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07章 赫然特使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07章 赫然特使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走到客房前時,剛好碰到端著湯藥走過來的陳羽。

    看見花枝陳羽扯了扯嘴角,笑里帶著猥瑣。

    “怎么?瞧上這位陶議郎了?王爺知道你天天往他這跑嗎?”陳羽的舌尖探出一點,舔了一下唇角。

    看見他的神情,讓花枝感覺有些惡心,“是王爺讓我來照看陶公子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只能扯個謊,堵住陳羽的嘴。

    顧長夜離開后,已經三日沒有回過王府了,李叢也不在,花枝便沒有了法子,將自己發現的事情告訴顧長夜。

    她盼望著陶允能馬上醒過來,告訴她百目到底在謀劃什么,那樣她便可以想辦法幫助顧長夜。

    而在王府里首先便要防著這個陳羽。

    花枝伸手,“把藥給我吧。”

    看著她,陳羽冷笑一聲,“你一聲聲的陶公子叫的親切,這就是陶公子還沒醒,這要是醒了,你不點照顧到床上去?”

    陳羽越說越過分,也不給花枝還嘴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想王爺權勢滔天,才貌雙全,能做王爺通房已是你上輩子積來的福分,你竟還不知足......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足字剛落下,花枝緊繃著臉,一副惱羞成怒的模樣,抬手就將陳羽手中的碗打落,滾燙的藥汁全部濺在陳羽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他惱火的大叫一聲,“你敢這樣對我!信不信等王爺回來,我讓王爺好好處置你!”

    對陳羽的話,花枝沒有半點畏怕的模樣,只是蹙眉看著他,“這些話等著王爺回來,當著王爺的面你再說吧,眼下還是去為陶公子再準備一份湯藥要緊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翻的湯藥,你還有臉在這支使我?”

    花枝唇角淺彎,說道:“陳大夫,我又不懂藥,不是你去準備,難不成你想讓我去?”

    聽花枝這么說,陳羽大張著嘴巴半晌,氣得額頭青筋隱隱跳起,可卻沒能再說出什么,最后憤憤的甩手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看著他走遠,花枝急忙走進陶允的房間,將門合上后,背靠在門板上,長長呼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等顧長夜回來了,她再好好的向他解釋。

    他應該不會相信這個陳羽的話吧?

    想著,花枝用力的搖搖頭,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。

    她低頭從自己腰間的香囊里,倒出一顆藥丸,走到桌前放到茶杯里,用水將藥丸化開后,轉身喂陶允喝下。

    這是她這幾日按照老爺爺醫書上的方子,自己制成的藥丸。

    本來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但是顧長夜已經不再限制她的行動,她便每日上午出門找醫館去解惑,還要在晌午時,陳羽給陶允喂藥之前趕回來。

    花枝為陶允把過脈,從他的脈象來看,他似乎中了一種花枝很熟悉的毒。

    斷腸草。

    在去柔麗之前,顧長夜曾逼著她服下過斷腸草,此毒可以讓人嘗受到腸穿肚爛之痛,且不會立刻讓人致死,而是慢慢地將人折磨死。

    只是陶允同她唯一的不同,是陶允中的毒要比她深很多,且因為毒性一直被壓制,此毒全部積在經脈之中,普通的方子,已經無法解毒。

    按照醫書毒經的方子,花枝調制了藥丸,又怕自己一個外行,反將陶允的毒激的發作,只好減輕藥量。

    這兩日陶允的臉色倒是看著轉好許多。

    可這并沒有讓花枝覺得歡喜,看著床榻上依然緊閉著雙眼的陶允,花枝的不由得不安的緊握住。

    “明日赫然的隊伍就要到了,陶公子,你一定要在洗塵宴之前醒過來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窗外的樹葉黃了一半,有時風吹過,便會簌簌落下一片。

    城門前熱鬧的街市,已經被朝廷封鎖,人群分站在兩面,有士兵攔著躁動的人群。

    人們都興奮向前方探著頭,都想要最先目睹到來自赫然的特使的風采。

    等了整整一上午,也不見赫然隊伍的影子,可是人們的興致半點未減。

    一直到丑時三刻,才看見城門前出現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一匹深棕色的矮腳馬,慢悠悠地走進城門,馬背上坐著一個小孩子身材,但滿臉絡腮胡子的男人。

    人群里有人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赫然的特使是個侏儒?

    甚至有人低聲笑起來。

    騎在馬背上的侏儒有些的不悅的瞪向人群,可因為他的體型過于嬌小,連那張富有雄性魅力的臉,也少了幾分兇惡。

    侏儒憤憤的哼了一聲,勒馬靠到一邊站好,對著城門高聲喊了一句赫然的語言。

    一個身材高大精瘦的男人,騎著一匹純黑色的駿馬走進城門,身后跟著如長龍般的隊伍。

    男人生的一副異族人的樣貌,棱角分明,眼角細長上挑,鼻梁挺拔有著不明顯的駝峰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掃過人群,人們便下意識的全部禁聲。

    男人的馬旁,跟著一只半人高的灰色蒼狼,冰藍色的瞳孔幽幽的泛著光。

    那個男人看人的視線,和身旁的狼簡直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赫然的特勤?”

    左側一條窄細的街道上停著一輛馬車,夏禾正坐在馬車上,饒有興趣的看著遠處黑色駿馬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馬車外的侍衛低聲說道:“他名叫阿史那云,聽說騎射非常厲害。”

    夏禾撐著腦袋,懶洋洋的‘嗯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似乎時注意到了夏禾的視線,遠處的阿史那云抬眼向夏禾的方向看去,并且準確的找到了夏禾。

    二人的視線猝不及防的相撞,讓夏禾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夏禾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夏禾放下簾子,將自己同阿史那云的目光隔開,“進宮吧,等著晚上看戲。”

    馬車緩緩駛離,阿史那云才將視線收回。

    一旁騎著矮腳馬的侏儒靠近他,說道:“特勤,一路上跟著我們的人,好像都是那個人派來的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左側唇角一揚,踢了踢馬肚子,黑馬便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看來向我們發出邀請的人就是他了。”阿史那云說道。

    侏儒點頭。

    看著街道兩旁攢動的人群,阿史那云問道:“藥格羅,距離上次我們來蜀國有多長時間了?”

    侏儒的名字就叫藥格羅,聽到阿史那云的問話,藥格羅認真掰著手指算了算,“剛好七年呢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輕笑,如刀刃般鋒利的唇微動。

    “摯友,我回來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