?”她瞪著一雙杏眼,結巴的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回看著她,卻沒有回答她的話。

    花枝便有些呆滯,自顧自的重復他的話,“化成星辰......王爺您......還記得那夜的事?”

    她的眸底深處跳動著慌亂,反觀顧長夜倒是一如既往的淡漠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挑眉梢,淡淡的應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這件事給花枝不小的沖擊,她震驚的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“那,那為什么要裝作不記得的樣子?”

    “我何時說過不記得了?

    “可是王爺也沒有說記得啊?”

    顧長夜涼薄的唇角倏然微微彎起:“你也沒問過我啊。”

    花枝一怔。

    顧長夜從來都不笑,就算是笑,也都是冷的。

    可剛剛那個笑容卻是暖的,還很溫柔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又開始失控。

    顧長夜直起身靠近她,深邃的眼打量起她的神情,最后停留在她嫣紅的唇瓣上,聲音極輕的問道:“你是盼著我記得,還是盼著我不記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不知要怎樣回答,半天也沒說出個答案。

    忽然,屋外傳來‘咚’的一聲,像是什么東西摔在地面上,聲音雖然不大,但足以驚動屋內的二人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皺起,視線冷冽的看向門口。

    因為顧長夜視線的轉移,花枝是男是女松了一口氣,然后也將視線轉向門口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長柳在外面?”花枝疑惑地喃喃道。

    她的話音剛落下,顧長夜便站起身,拿起外衣穿上,便朝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已經夜半,屋外的風比白日要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守夜的侍衛一般都在院外候著,正院內部件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花枝擔心有什么事情,于是也穿上外衣,緊緊跟在顧長夜身后。

    正院的外墻下面是一排矮木叢,借著風聲,能隱隱聽到那里似乎有人低喘。

    直到走近,花枝才看清躺在矮木叢中的人。

    “陶公子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