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10章 以安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10章 以安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皇宮之內,宮人們站成兩排,隊伍從擺設洗塵宴的摘星殿,一直延伸至皇宮的東南門前。

    一個個翡翠瑪瑙制成的玉盤,盛放著珍饈美味,由專門負責檢驗的官員,用銀針一一驗過之后,才可以端至摘星殿內。

    內官伏身將酒壺和酒盞在顧長夜面前擺好,恭敬的說道:“張內官已經按殿下的吩咐,將所有的器皿換了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舞者開始表演,就可以開始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輕聲應道,然后內管便站起身,弓著腰倒退下去。

    大殿的中央,正由赫然的舞者,為皇上獻上他們特色的舞蹈,許多大臣都沒有感覺到殿內隱隱流動的暗涌,自顧自的交頭接耳,觥籌交錯。

    皇上與太后坐在大殿高處的主位上,而皇后坐在主位右側的下方,主位的左側則是赫然的那位特使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的坐法,顧長夜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還以為宋婉思是皇后呢。

    秦將軍坐在顧長夜的右側,心中越發惴惴不安,“王爺,我總覺得這事情好像沒有這么簡單......”

    隨著秦將軍的聲音,顧長夜意味深長的看向不遠處,神色凝重的陶知節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肯定不會就這樣結束。”

    而坐在顧長夜對面的夏禾,唇角正噙著笑意看著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收回視線時,正好喝夏禾的視線相撞。

    夏禾并不避諱和他對視,相反笑意更深,嘴唇無聲的張合。

    顧長夜冷眼看著他的口型。

    他說,別這么緊張。

    顧長夜揚了揚一邊的唇角,直接無視夏禾嘲弄的神態,拿起酒杯將酒一飲而下。

    臺子上赫然的舞者已經結束表演,一名身穿大紅舞裙的女子走上來。

    明艷的眸子,白皙的肌膚,恰到好處的紅唇,被那身如烈焰般的紅裙映的恰到好處。

    看著那名女子,顧長夜突然想起花枝。

    去柔麗那次,她就是一身的紅衣。

    她的紅衣消失在荒野的盡頭,那個畫面至今在顧長夜的腦海里還是清晰地。

    服下斷腸草,同時她還要面對,潛入柔麗后的種種未知危險,可她離開的那樣決絕。

    那時顧長夜就已經清楚,花枝的內在和表面的軟弱并不同,一旦她下定決心,就比任何人更要堅定和偏執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,暗暗穩住心底那抹顫抖。

    再睜開眼時,聲音泛冷的問道:“這個舞姬怎么沒有見過?”

    “嗯?王爺沒見過嗎?”秦將軍有些驚訝,然后明了的說道:“也是,王爺向來不愛參加這種宴會,自然是沒見過她,她叫以安,是都城內最好的舞姬,有人甚至砸下千金,想要看她表演一次飛天舞,這次是皇上將她召進宮內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怎么沒同我說?”顧長夜有些不悅的微微側頭,對身后的李叢問道。

    李叢俯身,“王爺,我也是今日才知道的,這位舞者今日是突然被召進宮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一陣沉吟,“盯緊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交代完,顧長夜重新將目光放到紅衣舞姬上。

    從大殿的穹頂之上,垂下七八條綢子,以安赤著雙足,用白皙的小腿將綢子纏住,因為她的腳腕上掛著一串鈴鐺,稍稍一動,便會發出一陣響聲。

    顧長夜剛想收回視線,卻又被以安身后剛走上來的樂師,固定住視線。

    沈憐抱著琵琶坐在臺子的右側,唇角掛著淺淺柔柔的笑意,眼底的自信完全流出。

    顧長夜大驚。

    她怎么在那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顧長夜出聲問道,卻沒有得到李叢的回應。

    他回頭才發現,李叢不知何時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才看見,李叢神色匆匆的回來,身后還跟著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顧長夜定睛看去,才發現是沈憐身邊的小婢女,子俏。

    李叢走到顧長夜身旁,便低聲說道:“王爺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顧長夜有些惱火的說道。

    沈憐出現在,他如何不知道出事了?!

    子俏雙腿打著顫,屈膝跪在顧長夜身側,聲音哆嗦的說道:“王,王爺,小姐讓我來給您傳個話,有人想要害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要做什么?”顧長夜冷聲說道,并沒有在意子俏說的話。

    子俏道:“小姐,小姐想要幫王爺拖些時間,王爺現在去安排內管將所有器皿換過,便可無事。”

    “胡鬧!”

    顧長夜厲聲說道,將子俏嚇得整個人向后一縮。

    主位上的顧長錦注意到他們這邊,笑著問道:“長夜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眸色微沉,看著臺子上調試琴弦的沈憐,良久,才轉頭回答顧長錦,“回皇上,是臣弟家中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何事?”顧長錦關心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阿史那云也饒有興趣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顧長夜正被想法子將沈憐換下來,一旁的秦將軍忽然湊近他,低聲說道:“王爺,現在將沈小姐換下來恐怕不行了,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定有人會追問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臉色越發陰沉。

    可眼下也只有讓她繼續扮演樂師,才不會驚動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小事,不勞皇上費心。”顧長夜沉著聲音,想顧長錦拱手說道。

    而另一邊,王府內花枝將路嬤嬤擋在身后,皺眉看著漸漸圍過來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陳羽!你覺得你這樣做,王爺會放過你嗎?”花枝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問道。

    陳羽仰天大笑,十足的壞人模樣,“怕!誰不怕死!但是他也要有命回來才行!”

    聽到屋外的聲音,屋內的陶允也慌起來,費力的從床榻上爬起,然后踉蹌的跑到門邊,重重的拍著門板大喊:“阿奴姑娘!你沒事吧?!”

    陳羽回身用粗暴的在門板踹了一腳。

    “陶議郎別急,等將這兩個家伙處理掉之后,就到你了!”

    花枝的手心已經全是冷汗,緊緊的攥著路嬤嬤的手。

    快!眼下這情形,她能做什么?

    花枝合上眼細想著,要如何才能扭轉眼前的局面?

    沈憐已經進宮通知顧長夜了,這些剛剛陳羽肯定都聽到了,他既然和百目是一伙的,為何不著急去通知百目計劃敗露,而是準備先處理掉她們?還是說已經有人去通知百目了?

    又或者......

    花枝想到什么,猛地睜開眼睛看向陳羽。

    “你們的計劃到底是什么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