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02章 平凡的陪伴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02章 平凡的陪伴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坐在書房內的顧長夜,眸底幽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李叢心中惴惴不安,見顧長夜一直未做言語,最后實在按奈不住的說道:“王爺,干脆我們直接把陶知節抓住,拷問一番得了!”

    聽到李叢的話,顧長夜的視線才微微一動,良久沉聲說道:“不用動他,他從一開始就只是一顆廢棄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是什么意思?”李叢不解。

    顧長夜淡淡的解釋道:“有人會盯上洗塵宴,我早就料到,自是有法子對付那個陶知節,而且陶知節應該是受到了什么威脅,否則以他的性格,是絕不會做出這種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......”顧長夜低沉的尾音拖長,半晌才繼續說道:“我沒想到要對付我的人是那個百目。”

    李叢也思忖著這件事,“我覺得,這個人絕對和夏禾有關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底閃過冷光,幽幽說道:“或許吧。”

    李叢問道:“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洗塵宴還是照陶知節的計劃進行,這次讓他直接進宮監督,他在皇宮里,要比在他家中安全很多,若他聰明,會選擇坦白計劃的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話,李叢點頭,正準備轉身去安排這些事時,又被顧長夜叫住。

    顧長夜拿出一個小囊袋放在桌面上,“這是香菱在吃的藥,找個大夫看看,里面有沒有不該出現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李叢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這意思是有人想要害香菱?

    看出李叢的吃驚,顧長夜沉聲交代,“這件事不要聲張,秘密查完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見顧長夜的神情,李叢隱隱感覺,他心中似乎已經有懷疑的對象了。

    李叢沒有再問,知道此事顧長夜并不想讓任何人知曉。

    顧長夜又拿出一張紙,放在囊袋的旁邊,“這是張藥方,把這張方子傳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叢看著桌子上的藥房,實在不知這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顧長夜不喜解釋,視線冷冷看向他,“照做就行,不僅是都城,要讓這張藥方在蜀國內流傳開,把關于藥方的所有線索都引到王府這里。”

    李叢點頭,“是。”

    而此時,花枝躺在床榻上,一夜翻來覆去無法入睡,直到窗外的天空開始放亮。

    百目為什么想害顧長夜?他們兩個之間又是什么關系?而且這個百目待敵想怎樣害顧長夜?

    這些問題一直盤旋在花枝的腦中,鬧得她頭疼。

    她見過百目的雷厲手段,完全不亞于顧長夜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花枝越發的惴惴不安起來,只盼望那位陶公子可以早些醒過來,將未說完的話說完,可以讓顧長夜有所防備。

    一夜未睡,這讓花枝的神色看起來十分疲累。

    小舞知道昨晚正院里進了刺客,便問她是不是被嚇到了。

    花枝用力的搖頭。

    昨夜的事是真的沒有嚇到她,畢竟當時顧長夜在自己身邊,只要他在,她的膽子便會變得異常的大。

    她是擔心顧長夜的安危,所以才會這樣。

    花枝長呼出一口氣,本想去香菱的房間去看看,又突然想起來,顧長夜昨夜剛說過不許她再去。

    小舞也聽說了這件事,忍不住同她說道:“既然香菱姨那里去不了了,阿奴你是不是該去書房侍奉了。”

    經小舞這樣一提醒,花枝這才想起,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到書房侍奉過了,自從顧長夜將香菱接進王府后,她將更多的時間放在香菱那里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顧長夜很看重香菱的事情,所以顧長夜也沒有說過她。

    念著昨夜的事情,花枝也覺得眼下跟在顧長夜身邊,能讓她更安心。

    于是她急忙朝書房跑去。

    看著花枝小跑的背影,小舞有些無奈的搖頭。

    跑到書房門口時,花枝又開始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她還是沒有搞清楚,顧長夜到底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時而冷漠,時而溫柔,讓花枝捉摸不透,也不知自己該用何種心情面對他。

    許久,她才下定決心,輕輕的敲了敲書房的門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屋里傳出顧長夜低沉清冽的嗓音。

    花枝的臉上泛起微微的紅暈,深吸一口氣后輕聲說道:“王爺,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話音落下,屋內一陣沉默,半晌才又聽到顧長夜的聲音,“進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低垂著眼眸推開門走進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放下手中的鼻,神色淡漠的看向她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花枝在門口斟酌半天的話,在面對顧長夜時,瞬間一個字都說不出了。

    她看著顧長夜,微張著嘴巴,半晌才擠出聲音。

    “王爺,昨夜不是說我不用再去侍奉香菱姨了嗎?那我,是不是該會書房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不等她問完,顧長夜淡淡說道:“過來,研墨。”

    花枝點頭,急忙走到他身旁,拿起墨塊,在硯臺上緩緩研磨起來。

    研墨這樣的事,她還是第一次做。

    只是過去她經常趴在書房的窗戶外,偷看到沈憐站在顧長夜的身旁,笑著研墨。

    沈憐總是溫柔的看著顧長夜,好像能在他身邊,幫他研墨是這世間最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花枝理解沈憐的那種心情,若是能這樣陪伴在顧長夜身邊,陪他走過無數個春夏秋冬,一直是花枝的夢。

    如今這個夢實現了。

    她就在站在顧長夜身邊,為他做著這樣平凡的小事。

    花枝的唇角不受控制的揚了揚。

    顧長夜注意到她在偷笑,便將視線徹底移到花枝的臉上。

    感覺到顧長夜在看自己,花枝有慌亂起來,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臉,“王,王爺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昨夜沒睡好?”顧長夜忽然問道。

    見他忽然這樣問,讓花枝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不知他這樣問是何用意,是覺得她做事不夠專注?

    想著,花枝用力的搖頭,“回王爺,我睡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聽到她的回答,顧長夜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花枝微微把臉側到另一邊,琢磨片刻后,輕聲問道:“王爺,洗塵宴的事情您打算怎么辦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手指,百無聊賴的敲打著椅子的扶手,悠悠反問她,“你擔心這件事?”

    花枝眉心有些顧慮的皺起,良久才輕點一下頭。

    她正想向顧長夜解釋一番自己的想法,顧長夜忽然伸手,一把扯到他的腿上坐下。

    花枝坐在他的懷中大驚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