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05章 山茄花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05章 山茄花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小跑進后院儲存藥材的房間。

    雖然陳羽并不愿同她講,陶允喝的湯藥里都裝了什么,但在花枝說是顧長夜讓她問的后,陳羽只能不情愿的說出來。

    按照藥方,花枝將所有的藥材拿出來,挨個放在鼻間嗅了嗅。

    雖然她的嗅覺不是很靈敏,但是每個味道都記得清楚。

    剛剛陳羽端的的那碗湯藥里,分明和藏獒跑出來那晚,香菱喝的湯藥有一骨相似的味道。

    花枝重新煎了一碗湯藥,可是這碗湯藥卻沒了那股味道。

    陳羽一定沒有將方子全部告訴她。

    陳羽的隱瞞,讓花枝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感覺,這個陳羽不是什么好人,也許他是百目的人,說什么給陶允看病,其實只是為了確保他不會醒過來。

    將香菱那日的情況,和眼下陶允的情況聯系在一起,花枝轉身將所有可以令人陷入沉睡的藥材都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等到小舞來找她時,屋內已經擺了十幾碗湯藥。

    花枝正好試到最后一味藥材,她放在鼻尖輕輕嗅了嗅,然后輕抿一口,緊接著眸光大亮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!”

    小舞有些疑惑的走到她身旁,“阿奴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枝有些興奮地轉過身看著她,“我終于知道香菱姨的湯藥里多加了什么,是山茄花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舞還是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花枝解釋道:“服用山茄花可以讓人立刻入睡,蒙汗藥就常用這種花。”

    小舞一聽有些吃驚,“蒙汗藥?你的意思,是有人給香菱姨的藥里加了這種花,讓她睡過去?可是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花枝搖頭,“山茄花除了至睡外,并沒有什么不良的作用,若但有可能在蘇醒之后的短時間內,令人反應遲鈍......”

    說到這,有什么東西劃過腦海,讓花枝的神色沉重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味藥,對香菱姨的病情并不好,香菱姨本就神志不清醒,若食用山茄花,恐怕要想好起來會更難。”

    聽花枝這樣說,小舞也露出驚訝的神情,“所以說,王府里有人并不希望香菱姨的病好起來。”

    花枝皺眉思考著這些事情,可想到頭痛,也沒有關于下藥之人的頭緒。

    花枝抬手用力敲了敲頭,懊惱地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到底什么人會這樣做?為什么不想讓香菱姨的病好起來?”

    見花枝又有些鉆牛角尖的樣子,小舞急忙上前一步,按住她的手,壓低聲音說道:“你打自己,也抓不到那個人,不如先想想辦法,阻止香菱姨再喝有問題的藥。”

    認為小舞說的有道理,花枝點頭,低頭想了想。

    “我本想直接將此事告訴王爺,可要是王爺讓人看緊湯藥的事,我怕會打草驚蛇,若那人再換個法子害香菱姨就不好了,而且現在王爺很忙,無暇顧及此事,也不讓我再去照顧香菱姨了,我也沒辦法查看香菱姨喝的藥了。”

    小舞彎起唇角,說道:“阿奴,你信我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花枝用力的說道。

    小舞看著她,半晌輕柔的說道:“雖然王爺不讓你過去了,但是沒有說我不可以去,以后香菱姨的藥,我都會親自煎好送過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聽小舞這么說,花枝松一口氣,然后又想到陶允的事,“還有那位陶公子,似乎陳大夫并不想讓他醒過來,所以在他的湯藥里也加了山茄花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”

    小舞蹙眉露出猶豫的神情,片刻后說道:“這件事恐怕你處理不了,雖然具體的事情我不知曉,但府內都已猜到陶公子出事,應該是和過幾日的洗塵宴有關,此事事關重大,還是要交給王爺處理的好。”

    花枝沉思片刻后,輕輕點頭,“等王爺回來,我會告訴王爺的。”

    雖說有了打算,可花枝的心中還是隱隱不安著。

    她知道百目一定是想在洗塵宴上做什么手腳,若洗塵宴除了半點問題,顧長夜是定然脫不掉干系的。

    晚上她也睡得不踏實,可是顧長夜卻整夜沒有回王府。

    這樣只能坐著等待,什么都不能為他做的滋味實在不好受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磋磨大半日后,花枝咬緊牙關做了個決定。

    就算顧長夜說不讓她參與到這件事里,她還是要幫他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最起碼確保陶允早點醒過來,可以將他所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。

    做好決定后,花枝直接朝陶允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她是算好了陶允服藥的時間,也沒有敲門,便推門走進去。

    陳羽正準備喂藥,看見花枝走進來,有些惱火的說道:“下賤之人果然下賤,連敲門都不會?”

    花枝并不想和他斗嘴,便無視他口中的污言穢語,直接說道:“從今天開始,由我來喂陶公子吃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陳羽挑眉,疑惑的問道:“王爺說的?”

    花枝心底有些發虛,看向別處,“是。”

    陳羽依然有些懷疑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花枝忽然很想知道,為何別人說謊時會那樣容易?

    陳羽的沉默讓花枝感覺格外難受,好一會兒,才聽到陳羽淡淡的開口,“好,給你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站起身,將藥碗交給花枝,然后離開了房間。

    花枝長呼出一口氣,坐到床榻邊,裝作給陶允喂藥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知道此刻陳羽一定還在外面,看著她到底有沒有將藥喂給陶允。

    花枝是喂了,只是并沒有真的喂進去,而是將勺子里的藥,都喂到了陶允的枕頭上,但是從外面看進來,一定看不出破綻。

    將碗喂空之后,花枝還掏出帕子幫陶允擦了擦唇角。

    估摸著差不多了,花枝走到門口,左右看了看,果然陳羽已經不在,她急忙將門緊合,轉身走回床榻邊。

    “陶公子,你一定要快點醒過來!”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的陶允半點反應都沒有。

    花枝擔憂的皺眉。

    眼下陳羽的藥方不可信了,但是陶允還需要繼續服藥,身體才能好轉,可她也不知道到底哪個大夫可以相信,。

    看著床榻上沉睡著的陶允,良久花枝下定主意。

    看來只能靠她自己了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