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16章 客隨主便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16章 客隨主便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誰也不能離開!”夏禾沉著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緊繃著,目光凌冽的掃過大殿內的眾人。

    大家的神色也跟著陰沉下來。

    中毒的人是救回來了,可是下毒的兇手還沒有抓到。

    阿史那云的唇角彎起移到弧度,笑意卻沒有到達眼底,低沉粗糲的聲音從唇間流出,“夏丞相這是何意?難不成,想說此事是我們赫然的人做的?”

    “阿史那特使誤會在下的意思了。”夏禾的狐貍眼微微瞇起,“在下只是為防兇手會借您離開的時候,魚目混珠的偷溜出去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還未說什么,一旁的侍從有些不滿的開口,“難不成抓不到兇手,我們要在這里待上一夜?”

    夏禾道:“自然不會那樣,只要將這里所有的人都排查過,便會放特使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......”

    侍從還想說些什么,阿史那云抬起手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特勤,驛館那邊怎么辦?”侍從壓低聲音,在阿史那云身邊小聲說道:“等他們把所有人都查完,怕是那賊人已經將我們的東西翻個干凈了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輕聲笑笑,神情倒是很從容,不見半點著急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拿起面前的酒盞輕輕搖晃,看著杯中酒,鋒利的眼角閃過寒光,“看來這件事,一開始就是沖著我們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過分了!這一看就是那個姓夏的搞得鬼,還賊喊捉賊,分明就是想拖住我們,方便他的人行動!實在不行我帶特勤沖出去!”侍從憤憤的說道。

    阿史那云笑著搖頭,“不用急,客隨主便,他讓等我們就等......”

    侍從有些驚訝,“啊?可是特勤......”

    “驛館那里不是還有勃律。”阿史那云打斷他的話,唇角的笑意隱隱露出幾分陰險,“而且他們也不可能找到想要的東西,所以我們不用著急,留在這里看戲吧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侍從有些泄氣的站好,心里還憋著一股火,嘟囔道:“這哪有什么戲好看?我都快無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未回答他的話,只是笑意又加深幾分,看著大殿中央,那名努力回避他視線的女子。

    花枝是在努力的回避著阿史那云。

    從注意到他開始,花枝便能感覺到這個人的視線,一直不動聲色地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她下意識的往顧長夜身后躲去,想擋住那股讓她不舒服的視線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眸光微微一動。

    花枝的小動作全部落在他的余光里,而且他也注意到,阿史那云一直在往花枝這里看。

    這讓他心底不悅,所以當花枝躲到他身后時,他并沒有說什么,反而身體微微動了一下,將她整個人擋在身后,護的更緊些。

    門外的禁衛軍小跑進來,對大殿內的眾人一一進行排查。

    當有人中毒時,禁衛軍便第一時間封鎖了整個摘星殿,就是進過摘星殿或者和這里的人或物有過接觸的人,也都沒有放過。

    太醫拿著銀針將大殿內所有食物試過后,發現除了那幾名中毒的大臣的食物外,其余人所用的東西都沒有毒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花枝在顧長夜身后,輕輕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顧長夜微微側頭。

    花枝想要湊近他說話,可發現自己費力的踮起腳尖,還是距離他的耳朵有些距離,忍不住在心底懊惱自己的個子太過矮小。

    看出她的意圖,顧長夜抓住她的手腕,將她拉到大殿左側的柱子后面。

    花枝的杏眼轉動著四處看了看,見沒有人注意他們兩個,才悄聲說道:“王爺,沈小姐應該把陶大人要在器皿上涂毒的事情告訴您了吧?”

    說起沈憐,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蹙,沒有作聲。

    不知他在想什么,花枝便接著說道:“陶大人應該是被人威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長夜淡淡地應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花枝并沒有感到驚訝,又不是遭人威脅,陶允又怎會冒著被殺的風險,來向他求助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器皿都已經換過。”顧長夜轉頭看向陶知節的方向,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此事的陶知節,額頭上布滿了汗水,臉上毫無血色。

    估計他此刻還沒搞清楚眼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百目應該只交代了涂毒一事。

    讓陶知節涂毒,就是為了讓他當個替死鬼而已,不過他涂毒成沒成功,只要有人被毒死,他都脫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思著,喃喃地說道:“陳羽說不是之前而是之后下的毒,到底這個毒是什么時候下到食物里的呢?”

    聽到她的喃喃自語,顧長夜的臉色顯得更加陰沉,“陳羽?他怎么會和你說這些?”

    花枝這才想起,自己還沒有說將王府里發生的事情,于是抬起頭將她進宮之前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聽她講完,顧長夜眸底深處隱隱一顫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話說到一半,他又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花枝看著他的模樣,以為他是在擔心路嬤嬤,于是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,輕聲說道:“王爺放心,路嬤嬤沒有受傷,本來嬤嬤要同我一起進宮的,但是因為皇上的命令,我們在宮門前被攔下了,后來是楚右衛帶我進來的,路嬤嬤此刻還在宮外等著呢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從頭到尾,她都沒有說起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顧長夜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他這樣問,讓花枝愣住。

    許久,她才回過神,眼睛歡喜的彎起,不管是因為什么,顧長夜問起她,便讓她感覺今日并不是只有糟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,那個陳羽雖然想殺我,但是陶公子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聽到陶公子三字,讓顧長夜眉心的褶皺皺的更緊。

    “王爺!”李叢忽然從一旁探出頭,打斷二人的談話,“禁衛軍已經檢查的差不多了,還是沒找到誰下的毒,我們怎么辦?若是放這些人離開,之后再找兇手,可就難了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沉著臉色轉身。

    “不許放走任何一個人,速戰速決。”

    他略微停頓,然后幽幽的繼續說道:“一會兒,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等著處理呢......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