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22章 各懷鬼胎_冷王盛寵傾城妃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222章 各懷鬼胎

    “一世傾心:冷王的盛寵罪妃 (..)”!

    接待赫然的驛館內,赫然的護衛全部低著頭,一副畏怕的模樣。

    他們的面前是剛從皇宮里回來的阿史那云。

    阿史那云看著自己屋內狼藉的模樣,唇角緩緩勾起,卻是一個有些不悅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他們還真是敢翻。”

    藥格羅走到阿史那云身旁,憤憤地說道:“特勤,這一看就是那個夏禾搞的鬼,往赫然遞消息說另一半兵器圖在蜀國,引我們來的一定也是他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阿史那云有些無語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根處,在狼藉里扶起側倒在地面的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藥格羅繼續說道:“我們剛到這里,他就這么明目張膽的來搶東西,要我看也別和他們裝客氣了,我們也直接沖過去搶兵器圖得了!”

    聽了藥格羅的話,阿史那云輕笑一聲,“我們不急,急的人應該是那位夏丞相。”

    藥格羅不解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洗塵宴就能看出,蜀國內部暗流涌動,那個夏禾今日擺這么一出,既想拖住我們,又想對那個恭親王下手,打的是一石二鳥的算盤,還有那個太后,雖然一言未發,但明顯暗地里把握著皇權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一邊說著,一邊向屋內陰暗的角落招了招手,蒼狼從里面緩緩走出,唇角還有幾縷毛染著血跡,冰藍色的瞳孔幽幽的泛著光,走到阿史那云的身旁時乖順的趴在他的腳邊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輕撫著蒼狼的柔順的皮毛,繼續說道:“若我沒猜錯,夏禾是太后的人,那個太后野心不小,雖然暗暗握著皇權,可因為恭親王在皇上身邊鞏固皇位,所以她還是有很多顧慮。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他們想要兵器圖,然后造反?”藥格羅露出震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算不算造反還不好說。”阿史那云將蒼狼唇角邊的那縷血跡拭去,“成王敗寇,若是她真有能力改朝換代,那換掉一個皇帝的理由,不任由她編造。”

    藥格羅不屑的‘呸’了一聲,“我看這個蜀國是爛了根,窩里橫,不用等別的國家來攻打,自己早晚就要完!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搖頭,“這就與我們無關了,眼下夏禾急著需要幫太后拿到兵器圖,鍛造弩器培養軍隊,所以他比我們更急,我們什么都不用做,就和他拖下去,早晚他自己就會露出馬腳。”

    “拖?特勤,可汗可是要您早點回赫然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中已有打算,不必擔心。”

    聽阿史那云這么說,藥格羅不好再說什么,不過有些別扭的抱著臂膀,嘟囔道:“這蜀國的規矩太多,我還是趕緊回赫然,回到大草原上自由自在的多好。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輕笑,忽然想起什么,“藥格羅,既然你不想去學蜀國的禮儀,那你明日就不用同我們一起,自己單獨行動,替我去查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特勤想要查誰?”

    阿史那云唇角笑意加深幾分,“那名叫阿奴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藥格羅奇怪,“查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感興趣罷了,你去查查她的來歷,記住在蜀國行事小心,調查時尤其要小心那個恭親王。”阿史那云叮囑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藥格羅點頭應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洗塵宴散去之后,宋婉思便回到寢殿內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吧。”剛走進殿內,宋婉思便沉聲屏退身后跟著的所有宮女。

    宮女們躬身退下,只留宋婉思一人。

    諾大的蓬萊殿,只剩下一人時,顯得十分幽靜。

    金屋玉瓦,卻猶如一個囚籠般,壓得人喘不上氣。

    宋婉思緩緩走到貴妃榻上坐下,許久沉聲問道:“東西找到了嗎?”

    她的話音在空蕩的殿內轉了轉,猶如在空谷一般。

    夏禾從厚重的紗簾后面走出,神色不似往日輕松,唇角緊繃著。

    “沒有,整個驛館都翻遍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夏禾的話,宋婉思不屑的笑笑,下一秒猛地將手旁的香爐,狠狠地丟在夏禾身上。

    “廢物!!”宋婉思激動的站起身,朝夏禾低吼道:“既然他們收到消息就來蜀國了,說明兵器圖一定就在他們的手上,怎么會找不到?!”

    夏禾的眉心微微一蹙,半晌又緩緩松開,沉聲回答:“兵器圖是在他們那里,但那么重要的東西,那位赫然特勤定是藏的很隱秘。”

    “找!不管藏在哪里,馬上給我找到!”

    只要同兵器圖有關的事,總是能激的宋婉思接近癲狂。

    夏禾深吸一口氣,然后抬腳緩緩走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他沉聲說道,聲音里含著濃濃的柔情,“你想要的,我一定會不擇手段的幫你拿來,但是還要等等,赫然的那位特勤不是好對付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從沒有用這樣的語調同別人說過話,這樣的他,只能給宋婉思一個人看。

    宋婉思看著他的眼睛,然后視線緩緩下落,最后落在他剛剛被香爐燙得發紅的手背。

    良久,宋婉思輕聲嘆氣,抓住夏禾的手,“疼嗎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夏禾的唇角輕輕彎起,一雙狐貍眼笑的彎起。

    他天生生的一雙桃花眼,本該是個四處留情之人,可偏偏栽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宋婉思的指腹,輕輕滑過他手背上泛紅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簡單的動作,便消散了今日在夏禾心底積壓下來的所有不快。

    不過只是一瞬,宋婉思便放開他的手,恢復之前的冷漠,轉身坐回在貴妃榻上,“說說吧,剛才進來時你的神情就不對,發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夏禾的眉心又輕蹙起,冷聲說道:“顧長夜帶人將鬼市清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宋婉思有些幸災樂禍的輕笑兩聲,“過去他不是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嗎?看來這次你是真的把他惹急了。”

    鬼市是夏禾一手經營的,同宋婉思半點關系沒有,所以她自然沒有半點心疼。

    對于宋婉思的反應,夏禾并不生氣,解釋道:“這次我是借著百目的的名義,策劃的洗塵宴一事,但是估計顧長夜不只是因為這個清繳的鬼市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為什么?”宋婉思感興趣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夏禾也陰險的笑起來,“應該,是為了那個叫阿奴的丫頭吧。”

    宋婉思回想起那個突然沖進大殿內的女孩,輕聲問道:“她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夏禾微挑眉梢。

    “她的身份,可就有趣了......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