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15章 嘉賞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15章 嘉賞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緊繃的身體這才松懈下來,長長呼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太好了,沒有人死亡。

    顧長錦也是一喜,“好!太好了!阿奴,朕重重有賞!”

    花枝走到大殿中央,屈膝跪下,恭敬的垂下頭說道:“謝皇上,民女是因王爺的指令才會進宮,王爺早就知曉有奸人想要在洗塵宴上下毒,只是此人狡猾,王爺雖做完全準備,但防意外,所以才叫民女一直候在外面,若是有事,無論如何以皇上,太后,赫然特使以及眾大人的性命為重。”

    聽到花枝所說,顧長錦點頭,緩緩說道:“多虧長夜謹慎,無論如何,朕都不想看見有任何人亡命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萬歲!”眾大臣面向顧長錦齊齊跪下。

    一旁的宋婉思眼底流出怨毒。

    不過陷害顧長夜畢竟不是她的主要目的,她向夏禾投去詢問的視線,想要知道那邊的事情辦的怎么樣。

    可卻看到夏禾的臉色很是凝重,似是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想起還有赫然特使在,顧長錦斂去臉上的喜色,神情嚴肅的看向阿史那云,“今日讓特使受驚了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唇角勾起笑容,“無妨,我倒是很欣賞陛下的仁德,如此在意自己手下的安危,當真是明君,這才是一國之主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苦笑一下,“修明君之路阻且長,若沒有臣子和百姓,哪來的我這個君主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所思,當真讓阿史那云佩服!”阿是那云學著蜀國的禮儀拱手說道。

    然后他略有所思,笑著轉頭,意味深長的看向花枝,“只是在下有些好奇,這位姑娘使用的什么法子,解的這烏頭之毒。”

    花枝抬起頭看向阿史那云,瞬間一驚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剛才情況緊急,花枝并沒有注意到赫然的特使竟然是他。

    在柔麗發生的事情,花枝還清楚的記得,這個男人抓住了她,可是最后不知為何又放過了她。

    “阿奴,朕也好奇,太醫都解不了這毒,你是怎么解開的?”

    花枝的思緒被皇上的聲音拉回來,低頭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烏頭之毒發作極快,但并不是無解,越早救治便越容易解毒。”

    花枝略作停頓后,接著說道:“民女給大人準備的第一碗水,是皂角水,服用此水更方便幫大人們催吐,將有毒的食物吐出來,以防中毒加深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碗水,是土茯苓,甘草,綠豆放在一起熬制而成,民女來之前并不知道大人們會中什么毒,只能調配一個萬能的解毒方子。”

    聽到萬能二字,一旁的鄭太醫不悅的開口說道:“這世間哪有萬能的解毒方子?你這不是在欺騙皇上嗎?”

    花枝淺笑,“的確,哪有什么萬能,那三樣不過是能減緩毒性發作,為太醫爭取時間調配解藥而已,只是剛巧,民女誤打誤撞蒙對了毒藥,甘草剛好可以解烏頭之毒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顧長錦大笑起來,“長夜,朕還以為你家的小婢女,只知道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,沒想到還懂醫術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未言。

    顧長錦看向花枝,“阿奴,你很有意思,要不就留在宮中吧!”

    聽到這,花枝的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她最怕的就是這件事,還是發生了。

    她抬起頭,剛想開口說什么,忽然聽到身后的顧長夜開口說道:“皇上,她不能留在宮中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話,周圍的大臣有些驚訝,沒想到顧長夜敢直接拒絕皇上的話。

    顧長錦臉上的笑意慢慢淡下去,“哦?為什么?”

    大殿之內一陣靜默。

    眾大臣都屏住呼吸看著顧長夜的神情,想看他要如何回答皇上的話。

    為了一個女子,他敢違逆皇上?

    有的人不免興奮起來,等著看一場好戲。

    良久,才見顧長夜緩緩開口,“回皇上,她是臣弟的通房,只怕這種身份,沒有資格入宮。”

    大殿之內,可以聽到眾人倒吸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通房?恭親王什么時候找了個通房?

    顧長夜冷清冷性,不近女色,人盡皆知。

    雖然有人看出顧長夜與這個叫阿奴的女子,關系好像不一般,可如此直接的說出是通房,還是讓人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而且,近來和顧長夜來往密切,眾人已經猜到,或許是要結親的慕大人也在場。

    有人偷偷地看向慕大人,發現慕大人的臉色十分難看。

    顧長錦一言不發的看著顧長夜,看不出喜怒,有些瘦削的臉龐緊繃著,

    眾大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還以為天子這是要發怒了。

    皇上很看重這位皇弟,尤其在女人這方面,定是不許他出錯的,今日卻當著眾人的面出言護著一個通房,定是要惹惱皇上的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提著心,又盼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時,顧長錦卻倏然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!那朕就不奪人所好了,阿奴,你想要什么賞賜?”

    花枝低下頭,“謝皇上,阿奴什么都不想要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放輕聲音,“不用放不開,你今天做的很好,上次長夜遭人誣陷,也是你解決的,本就應該嘉賞,你便放心的開口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”花枝有些猶豫的看向顧長夜。

    顧長夜朝她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花枝又躊躇片刻,才抬起頭看向皇上說道:“皇上,民女卻是沒有什么想要的賞賜,只是今日這事,求皇上不要怪罪王爺失職之罪就好。”

    聽她這么說,顧長錦又大笑起來,“朕本就沒有怪罪他的意思,你就沒有自己的愿望?”

    花枝想了想,然后輕輕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民女沒有什么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默聲片刻,然后說道:“好,這個愿望不如你就留著吧,若他日你想到了,你便來皇宮,朕會幫你實現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叩頭,“謝皇上!”

    一旁的阿史那云一直看著戲,身旁的侍從低聲說道:“特勤,有人好像闖進我們的驛館了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微微皺起眉頭,然后看向皇上,“陛下,在下還有諸多需要處理的事情,今夜先回驛館了,還請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未等顧長錦點頭,那邊的夏禾突然出聲說道:“不行!誰也不能離開,下毒的人還沒有抓到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