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06章 鬼手神醫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06章 鬼手神醫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司禮司卷宗閣內,身穿深紅蟒袍的官員在書架之間穿梭不停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坐在窗邊的小榻上,身子靠在憑幾上,合著眼睛,臉上看不到半點表情,甚至有些冷漠。

    有幾個從他面前經過官員,忍不住偷看他,可視線一落在他身上,又急忙收回,生怕自己的視線都會驚醒這尊大佛。

    自從賈賀的事情之后,司禮司經過一次大洗禮。

    凡是和賈賀有關聯的官員,全被下了大獄,同夏丞相聯系密切的,也被顧長夜革職,甚至有幾個表達不滿的官員,消失了幾天后,再回到司禮司,就像換了一個人,對顧長夜半個不字都不敢再說。

    展示了自己殺伐果決的手段后,之后只要當顧長夜出現在司禮司時,這里的所有人就會像失了聲般,再不敢說一個字,生怕這位爺下一個回拿自己開刀。

    不過這正是顧長夜想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司禮司在夏禾的手中十幾年,他的勢力在就在這里扎了根。

    想要將這里的人收為己用,靠感化是不可能的,只有讓他們畏懼,讓這里的所有人明白,除了臣服,他們別無選擇。

    李叢走進來,穿過那些忙碌的官員,走到顧長夜面前,“王爺,您讓查的事情有結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未睜開眼睛,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李叢繼續說道:“那些藥渣里大多是安神、補氣血的藥材,只是還添加了一味山茄花。”

    聽到山茄花三個字,顧長夜的眉頭一皺,半晌,眼睛幽幽睜開一條縫隙。

    “曼陀羅。”他的唇瓣間流出三個字,裹挾著寒氣,讓人為之一顫。

    李叢點頭,“是,山茄花就是曼陀羅,外面的蒙汗藥都是用這種藥材制成,但是也可以少量入藥,在都城內除了陳羽的藥房,其他地方買不到這種藥材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李叢隱隱感覺到顧長夜似乎很憤怒,雖然從他神情上什么都看不出,可他周身散發著一種讓人十分壓抑的氣場。

    “香菱的事情,辦得怎么樣了?”他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李叢道:“從昨日開始,照顧香菱的人就換掉了,凡是不經過她手的藥,都不會給香菱服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。”李叢想到什么,微微俯身靠近顧長夜低聲說道:“王爺,阿奴似乎也發現這件事了,她拜托小舞每日親自去照看香菱,我已經想辦法讓人攔下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花枝的事情,顧長夜到沒有多驚訝或生氣,而是神色淡淡地說道:“只要看好她,不要讓她和香菱接觸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叢點頭,然后神色有些猶豫的開口,“不過阿奴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說!”顧長夜冷聲喝道。

    不敢再磨蹭,李叢急忙說道:“阿奴昨日跑陶允房間里,親自照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顧長夜抬起垂著的眼眸,滿是不悅。

    李叢被他身上的寒意嚇得咧了咧嘴,然后急忙替花枝解釋起來。

    “阿奴不信任那個陳羽,她似乎在陳羽的藥中也發現了山茄花,所以才執意親自照看陶允,昨日還到王爺的書房里拿了一本醫書,跑到外面的醫館找了名大夫詢問了很多東西,看來是打算自己醫治陶允,卑職覺得阿奴做得對,王爺不是打也在想怎樣處理那個陳羽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越皺越緊,片刻后說道:“盯緊她。”

    李叢低頭,“是,已經派了兩名暗衛暗中盯著陳羽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看向他,沉聲說道:“我是說,盯緊阿奴,如果她打亂百目的計劃,你覺得百目會放過她?”

    李叢這才反應過來顧長夜的用意,連忙點頭,“知道了王爺!”

    從顧長夜的唇瓣間吐出一口氣,“都告訴她不要參與到這件事里,她竟敢違抗。”

    看著顧長夜此刻惱火的模樣,李叢忍不住輕笑起來。

    聽到李叢的笑聲,顧長夜漆黑的眸子看向他。

    李叢急忙咬住嘴唇,將笑聲忍回去,思忖片刻,又忍不住說道:“王爺,阿奴是個很聰明的姑娘,上次賈賀的事情,她不是也處理的很好,我看她很想幫您,您不如給她一次機會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想都未想就否了這件事。

    李叢點頭,沒再勸這件事,而是笑著說道:“我知道,王爺是在意阿奴的安全,所以不想讓她涉險。”

    這次,顧長夜沒有作聲,而是垂眸看向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臨走前,他用這只手摸了花枝的發頂,直到現在,他還記得那種感覺。

    許久,他才低低地說了一句,“不要胡說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聽不出半點斥責的意思,倒是含著點無力的意思

    李叢不知道顧長夜在掙扎什么,明明都已經意識到自己動了心,但藏在心底,也不愿把那層窗戶紙捅破。

    是因為阿奴的身份?還是真如外人所說,王爺喜歡過阮姑娘,跨不去心中的那道坎?

    可李叢知道,這種事他幫不上忙,只有本人才能解開心結。

    “那個藥方傳出去了嗎?”顧長夜忽然出聲,打斷李叢的出神。

    李叢點頭,“已經傳出去了,那個方子在都城內激起不小的水花,很多大夫都不敢相信會有人敢這樣用藥,不過這也讓暗衛查到新的東西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感興趣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接著說道:“那名救過阿奴的老爺爺,不是一般人,若說陳德這個名字沒有人知道,但是如果說起鬼手神醫,便有很多人知曉。”

    “鬼手神醫?”

    這個名字顧長夜也聽到過,據說此人的醫術了得,甚至可以讓人起死回生,只是此人已經銷聲匿跡幾年了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笑,原來銷聲匿跡這幾年,這位神醫都被囚在賈家,沒想到最后還能讓花枝碰到。

    那么花枝手中的那本醫書,怕是無價之寶了,畢竟是那位神醫的畢生心血,定有許多人想要得到。

    顧長夜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敲打著桌面,半晌,唇角不動聲色的彎起。

    “在府外安排個專門的大夫,日后她再有什么疑問,便將她引到那,讓那人教她。”

    李叢立刻明了顧長夜的用意,笑著點頭,“是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