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17章 無情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17章 無情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花枝緊緊跟在顧長夜的身后,他動她便動,他停她便也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沈憐坐在臺子上滿目怨毒地看著二人。

    為何每次她都要出現插一腳?就不能安安靜靜的消失?!

    實在看不下花枝黏著顧長夜的樣子,沈憐將懷中的琵琶隨手一扔,大步朝二人走去。

    眼看著就要靠近顧長夜時,一名禁衛伸手將她攔住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不許隨意走動,我們要搜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!”沈憐咬牙切齒的瞪向那名禁衛,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敢搜我的身?”

    禁衛并不認識她,冷哼一聲,“在場的皇親貴胄,朝廷命官,無一例外全部都要接受排查,你算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話將沈憐激怒,“你!”

    聽到這邊的聲音,花枝轉頭看去,“啊!王爺,小姐她遇到麻煩了!”

    顧長夜順著她的話也看過去,默聲片刻才抬腳向沈憐走去。

    見顧長夜終于注意到她,沈憐的眼睛立刻蒙上一層水霧,十分委屈的喚道:“小叔叔!”

    禁衛見她叫顧長夜小叔叔,神色驚慌起來。

    “恭,恭親王殿下,卑職,卑職正在排查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禁衛說完,顧長夜向一旁的一名小宮女招手。

    小宮女低頭小跑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來搜身。”顧長夜冷聲命令道。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話,沈憐愣住,半晌才不可置信的開口,“什么?小叔叔,我怎么會是下毒的人?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要接受排查,你自然也要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地回答很是無情。

    沈憐的嘴唇微微動了動,顫著聲音說道:“你明知道,我是為了你才進宮的。”

    一滴眼淚從她的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或許她是好心,可是她并沒有幫到他,反倒將自己卷了進來。

    只有接受過排查,才能解除下毒的嫌疑,除此之外別無他法。

    顧長夜想借此給她一個教訓,告誡她日后不要再沖動行事。

    沈憐看著顧長夜冷漠的移開視線,心底像是被一雙手生生撕裂開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好!我接受排查,可是為什么她不用搜身?!”沈憐惱火的指著花枝說道。

    見沈憐沒有半點明白她的用意,顧長夜輕蹙起眉頭。

    “她是有人中毒之后進入的摘星殿,本身就沒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沈憐直視著顧長夜的雙眼,眼里的怨恨掩飾不住的流出,半晌她凄凄的笑起來,“是因為她沒有嫌疑,還是因為你刻意偏袒?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顧長夜沉聲想要呵止沈憐的話。

    沈憐卻像是沒聽到垂頭低聲笑著。

    曾經她以為顧長夜只屬于她,無論他的身邊有什么花枝,還是慕小姐,最后顧長夜都會屬于他。

    因為他曾經那么的疼愛她,這世間只有她知道他冰冷的盔甲之下,是怎樣的溫柔。

    可最近,顧長夜對花枝越加不掩飾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才明白,原來顧長夜對她的溫柔,和對花枝的溫柔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她從沒有走進過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看著沈憐異常的模樣,顧長夜的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知道她或許在傷心,顧長夜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,半晌將聲音放的輕了些,“憐兒,在這里乖乖待著,等這里結束,就送你回府。”

    沈憐沒有出聲回答。

    顧長夜也不想等她的回答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花枝多看了沈憐一眼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剛剛的一瞬間,她好像看懂了沈憐的傷心。

    掏心的人,并不愛自己,是這世間莫大的哀愁。

    這世間最難的就是兩情相悅,求之不得,輾轉反側。

    何苦為難自己。

    花枝又想到自己,根本沒資格同情沈憐,她不也是一樣跟自己過不去,死死抓著一分不該有的心思不放。

    她輕聲嘆息,轉身跟上顧長夜。

    陶知節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不停地用袖角擦著額頭掉落下的汗。

    忽然,一個身影停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陶知節抬起頭,發現是顧長夜,背脊瞬間繃直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爺。”他有些心虛的喚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蹲下身和他平視,緩緩開口說道:“陶大人就沒有什么話想對本王說嗎?”

    陶知節一陣沉默,半晌苦笑一聲,“想來王爺都知道了,我還有什么好說的,王爺將我交出去吧,我沒什么好辯解的,只求王爺能放過我的妻兒,他們什么都不知道,是無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將你交出去。”顧長夜唇角淡淡的勾了一下,“陶議郎已經醒過來了,還有你的夫人,我已經派人去營救,只要你幫我將真正下毒的人揪出來,我可保你無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?!”陶知節詫異的看著他,半晌突然哽咽起來,“王爺不怪我辜負了您的信任?”

    “你背叛我的事,日后我自會找你算賬,但你受人威脅,而且今日真正下毒之人也不是你,罪不至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說完,陶知節再也控制不住,低頭痛哭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此時不該想旁的,但是看著一個快五十歲的男人,痛苦地模樣,花枝還是忍不住覺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理順過氣后,陶知節有些氣餒的說道:“王爺,下官怕是要讓您失望了,那個百目除了交代我下毒的事情外,并沒有告訴我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眉心輕蹙一下。

    “陶大人,您知道百目為什么這樣做嗎?”花枝忽然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陶知節搖頭,“他只說和王爺有恩怨需要了斷,其它的什么都沒有說。”

    看陶知節沒有說謊的樣子,顧長夜沉吟片刻后便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對了!”正準備離開時,陶知節忽然像是想到什么,“王爺,之前我無意中聽到過,百目同他的手下提到過驛館,似乎是想找什么東西。”

    找什么東西?

    顧長夜不動聲色的瞥向夏禾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確定百目絕對和夏禾有關。

    夏禾到底在找什么?同阮靈有關,還同赫然有關?

    顧長夜正思忖著,忽然感覺到花枝又拉了拉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王爺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軟糯的聲音在身后響起。

    顧長夜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花枝正指著穹頂之上垂下的綢緞,是之前以安用來跳飛天舞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飛天舞舞姬用到的綢緞。”顧長夜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那個以安的嫌疑最大,可是剛剛禁衛已經匯報過,以安身上并沒有找到毒物。

    而且以安除了跳舞,其余的時間都離坐席很遠,根本沒有接近各位大臣下毒的機會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