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00章 繼續隱瞞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00章 繼續隱瞞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陶知節是顧長夜派人去找的。

    聽到他來了,顧長夜神色淡然的在椅子上坐下,等著下人將陶知節引到此處。

    看見花枝還呆站在那里,顧長夜抬手在身側的桌面上輕敲兩下,將花枝的注意力引到這邊,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這才急忙走到他身側。

    “王爺相信那個陳大夫嗎?”她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    聽她的問題,顧長夜眸底深處閃過一抹興趣,“怎么?你覺得他可疑?”

    花枝知道話不能亂說,不過是她的感覺而已,于是思忖半晌,輕輕搖頭,“也許是我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作聲。

    陶知節跟隨著下人一走進屋,就看到床榻上面色蒼白的,也顧不上給顧長夜行禮,直接撲到床榻前,神色哀慟的喊著陶允,“長生!長生!這,這怎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這話,應是我問陶大人吧?”顧長夜神情冷然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順著顧長夜的聲音,陶知節緩緩轉過頭,“王爺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陶議郎半夜闖入恭王府,分明是有話要對我說,只可惜話說了一半,便被人打斷,我想剩下的話該有陶大人補完吧?”

    顧長夜說話的語調沒有波瀾,可偏偏讓聽的人感覺陰冷。

    陶知節本能的恐懼起來,眸子顫抖的看向床榻上躺著的陶允,許久才將視線重新轉回到顧長夜身上。

    “下官不知王爺在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并沒有因為陶知節的回答而生氣,幽幽的說道:“所以,百目這個人同陶大人沒有半點關系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陶知節用力的回答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一聲,不再追問。

    “今夜的事,下官也會追查日后定會給王爺一個交代,下官就先帶小兒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看著陶知節準備帶兒子離開,顧長夜冷聲說道:“陶大人,就讓陶公子留在王府養傷吧,大夫我也留在府內了,方便照看。”

    陶知節一聽,額頭頓時冒出一層細密的冷汗,“不麻煩王爺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麻煩。”顧長夜打斷他的話,“而且,那名刺客是沖陶公子來的,我想他留在王府,會比回家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語氣不容許他人有半點異議。

    陶知節知道,今日他是帶不走陶允了。

    他緊蹙眉心,擔憂地看向躺在床榻上的陶允。

    想他陶知節在朝堂中為保己心,不與任何一人來往密切,保持中立多年,到了晚年還是碰到了前有狼,后有虎的情況。

    他招了,百目定不會放過他們一家,他不招,眼下顧長夜已對他開始懷疑,怕是洗塵宴若是出事,他也沒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在心底掙扎半天,陶知節忽然發狠的咬緊牙關,扭頭朝顧長夜拱手,“既然如此,那就麻煩王爺,讓小兒再王府多叨擾幾日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神情淡漠的擺手,明顯不在意的模樣。

    然后看著陶知節離開,顧長夜也站起身離開客房。

    花枝一直緊跟在顧長夜身側,寸步不想離開

    向書房走到一半時,顧長夜猛地頓住腳步,看向她。

    本來是想讓她回房,可看著花枝滿臉寫著擔憂的模樣,不知怎的,他就不想趕她走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李叢從一旁小跑到顧長夜身旁,低聲說道:“此刻抓到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垂眸思忖片刻,沉聲說道: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就要抬步去地牢。

    里從有些猶豫的看向花枝,然后忍不住靠近顧長夜,將聲音壓得更低說道:“王爺,阿奴她還跟著呢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停頓一下,看著花枝沉聲問道:“你要跟著?”

    沒想到顧長夜會問她,花枝愣了片刻后,眼神十分堅定地點頭。

    無論發生何事,她都想要陪在顧長夜身邊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再說什么,而是轉身朝地牢走去。

    因為顧長夜的默許,花枝歡喜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地牢內,幽幽的火焰,像是忽然有了生命一般,不斷的跳動著身體,讓偌大的牢房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步走進牢房,幾名帶著面罩的暗衛看見他齊齊單膝跪下,“王爺。”

    “活的?”顧長夜冷漠的問道。

    領頭的暗衛回道:“活口,和在金豐山行刺的是一伙,身上有獵鷹紋身,牙中藏了毒,剛才已經將毒牙拔掉,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暗衛有一絲猶豫。

    顧長夜培養他們時,那邊說過暗衛從不需要猶豫,他也向來不喜歡猶豫的人。

    眼下見他有些猶豫,顧長夜眼底閃過不悅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錯在何處,那名暗衛急忙彌補,斷然的繼續說道:“此人應是從培養時,便被喂了毒,讓其失聲,沒有辦法回答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一聲,走向被捆在木柱上的黑衣人,“不能說話,培養你們的人還真是惡毒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直視著顧長夜,一開始神情還憤憤,慢慢那人的眼底漸漸露出恐懼。

    花枝知道那個黑衣人在怕什么。

    有時死亡并不是最讓人恐懼的,最令人們恐懼的是未知,當黑衣人任務失敗時,他并不害怕,因為他知道結局就是意思,很早以前就做好心理準備,再面對死亡時,就如同人食一日三餐般簡單。

    可現在他面對的不再是已知的東西,而是未知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顧長夜,從不讓旁人看穿自己的心思,也不會讓旁人猜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感覺到黑衣人的身體微微顫抖,顧長夜冷聲說道:“我提問,點頭或搖頭回答我,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回答......”

    略作停頓,顧長夜走到一旁的刑具架,神情冷漠的隨手拿起一件,幽幽的繼續說道:“不回答,就由我給你選一個答案。”

    花枝感覺自己的汗毛倒豎起來。

    她知道顧長夜是什么樣的人,可是直面這樣的他時,還是會讓花枝害怕。

    在木柱上的黑衣人,眼底的恐懼越漸加深。

    顧長夜面向他,冷冽的薄唇緩緩啟合,“第一個問題,你的的主人是夏禾嗎?”

    花枝可以清晰地看見,黑衣人額頭滑落的汗水。

    顧長夜很有耐心的等著黑衣人給出答案,只是眼睛開始在刑具架上來回打量,似是在看哪件趁手。

    半晌,黑衣人看見他拿起刑具架上一個鋒利的短刀。

    “想來你一定知道刖刑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用指腹輕輕撫過刀刃,聲音猶如索命的惡鬼。

    “削去膝蓋的滋味,可不好受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