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20章 虛情假意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20章 虛情假意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以安死了。

    明知道以安只是一顆棋子,她的背后有一個指使她這樣做的人,可是她死了,從一個死人的嘴里是挖不出任何答案的。

    顧長夜不動聲色的看向的夏禾,而夏禾此刻卻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,既然兇手已經找到了,那我們可以離開了嗎?”阿史那云突然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顧長錦沉吟片刻后點頭,“今日本想為特使接風洗塵,沒想卻發生著這種事情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輕笑,“沒有傷亡便好,陛下放心,這件事不會影響兩國結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顧長錦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阿史那云帶著自己的人起身,拱手說道:“那從明日開始,我便會帶著赫然的禮官到司禮司學習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已經交由恭親王。”顧長錦轉頭看向顧長夜,“長夜,特使的行程是否已經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顧長夜應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也轉頭看向他,鋒利的眼梢劃過一抹冷光。

    顧長夜裝作沒看見般,微微向他頷首。

    阿史那云前腳剛離開,后腳皇上的臉色轉瞬陰沉下來。

    “此事給我繼續追查下去!務必把幕后主使之人揪出來!”顧長錦低吼一聲。

    眾人齊齊低頭,不敢直視天子發怒。

    倒是一直未開口說過一句的宋婉思忽然說道:“皇上,不要動怒,身體要緊。”

    身體要緊。

    聽到這四個字,顧長錦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她怕是巴不得他快點死,好讓她的兒子坐到這個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不勞太后費心了,既然是長夜監管不力,便交由長夜追查此事。”顧長錦吐出一口氣后,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顧長夜正準備接旨時,宋婉思又插嘴說道:“此事交由恭親王最好,只是皇上,恭親王最近要管理的事情實在太多,司禮司同赫然特使的事情繁重,再調查此事只怕有心無力。”

    顧長錦冷聲一聲,暗想宋婉思這是插手此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說些什么反駁,宋婉思轉頭看向秦將軍,“不如交給秦將軍吧,秦將軍近來在都城內不也是無事,平日里又同恭親王交好,幫他分擔一些不是正好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暗暗蹙眉。

    秦將軍是站在他這邊的,這所有人都知道,按理來說,此事宋婉思應該會想辦法交給夏禾手下的人來處理,方便掩蓋罪行,可她偏偏選了顧長夜的人。

    這其中一定有什么陰謀。

    顧長錦也有些吃驚,可是他也明白,不能將所有的擔子都壓在顧長夜身上,把此事交給秦將軍也好。

    于是便順著宋婉思的話說道:“好,既然如此,就由秦將軍來調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!臣......”

    秦將軍一臉苦色,似是想要拒絕此事,可是看到顧長夜遞過來的移到冰冷視線,又急忙噤了聲。

    夏禾從頭到尾都是神色淡淡,換了不知情的人,定是會覺得此事定與他無關。

    “皇上,回去休息吧。”宋婉思起身,走到顧長錦身旁,抬手撫過顧長錦的發梢,輕聲開口。

    儼然一副關心自己孩子的慈母形象。

    顧長錦也的確時感到累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一直都不好,太醫也查不出病癥,只是每日藥湯灌著,好生修養著,別無他法。

    身邊的內侍將他扶起,顧長錦擺了擺手,無力地說道:“散了吧!”

    眾人躬身恭送,直到顧長錦和宋婉思都離開,眾人才開始散去。

    顧長夜拉起花枝的手,向大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門口時卻被慕連攔下。

    “王爺,是否該給下官一個交代?”

    顧長夜眉心輕蹙。

    他清楚慕連的意思。

    今日在大殿之上,他當著眾人的面說出通房一事,慕連定是覺的此事讓慕家遭人恥笑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本王還有事情要處理,他日定會給慕大人一個解釋。”顧長夜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說完,他便拉著花枝繞過慕連,大步離開,留慕連一人在原地暗暗握拳,憤怒不已。

    花枝回頭看了一眼慕連的背影,她知道那是慕小姐的父親,也看出因為她的事情,慕大人很生氣。

    “王爺,要不我和慕大人解釋一下吧,不要讓慕小姐對您生出誤會。”花枝忍不住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她的話,顧長夜的薄唇緊抿成一條線,半晌冷聲開口問道:“你想怎么解釋?”

    “就,就說我和王爺是清白的,不是慕大人想的那樣,我是絕對不會插進王爺和慕小姐之間的......”

    花枝十分認真的講著,可感覺到顧長夜的身上漸漸散發出一股瘆人的戾氣,說話的聲音便越來越小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宮門前,二人都沒有再開口說一句。

    花枝來時做的馬車還停在原位。

    路嬤嬤一直緊張的看著黑洞洞的宮門,直到看見二人走出來,才長舒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王爺!”路嬤嬤腳步有些不穩的朝她們走過去,“您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

    聽到顧長夜的回答,路嬤嬤才徹底放下心來,眼眶一時竟有些泛紅,“沒事就好,沒事就好,王爺只要平安就好。”

    顧長夜冷冽的面龐有一瞬間的柔和。

    “對了,憐兒小姐呢?”路嬤嬤奇怪的像他們的身后張望。

    花枝這才想起,沈憐并沒有和他們在一起。

    顧長夜淡淡的說道:“一會兒李叢會帶憐兒出來,嬤嬤就先帶著憐兒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路嬤嬤疑惑,“王爺不和我們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還有事要處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路嬤嬤也不再多問。

    花枝正抬腳要走到路嬤嬤身旁,又被顧長夜用力拉回到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隨本王一同。”

    花枝愣怔的看著他,不知他們要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有人已經牽來一匹高大的駿馬,顧長夜翻身上馬,然后長臂一攬,將花枝也帶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等花枝開口問要去哪里,顧長夜便用力踢了一下馬肚子。

    耳邊是呼嘯的風聲,風吹透花枝說話呢上的衣衫,讓她感覺到一陣寒意。

    她的背后是顧長夜結實的胸膛。

    顧長夜寬厚的肩膀,倒是為她擋去不少寒風,讓她不由自主的往他懷中躲了躲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后沒有一個侍衛跟上來。

    花枝的心中本有許多的疑惑,可是眼下只有他們兩個人,再多的疑惑她都不想問了。

    這樣就好像他們兩個人在私奔一樣,跑去一個沒有紛爭,沒有分離,沒有痛苦的地方。

    花枝放縱自己的私心,畢竟這樣的時候不多,她想好好珍藏。

    直到馬停下來,花枝才從自己編織的美夢中醒來。

    然后墜進一個名叫鬼市的噩夢中......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