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18章 兇手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18章 兇手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“飛天舞。”

    花枝喃喃地重復著這三個字。

    她并沒有看過飛天舞,不過倒是在顧長夜的書房內,看過一本名叫舞樂記志的書。

    那本書上面倒是描繪過飛天舞,這種需要舞者極大地臂力及腿力,如今會的人已經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花枝微張著嘴,仰頭看著那些垂下的綢緞。

    顧長夜側頭看向她,悠悠問道:“怎么?你好奇?”

    她連忙收回視線,搖頭否認。

    顧長夜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收回視線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花枝跟在他身后,突然想起陳羽說的話。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誰會中毒。

    花枝忽然想到什么,轉頭看向中毒的那幾位大臣。

    坐的位置各處都有,也沒有規律。

    那么為什么這幾個人會中毒?

    感覺到身后的花枝沒有跟上來,顧長夜轉身,沉聲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花枝似是沒有聽到他的問話般,突然轉身小跑到鄭太醫面前。

    “鄭太醫,我有一事想要請教您。”

    鄭太醫白色胡須翹了翹,有些傲慢的挑眉瞥了一眼她。

    雖然他不喜歡眼前這個小姑娘,但是小姑娘同他說話還是很有禮貌的,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,他便也收斂些,說道:“問吧。”

    “請問,中毒的那幾位大人,他們是桌子上的所有食物都有毒嗎?”

    鄭太醫有些不解地看著她,不知道她為何這樣問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目光忽然落到,向他們這邊走近的男人,鄭太醫本能的瑟縮一下,然后立刻開口回答花枝的話,“那倒不是,陳大人的桌子上只有金玉富貴那道菜有毒,陸大人呢是吃了卷云絲那道菜,而于大人的桌子上有兩道菜都有毒......”

    聽著鄭太醫的話,花枝更加確定了心底的想法。

    下毒的人并沒有特定的目標,準確的說,就連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給誰下毒,下到哪道菜中。

    顧長夜已經走到花枝的身后,花枝正要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他,一轉身正好撞進他的懷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花枝叫了一聲,然后想起自己還在皇宮中,急忙禁聲,抬起頭看向顧長夜壓低聲音說道:“對不起王爺,我注意到您在身后。”

    花枝的鼻尖撞到他的胸膛上,此刻有些微微泛紅。

    顧長夜沒有忍住自己的想法,用手指在她的鼻尖上輕刮一下,“不要亂跑,這里是皇宮,不是王府。”

    花枝沒有注意到他語氣中的溫柔,只是乖巧的點頭,然后踮起腳尖,想要湊近他說悄悄話。

    這次顧長夜并沒有偶將她拉到別處,而是順著她的努力稍稍俯身,將自己的耳朵送過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,下毒的人似乎無法選擇被下毒的人選,也無法控制將毒下到哪道菜中。”

    怕被旁人聽去,她的聲音小到只剩下氣聲,這樣的聲音顯得更加柔軟。

    顧長夜側臉看向她。

    剛好花枝也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才發現此刻他們里的有多近,微愣一下后,她急忙向后退一步,和他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顧長夜卻很是從容的樣子直起腰身,“只是這樣,是抓不到兇手的。”

    花枝垂著腦袋點頭,暗暗壓著自己心中亂撞的小鹿,半晌穩住自己的心跳,說道:“王爺,我是在想,能這般身不由己的下毒之人,似乎只有一個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穹頂上垂著的綢緞。

    顧長夜沉著臉色看去,思忖半晌,隱隱明了了花枝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后便轉身大步朝不遠處的以安走去。

    以安看見他走到自己面前時,露出些許驚訝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恭親王殿下。”她垂下頭恭敬的喚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對她沒做理會,直接拉起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以安的指甲修的整齊干凈,仔細看過后,也沒有藏過毒的痕跡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又落在以安的發頂,一根簡單的金簪,將長發全部束在發頂。

    以安有些發怔地看著顧長夜,暗暗思忖著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下一秒,顧長夜忽然抬手,將她發頂的金簪摘下。

    如墨水般的長發傾瀉而下。

    以安震驚地看著顧長夜,許久才回過神,臉頰微微泛起紅暈。

    花枝也有些驚訝地看著顧長夜。

    在蜀國,女子極其愛護自己的頭發,除非是心愛之人,是不許陌生的男子觸碰的。

    明知道顧長夜是在懷疑這個以安,可花枝的心底還是隱隱不舒服起來。

    她反復告訴自己,只是懷疑這個女子而已,而且就算顧長夜喜歡這個女子,他也無權干涉。

    心中這么想,可是身體卻自己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花枝一步走到以安身后,極其利索的幫她重新綰起。

    “王爺不是故意碰姑娘的頭發,還請姑娘不要介意。”花枝替顧長夜解釋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的視線滑過花枝驚慌失措的臉,然后眼底閃過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他伸手將金簪遞給花枝。

    花枝低頭看著他的手微愣一下,然后接過金簪,有些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該有這樣的反應,可等她回過神來時,她已經幫人家把頭發梳好了,話已經說完了。

    本以為顧長夜會斥責她,可是他并沒有。

    未等花枝松口氣,顧長夜又蹲下身子,仔細端詳起以安赤著的雙腳。

    “恭,恭親王殿下,您這是做什么?”以安漲紅著臉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他們這邊的動靜,已經將大殿內其他人的目光吸引過來。

    坐在主位上的顧長錦微微蹙眉,“長夜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顧長夜沉聲回答,“臣弟已經抓到兇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誰?”

    顧長夜輕笑一聲,然后抬起頭看向以安,“以安姑娘。”

    以安的身體一頓,然后驚慌的搖頭,“不是我,恭親王殿下一定是哪里搞錯了,我根本沒有機會下毒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沒有機會?”

    顧長夜站起身,冷聲說道:“以安姑娘不是上臺獻舞了嗎?”

    “獻舞?我是獻舞了,可是我怎么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下毒呢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恭親王殿下說話要有證據!”

    “想要證據是嗎?”

    顧長夜的唇角彎起一個弧度,卻讓以安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證據就在你腳腕的鈴鐺上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