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09章 黑暗中的視線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09章 黑暗中的視線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沈憐轉身大步離開房間,猶豫一下后,命令子俏將客房用鎖鏈鎖住。

    聽見鎖鏈的聲音,陶允一驚,“沈憐!你要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陶議郎不用害怕,我這是為了你的安危著想,先委屈陶議郎在屋內呆著了,等我去皇宮將此事報給王爺,回來后自然會給你開鎖。”

    沈憐說完,陶允便聽到門外漸行漸遠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莫名的,他就開始隱隱不安起來。

    沈憐到底會如何處理這件事?現在告訴恭親王還來得及嗎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擔心自己父親的安危。

    陶允并沒有交代準備下毒之人就是他的父親,因為到底他對沈憐是不信任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顧長夜或者阿奴姑娘,他會無所顧忌的交代前因后果,因為陶允莫名的相信這兩個人,會選擇幫他的父親,而不是不由分說的扣押。

    但是沈憐就不一定了,若是將事情告訴她,她進入皇宮不一定會怎樣說此事。

    陶允看著窗戶。

    屋外的天色已經低垂,不見天光,烏云遮月。

    希望今夜可以平安度過......

    沈憐叫人備了馬車,回房間取了琵琶和令牌后,急匆匆走出王府。

    一直到坐上馬車,沈憐的唇角還是掛著笑。

    子俏坐在她身旁,緊張的扯著衣角,最后忍不住問道:“小姐,這事您要怎么處理?”

    沈憐唇角掛著狡黠的笑容,眸底閃爍著光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上次阿奴進宮救了王爺一次,所以后來王爺才待她越加的好起來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泛冷,帶著股陰狠勁,停頓一下后接著說道:“她能做的,我也能做,而且會做的比她更好!”

    子俏用力的吞咽一下口水,想要說些什么勸阻沈憐,可嘴巴張了張,最后又將話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無論自己說什么,沈憐都不會聽的,而且若是違逆沈憐的意愿,自己是會吃苦的。

    子俏焉了聲息,轉頭看向馬車的簾子,上面印著外面火紅的燈籠透進來的光芒。

    身旁的沈憐撥了一下琵琶的琴弦,聲音如豆子掉進盤中,清脆響亮卻短暫到只是一瞬,便再沒了聲響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今夜的王府,不知為何出奇的安靜。

    這種安靜和往常不同,已經接近無人之境。

    花枝本想直接回偏房的,可這種安靜,讓她心中的不安感越加強烈。

    最后她又轉身朝陶允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花枝總感覺有雙眼睛在暗處盯著她,而且不知是一雙,而是好幾雙。

    花枝忍不住停下腳步四處瞧了瞧,可卻沒瞧見半個人影。

    她心想或許是錯覺,于是繼續向前走去,可是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還在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惡意的視線,花枝能感覺到,在暗處,有人正看著她,準備隨時沖出來,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想到這,花枝忍不住打了個寒戰。

    她搖了搖頭,將這些不好的念頭甩出自己的腦海中。

    剛走進長廊,花枝便看到神色有些慌張的路嬤嬤。

    花枝剛剛才從南苑走出沒多久,剛才路嬤嬤還好好的,是發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怎么了婆婆?”花枝快步走上前,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看到她,路嬤嬤一陣遲疑,可想到事情有些緊急,最后還是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看到憐兒小姐了嗎?剛剛我去尋憐兒小姐,并沒有尋到她。”

    花枝眉心蹙起,“沈小姐不見了?”

    今夜本就是個不尋常的夜晚,沈憐偏在這個時候不見了,讓人不得不多想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思忖著,然后抬頭輕聲安撫路嬤嬤,“許是沈小姐在花園里,或是別的地方,我們大家先一起找找吧!”

    路嬤嬤也是如此想的,于是將所有下人喚來,在王府里尋找沈憐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翻遍王府,也沒有找到沈憐。

    路過陶允住的院子,花枝想了想,還是轉身進去,決定在這里找找,路嬤嬤也跟著一起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未走近客房,花枝便看見門口掛著明晃晃的鎖鏈。

    她詫異的走過去,“這,是誰上的鎖?”

    屋內的陶允,瞬間便聽出門口是阿奴姑娘的聲音,于是急忙撐著起身體,費力地喊道:“阿奴姑娘?”

    “陶公子?”隔著門聽到陶允的聲音,花枝一喜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陶允應道:“是的,阿奴姑娘沒有隨王爺進宮嗎?”

    他這話將花枝問的一愣。

    她為何進宮?今夜如此之重的宴席,朝中大臣的親眷都不容許入內,更何況她一個下人。

    “陶公子為什么這樣問?我并沒有隨王爺入宮。”花枝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屋內的陶允一陣靜默,不知在想什么,半晌才又傳出來聲音,“遭了!沈憐騙了我!”

    他將前因后果講了一遍,屋外的花枝和路嬤嬤的心同時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憐兒小姐進宮了?”路嬤嬤喃喃道,然后身子向后踉蹌一步,差點摔倒。

    花枝急忙扶住她,心底也隱隱擔憂。

    沈憐身上有令牌,進入皇宮將此事告訴顧長夜或許是最好不過,但是沈憐真的知道該怎么做嗎?

    而且花枝隱隱,事情并不會只有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百目是什么人,怎么可能謀劃如此簡單,易被人看破的陰謀?

    顧長夜已經懷疑陶知節和百目有關系,又怎么會沒有防備?

    花枝的腦中已經亂成一片,路嬤嬤也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,誰也沒注意她們身后緩緩靠近的一個身影。

    直到感覺自己后背的涼意不止,花枝下意識的回頭看去,才發現陳羽不知何時站在她的身后,手中的匕首就離她的脖子不到一寸。

    花枝本能的攬著路嬤嬤,向一旁躲開,堪堪躲過劃過來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躲得倒是挺快!”

    陳羽兇惡的笑出來。

    花枝后背冒出一層冷汗。

    剛剛差一點,她就要吧命丟了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花枝強裝鎮定的問道。

    陳羽緊握匕首,一步一步走向二人,“干什么?當然是殺人滅口。”

    果然,陳羽就是百目的人,一定是因為陶允醒了,剛剛又將所有事情出來,所以陳羽便想處理掉她們。

    難道剛剛一路上在暗中看著她的人,是陳羽?

    花枝壓住心頭的畏怕,沉聲說:“你以為就憑你能殺的了我們?只要我現在喊一聲,立刻就會有侍衛趕來!”

    “呵!”陳羽輕蔑地笑出聲來,“對哦!你不說我都忘了,王府里還有侍衛呢!”

    陳羽將手中的刀往旁邊一扔。

    花枝有些驚訝,他竟如此容易就放棄殺她們。

    她看著陳羽舉起雙手,在耳側輕拍兩下。

    頓時,從四處跳出無數個黑衣人。

    陳羽笑著說道:“所以,我叫了幫手來......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