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01章 陶知節的威脅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01章 陶知節的威脅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黑衣人的額頭上不斷落下冷汗。

    顧長夜走到他面前時,花枝清楚地看見,黑衣人的身體倏然顫抖一下。

    因著地牢內讓人不寒而栗的氛圍,花枝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三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喉嚨里發出冰冷的聲音,好像是在倒數黑衣人痛苦的到來。

    未等他說出二,黑衣人終于熬不住,急忙搖頭。

    得到答案,但顧長夜并未露出喜色,而是皺了一下眉頭,“不是?”

    對于黑衣人的答案,顧長夜并沒有全信,他沉聲片刻,繼續問道:“你是百目的人?”

    黑衣人猶豫片刻,緩緩點頭。

    顧長夜眉心的褶皺又加深幾分。

    最開始他猜測在金豐山的行刺,與夏禾和宋婉思有關,可這個黑衣人卻否認了同夏禾有關系。

    若此人說的是實話,那么百目為何要對他行刺?若說的是假話,那百目同夏禾又是什么關系?

    “你刺殺陶允,是不是和洗塵宴有關?”顧長夜再次問道。

    黑衣人定定的看著他,好半晌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顧長夜有些不悅,可轉瞬就意識到不對,此人的嘴唇泛黑,瞳孔漸漸渙散。

    他伸手探了探黑衣的鼻息,發現人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李叢急忙上前,看了一眼黑衣人,便沉聲說道:“王爺,此人應該在行刺之前就已經服毒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做聲,而是在心底暗暗思忖。

    百目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么?還有,陶知節和百目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陶知節一身風霜的走進書房,屏退所有下人后,身體才像是被人抽光了所有力氣般,癱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如此倔強,趁下人不注意,拖著身重劇毒的身軀,從陶府逃出,去找顧長夜。

    陶允的想法陶知節明白,他相信顧長夜能幫他們,也不想為百目那種人做事,所以才執意讓陶知節和顧長夜坦白。

    可陶允不知道,百目這個人真的很可怕,陶知節的一舉一動,都在百目的掌握之內,只要他動一點和顧長夜聯手的的念頭,百目就會立刻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陶知節正愁云滿面時,書房的門被緩緩推開,一個高大的身影走進來。

    正是讓陶知節畏懼的百目。

    見到他百目陰森的低笑兩聲,“陶議郎還好吧?”

    想到自家兒子此刻的模樣,陶知節怒火中燒的站起來,雙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該動他!把我逼急了,我就直接將所有的事情告訴顧長夜,和你來個魚死網破!”

    “陶大人,不要生氣。”面對陶知節的威脅,百目沒有半點被嚇到的模樣,幽幽說道:“是陶議郎不守規則在先,在下是迫不得已,才會出此下策,而且我本就沒有要陶議郎性命的意思,那一箭是我叫人故意射偏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......”說完這兩個字,百目的目光變得意味深長起來,“如果在發生一次這種事,我可就不能保證陶議郎的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陶知節的雙拳緊握,青筋盡數突起,所有的憤怒都充斥在眼底。

    面對陶知節憤怒的樣子,百目發出輕蔑的笑聲,“這件事陶大人也有責任,怎么沒有看好自己兒子呢?”

    陶知節突然生出一種,想要和百目同歸于盡的沖動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他根本不是眼前這個男人的對手,只怕他沒沖百目面前,他自己就已經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顧長夜已經開始懷疑我了。”陶知節忍著怒火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我想之后洗塵宴重要的事宜,他都不會交予我了。”

    對此百目滿不在意,“無妨,你就繼續按之前的計劃進行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兒子還在他的手中,我必須想法子將他帶回來!”

    “陶大人不用擔心陶議郎在王府的安危,恭親王是不會對他做什么的,畢竟他還等著,陶議郎可以醒過來將事情真相告訴他呢。”

    陶知節有些疑惑,“你就不怕長生將事情告訴他?”

    聽到陶知節的疑惑,百目垂頭低笑,那笑聲含著嘲諷和不屑。

    “陶議郎暫時不會醒過來,我的人會每日確保他在所有事結束前,都不會醒來。”百目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陶知節大驚,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見他激動地模樣,百目急忙安撫道:“陶大人不用擔心,只是讓陶議郎睡的沉一些而已,不會傷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陶知節沉默的看著百目半晌,最后冷聲說道:“好,距離洗塵宴還有四日,我會繼續按你說的做,但是你不可以再動長生一次,并且保證他安全的回來,否則,我就算是死,也會拉著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百目陰險的眸子透過面具,饒有興趣的落在陶知節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說完,百目轉身絲毫不做遮掩的離開陶知節的書房。

    陶府的大門外,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馬車,百目撩起寬大的衣袍,一步邁上去。

    馬車上已經坐了一名黑衣男子,看見百目上來,急忙低下頭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們的人被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件事,百目的身體微微一頓,不過片刻就放聲大笑起來,“不愧是顧長夜!”

    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接下來我們怎么辦?”

    百目笑夠了后,抬手擦了擦面具后眼角掛著的淚花,“繼續按之前的計劃進行,顧長夜現在一定心思都在我和陶知節身上,到死他肯定都不知道,這不過是個障眼法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赫然的隊伍沒有什么事吧?”百目隨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赫然......”

    見他回答的有些猶豫,百目有些不悅,“說!”

    黑衣人趕緊回答道:“我們派去跟蹤的人,全部死了。”

    百目怔住,半晌才左手拍了兩下大腿,咯咯的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看來是我小瞧了這幫赫然的人。”

    見百目沒有生氣的意思,黑衣暗松一口氣,“那我們還派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百目打斷他,“反正還有四日,他們就要進入都城了。”

    百目細長上挑的眸子危險的瞇起,“等到洗塵宴那日,皇宮內一亂,我們就可以趁亂找我們想要的東西,發生任何事情,只要往顧長夜頭上一推就好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的眸底泛出陰冷。

    “兵器圖,我必須拿到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